第357章 侍婢芍药

刘青松立刻收回手,但孙振肩膀上已经落下一个清晰的油印。

冉颜从楼上走下来,看见这一幕,便心知刘青松与这位大理寺少卿很熟。刘青松脸皮虽厚,但并不是没有自尊,一般瞧不起他的人,他亦不会硬凑上去。

“献梁夫人。”孙振略一拱手,直截了当地进入正题,“大理寺受了窦四娘被人谋害一案,我有些事情想私下向献梁夫人了解一下。”

冉颜颌首,转身给他在楼梯口让出了一条路,“孙少卿请。”

孙振同样是个面瘫脸,冉颜显得有些阴郁,而他的面相则是十分木然,约莫四十岁上下,身材魁梧,一张脸长得很是端正,薄唇时时刻刻抿起,脸部线条也如他为人一样死板,生得倒也算不得多么俊朗,只是那种男子气概,是一般文官中很少见的。

随冉颜一并上来的只有孙振、袁少尹和一个书吏之类的人。

坐定之后,孙振示意那书吏可以开始记录,便问冉颜道:“献梁夫人是这家医馆的东家?”

“是。”冉颜道。

“据被害人窦四娘的贴身侍婢指认,窦四娘在死前曾经来过这家医馆,并且在医馆中用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洁面粉,敢问这样东西是出自谁手?”孙振见冉颜丝毫不拖泥带水,心中放松了许多。

孙振这样的问题一问,刘青松和晚绿都紧张起来,刘青松很想插嘴说是自己所制,但万一他做了假被拆穿,反倒将事情复杂化了,返回来一想,人又不是他们所杀,应坦然面对才是,于是心中稍安。

冉颜道:“洁面药粉是我亲手所制,不含任何毒物,窦四娘在本店中的确使用了此药粉,但我可以保证,没有任何毒副作用。”

孙振木然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倒是袁少尹微微皱起眉头,这献梁夫人太不会说话了,这份言词实在不太利于她自己。

“献梁夫人从前可认识窦四娘?”孙振继续问道。

冉颜不急不缓地答道:“我自小在苏州长大,半年前才来的长安,平时极少出门,因此在今日以前并不识得窦四娘。”

孙振点点头,接下来便问一些,关于冉颜今日如何遇见窦四娘,又如何与她相识,说了哪些话,来到医馆处做了些什么,事无巨细,一概让人记了下来。

冉颜心里也比较赞赏孙振严谨的态度,而且观他面相气度,是个耿直之人,冉颜便稍稍松了半口气。

孙振看书吏已经停笔,便道:“请献梁夫人近日在府中莫要出门。”

“慢着,孙少卿问完了,可容我也问几句?”冉颜出言阻止正要起身的孙振和袁少尹。

孙振又坐回位置上,“献梁夫人请。”

“我主要是想问那窦四娘那侍婢一些问题,案情关系到我和我萧家的名声,我不得不慎重,诸位都在场,应该没有什么不便吧?”冉颜必须要把自己的嫌疑摘除,并且引导他们更往别的地方上去想,此时不反客为主,恐怕就会失去了掌握案情节奏的机会。

孙振略一思忖,便同意了。

袁少尹令人将那侍婢带上来。

之前冉颜并没有太过注意这名侍婢,眼下一瞧,竟然还是个美人胚子,身材修长,虽然没有窦四娘那样火辣,却也算得上玲珑有致,五官生不算精巧,搭配起来却别有一种明丽之感。

那侍婢被冉颜毫无情绪的眼神吓得缩瑟了一下,连忙垂头给屋内所有人施礼。

“你坐下吧。”袁少尹笑眯眯地指了指主座对面的一张席子。

侍婢悄悄看了冉颜一眼,见她依旧平静地看着她,那种眼神……那种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似的,让人心头禁不住发麻。她双膝发软,几乎站立不住,不得不顺势在席上跪坐下来。

冉颜语调平静,如她的表情一般,“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芍药。”她的音质其实非常清亮,犹如凤啼,却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拘谨,听起来弱弱的,有些抖。

“芍药。”这个名字倒是与她的样貌有几分相配,冉颜顿了一下又道:“你们家娘子是离开这里多久以后开始毒发?”

芍药垂着头,依旧是怯生生的语气,“大约有小半个时辰。”

“毒发时是什么情况?说仔细些。”冉颜道。

冉颜的语气与方才无异,芍药却是浑身一抖,怯弱的声音里更是带了一丝哭腔,双肩不断地抖动,半晌才抽噎道:“娘子……从医馆出去之后,娘子心情大好,觉得自己日后有了希望……兴起之下,便说去知贤楼庆贺一番,到了知贤楼,要了一个雅间,等菜色上的差不多了,娘子心情好,也让奴婢坐下一起吃,奴婢刚刚坐下来,便瞧见娘子眼睛下面泛红的,便问她可有哪里不舒服……”

芍药哽了一下,眼泪吧嗒吧嗒地滴落在她膝盖前的席子上,“娘子说,觉得有些热。奴婢当时也不曾在意,心觉得定是天气太炎热,所以便起身找小厮要了一盅消暑汤,返回来便瞧见……见娘子满脸都是血,她掏了帕子在擦拭,奴婢吓得蒙了片刻,便立刻让小厮去叫一声,娘子被自己满手的血吓得尖叫了一声,晕倒在地上,奴婢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抱着娘子哭,等医生来了,娘子已经……”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