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襄武县侯

冉云生对于罗氏来说,简直比她自己的命还重,如今冉云生生死未卜,还不知道会受多少苦,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她一颗心被折磨得都快枯死了。

冉颜随着冉平裕到了寝房,刚踏入房门,便有一股浓浓的药味扑鼻而来,冉颜微微嗅了嗅,发现只是安神、滋补的药,心中也就安了不少。

内室之中,榻四面的帘子有三面半卷起来,罗氏面色苍白地躺在榻上,四周放置冰盆,几个侍婢跪坐在榻前守着。

罗氏听见脚步声,微微睁眼看过来,发现来人竟是冉颜,不由得眼睛一亮,挣扎着要坐起来。

两名侍婢连忙上前扶住她。

冉颜刚刚在榻前跪坐下,便被罗氏一把抓住手,“十七娘,萧侍郎呢?”

“他被圣上招入宫了,想来就是为了巴陵公主之事,三婶,你放心吧,夫君不会让十哥出事的。”冉颜知道罗氏十分信任萧颂,便顺着她的心意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罗氏叹了口气,眼圈又止不住红了,呜咽道:“我们家云生,从小到大都让人省心,聪明乖巧,又特别懂事,咱们也不求攀那高门大第,可老天怎么就不放过他呢!”

冉颜沉默两息,安慰她道:“巴陵公主被禁足,是御史大夫马周上书弹劾,近来高句丽边界不断有战事,朝中事也多,晋阳公主病情反复,圣上心情正是不好,巴陵公主这回犯了事,圣上震怒!恐怕短时间难以平息,想来那个别院防守也会松懈,到时候我请夫君派人进去找出十哥。”

这话,也算是安慰自己。

罗氏听她说得有道理,心下也不由信了七八分,连忙道:“你可知何时能去搜别院?”

“此事还要计划一下,夫君刚刚回来,也不知圣上招他究竟何事,倘若要三司彻查此案,他就能光明正大地去搜别院,若圣上不欲仔细追究,咱们可以趁着巴陵公主被禁足,偷偷去搜,不过最早也得等明日。”冉颜心里还真是打算这么干的,她也忍受不了冉云生被当做玩物一样的囚禁。

虽说冉颜分析得很清楚,罗氏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掉,“造孽啊!尔冬还怀有身孕,云生就出了这事。”

冉颜一怔,“尔冬怀孕了?多久的事情?”

“已经六个多月了,尔冬这丫头也不懂,怀孕两三个月自己也不知道,十郎又出了这个事,她也不大好过。”罗氏道。

冉颜见她似乎比方才有了些许神采,便道:“您安心养好身子,莫要等十哥回来,您和三叔却把身子弄垮了。”

罗氏点点头。她已经多日未曾正常进食,这会儿说了几句话便有些恹恹,冉颜便退了出去,让她好好休息。

“阿颜。”冉平裕忍不住提醒了她一句,“我这段时间听本家传来消息,美玉没了之后,高氏不信她是患病去世,所以疯狂地派人搜查,我怕她会迁怒到你。”

且不说这事是不是冉颜所为,便是以高氏对她的痛恨,就有可能把怨气发泄到她身上来,这的确是该注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情一件件地接踵而来,堆积在一起,让冉颜感觉到十分疲惫。

冉颜一路赶来,浑身的酸疼,以及腿上的伤口处火烧火燎似的疼痛,让她浑身冒汗,尤其是汗水浸湿伤口,那种刺痛让肌肉一阵阵地发麻。

她便暂且还去原来居住的和雅居休息,用清水擦拭了身体,好歹浑身干爽了许多,稍稍吃了点粥,冉颜便倒在榻上休息。

闷头睡了不知多久,冉颜只觉得鼻端是熟悉的男人味道,不禁有些恍惚,抬头看向萧颂,见他正背对着她,在榻边阅公文,便问道:“什么时辰了?”

萧颂停下笔,回过头来,揉了揉太阳穴,“都已经三更了。”

“你也日夜兼程地赶路,怎么还熬到这么晚,又不是铁打的身子。”冉颜皱眉道。

萧颂伸手将她捞出锦被,搂着她道:“积压太多了,早晚都是要熬夜的。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嗯?”冉颜懒懒的靠在他的肩头,“说来听听,我现在急需好消息振奋精神。”

萧颂愣了一下,旋即哈哈笑道:“我以前倒是没发觉,夫人竟还会说笑。”

冉颜可没说笑,她只是实话实说。

“今日圣上封我为襄武县侯,明日圣旨便会下来,你的命妇册封应该是一起吧。”萧颂淡淡笑道。

冉颜脑子清醒了一大半,听他这么说,非但没有高兴,反而皱眉道:“奇怪,圣上为什么无缘无故地封你爵位?”

而且还是个从三品的侯爵,萧颂近来也没做什么为国为民、惊天动地的大好事啊!反常的福,未必真是福。

萧颂抚着冉颜柔顺的发丝,道:“的确,圣上言辞之间,似有命我担任太子少保之职。”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