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陈醋飘香

“早些睡吧!”刘青松补了一句,揉着腰回屋去擦铁打药。

冉颜在廊下脱掉屐鞋,进了屋。

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担心是一方面,而她才过了没多久,就习惯了旁边睡了一个人,每当噩梦的时候便会有双有力的手臂将她拽入怀中,给予温暖。

月东升又西沉,冉颜睁着眼睛看从格窗在地面上的光亮悄然变换位置,心中越发焦躁。

直到到三更天,她快要睡着的时候,窗户发出微微的响声,有个人悄然撬开窗子,翻了进来。

冉颜能听见衣物的悉索声,很快那人便带着微凉的气息上了榻,凑近她,伸手帮她抚了抚散乱在面上头发,似乎是静静地端详了她一会儿,便欲躺下。

冉颜不用正眼便知道是萧颂。她翻过身,伸手搂住他结实的腰。

“还没睡?”萧颂把枕头拽了过来,垫在她头下。

冉颜不作声,只是紧紧抱着他。良久,才睁开眼睛,抬头便对上那双黑亮的眼睛,正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

“阿颜,你有没有担心我。”萧颂轻声问道。

“嗯。”冉颜应了一声。

“是担心我多一些吗。”萧颂不确定地道。冉颜是一个不善于隐藏自己情感的人,萧颂从藏月阁见到她开始,便注意到她的神情,很清楚她有想过关于苏伏的事情。

冉颜松开手,坐起身来,声音平平地道:“你怀疑我。”

“阿颜,我从来没有问过你关于苏伏的事情,只是想知道我在你心里,是摆在哪个位置。”萧颂直直地看着她。

“我不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哪个位置。”冉颜目光毫不回避。

萧颂眼眸中的光彩明显黯淡下去,他缓缓躺下,却听冉颜接着道:“因为从我选择你开始,就把心交给了你,是你自己看不清楚。”

冉颜背对着他躺了下去,也不再说话。她为了他坐卧不宁了半宿,回来却遭遇这样的问题,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身后窸窸窣窣,冉颜感觉到背后温热,一只手臂将她圈在怀里,“夫人,莫要气坏了身子。”

冉颜挣开他,往边上挪了挪,萧颂紧接着贴了上去,声音温软地唤道:“颜颜。”

竟是有些撒娇的味道。他那样魅人且醇厚的声音,带着微微一点讨好和撒娇,对冉颜的杀伤力可谓是覆灭性的。

萧颂伸手握住冉颜纤细的腰,见她并未排斥,便知道自己方才的语气她喜欢,便往前凑了凑,用鼻尖蹭蹭她的脸颊,再接再厉道:“颜颜,休恼。”

“别闹了,痒。”冉颜推开他道。

虽则语气还是不甚好,但萧颂能明显察觉她态度的变化,便索性伸手将她带入怀中,开始走苦情路线,“颜颜,我受伤了。”

冉颜翻过身,声音绷紧,“哪里伤了?”

萧颂指了指大腿。

“受伤还七问八问的。”冉颜起身,将屋内的灯点亮,从床头找出了一些原本带在身上的伤药,取了干净的布来,看了萧颂一眼,他身上着的是中衣,墨发湿润,似乎刚刚沐浴出来,伤情应当不算太重。

她微微松了口气,面无表情地道:“裤子脱了。”

纵然长安女子一向彪悍,但冉颜可谓个中之最,萧颂干咳了一声,“没什么大碍,不脱了吧,夫人。”

“没大碍同我讲做什么?”冉颜跪坐在榻上,手中握着见到扯住他的裤管便要动手剪开,萧颂连忙阻止道:“我脱,我可就只穿了这一件中衣过来。”

说着,伸手将裤子解了下来。

里面是没有像后世那种内裤的,一脱了裤子,便只有半长不短的衣物遮掩,若隐若现,冉颜瞟了一眼,便飞快地将注意力转移到腿上。

左腿膝盖往上三寸的处草草地用布裹上,靠近膝盖的外侧还在渗着血。冉颜用剪刀将布轻轻剪开,“疼不疼?”

“无碍。”萧颂见冉颜担心的模样,唇角微微翘起。他也不禁反思,冉颜本身就不是一个热情的人,所有感情流露都很细微,加之他知道冉颜对苏伏有不同寻常的情愫,所以便十分不自信。说到底,他表面上从不过问苏伏的事情,也显得十分大方,其实心里还是有个结。今日发觉苏伏也在那里,他心中很是不爽快。

“被刀剑伤了?发生了什么事?”冉颜皱眉,这伤口并不深,却很长,但其实有时候这种伤才更疼。

“终于让我抓住尾巴了。”萧颂面上带着笑意,目光却是一寒,“李泰与巴陵公主联手给我下了个套。巴陵公主命人模仿我的笔迹想引导白义等人入圈套,而李泰在白义经过途中设下埋伏,不仅弄了一堆证据,还想活捉白义。”

萧颂冷哼一声,“只可惜,还嫩了点。李泰府里虽招揽了许多士子,但几乎都是些擅长经史之流,出谋划策远远不及李恪手底下那些,就凭着那些人想对付我,天真可笑。”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