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色胚少尹

冉颜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根本不用想,无非就是李恪、李泰,又或者……”

萧颂在朝中为官一直都是站中立派,一心一意地效忠圣上,与同僚之间相处,最不济见面的时候也都能亲切地互相寒暄几句,况且一般人也不会这么大手笔,一开始就针对侯夫人。

冉颜心里其实更怀疑李泰,毕竟最近她和苏伏在竞争为晋阳公主诊病的机会,只不过,李恪今日也来得太巧合了,举动也令人难以想通。

冉颜将自己的怀疑一一说了出来,紧接着道:“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魏王在和太子在掰手腕,出了这样的事情,谁都会先怀疑魏王吧!”

“你说的也有道理。”刘青松在几侧的席上坐下来。

冉颜顿了一下,看向一旁的歌蓝,“你觉得呢?”

刘青松和晚绿都愣住,便是连歌蓝也有些吃惊,但旋即又恢复如常,干哑的声音道:“兵行险招,也许正因为这么做是件愚蠢的事,别人也不能轻易断定是魏王所为。这一举,倘若败露,他只需推一个替罪羊出来,以他在圣上心目中的分量,至多不过是被斥责一顿,倘若事情成了,便能够清除障碍,还能够将郎君拖下水。”

现在死的只是一个商人之女,多半不会有人说萧颂是幕后主使,但是弹劾他一个家风不严,纵容妻子犯下恶行,这便能够使得他日后的官途十分坎坷,更甚至可能会被虢了爵位,或者回家停职思过。

刘青松长大嘴巴,“你”了半晌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你居然会说话!”

当然他更震惊的是,歌蓝不仅仅会说话,而且说的句句命中要害。

倘若是平时,晚绿定然会得意地炫耀几句,但此刻她满心都是担忧,根本没有心情开玩笑。

冉颜颌首,道:“还有呢?”

“还有可能是太子。”歌蓝很感激冉颜的默默支持,也佩服她的镇定,因此从一开始知道冉颜已经不再是那个冉颜时的震惊,到后来纯粹的利用,再到现在决心追随,每一次心理的转变,歌蓝都清楚地记得,此刻,她也并未打算保留,“也不排除太子不信任娘子的医术,因此索性利用娘子来陷害魏王。”

“可娘子毕竟是侯夫人,奴婢听说太子是个温和之人,怎的会轻易做出这等事?”晚绿总算听明白了一些,她也不是个愚笨的人,只是有时候想事情不够细腻全面。

冉颜摇摇头,“魏王受宠,太子储君之位受到威胁,他怎会不着急?为了那个位置……”

为了那个位置,李世民都能够杀兄黜父,太子牺牲利用她一个在萧家还未站稳脚跟的新妇又有什么奇怪?但在大唐,并不合适将此事宣之于口。

除了晚绿之外,刘青松和歌蓝也意会了。晚绿一向不太关注政事,与一些不明真相的百姓一样,可能还认为李建成真的是谋反被李世民所诛,而歌蓝了解过这些事情,虽则没有人同她谈论过,但隐隐怀疑还是有的。

“其实以种种推断来说,还是李泰的嫌疑最大,不过李恪那么巧地跑过来……”冉颜皱起眉头。

刘青松想起冉颜同他说过的一些秘事,不禁道:“难道是苏药师手里握有李恪谋反的证据,所以逼迫他前来拖延时间?”

“不大可能。”冉颜很快便否定了刘青松的说法,“苏药师虽做的杀手行当,但其为人我还略知一二,他不会把关于李恪的任何事情告诉李泰,退一步说,就算他告知李泰,以李恪的性子能乖乖被逼着就范?这件事情我怎么想都觉得奇怪。”

“先不说这个事,酒娘子面部流血而死,我猜她从我们这里拿走的药粉里肯定被掺了毒。”刘青松很好捶了一下大腿,痛得他龇牙,“这一招真他娘的没创意,也真他娘的毒。”

歌蓝伸手拨了拨香炉里烧了一小半的香,声音低缓地道:“越简单,破绽越少。”

“现在怎么办?”刘青松拢着袖子眼巴巴地盯着冉颜。

“等吧,我猜官府的人一会儿就会来了。”冉颜往圆腰胡床的靠背上倚了倚,目光幽暗,“有尸体就好办,我们两个验尸官难道会被区区一计困死不成!”

她说这话的时候,嗓子里像堵住了一般,显得有些干涩,不管怎样,那个正是大好年华的女子是因她失去了生命。

“冉颜,你别太往心里去啊!这事情有时候就是命,半点不由人的。”刘青松觉得自己的安慰略显苍白,又补充了一句,“说不定人家姑娘到别处重生去了,成为受父母宠爱的掌上明珠,绝色美人,比祛斑还有效。”

冉颜挑着眼梢懒懒地看了他一眼,明显已经不想再因为他各种异想天开的桥段多费口舌。

“是呢,娘子,窦四娘这辈子受苦,下辈子定能投胎个好人家。”晚绿也附和道。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