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返长安

作为大族的族长,要能够协调各房壮大的势力,不偏不倚,还得能牢牢将家族势力控制在手中,不会出现一盘散沙的情况,这需要绝对的手段。

看着朝中的情形,很可能在十年或者几年之后再次上演“玄武门之变”,族里肯定会有意见不合,需要一个有足够手腕能把控局势之人,而他们这些族老都已经年事已高,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都是未知数,小一辈的人中,个个都忠义有余灵变不足,萧颂是个异类,这也是族老们为何中意萧颂接手族长之位的重要原因之一。但萧颂行事与祖训相悖,所以族老中亦有人持反对意见。

此事只能暂时悬着了。

施行家法,无需这么多人在场观看,冉颜便与其他人一起先行离开祠堂,回到院中。

她刚欲进门,便被刘青松截住。

刘青松人冲到跟前,步子还未站稳,便道:“我先回长安一步。”他身上背着一个大包袱,显然已经早就准备好了。

“也好,十哥的事情,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我在此处脱不开身,请你多多周旋。”冉颜虽觉得刘青松不靠谱,但从不怀疑他的智商。

刘青松嘿嘿一笑,道:“那是自然,那可是我未来的大舅子。你替我和九郎说一声。”

“好,一路顺风。”冉颜道。

刘青松点头,背着包袱匆匆离开。那基本是他留在本家的所有家当了,他在这个家里,就认定只有太夫人和九郎是亲人,既然太夫人已经过世,他以后与萧氏本家也没有什么瓜葛。

冉颜看着他瘦如竹竿的背影,心里有些无奈。说起来,冉颜被他无意害了那么多回,本应该记恨,但刘青松偏又让人恨不起来,报复也不是,不报复心里又不爽快。

那边祠堂的行刑挺快,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萧颂便回来了。

“春来怎么样?”冉颜问道。

萧颂洗了手,正在用巾布擦拭,动作丝毫不顿地道:“死不了,不过生不如死。倒不是我未留情。她父亲是府内管事之一,因她所犯罪过亦被逐出家门,家中继母兄弟,想必也容不下她。”

冉颜嗯了一声,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她此时也没有心力去思虑别人如何,只等着朝廷招萧颂回长安。

“莫要忧心。”萧颂从身后抱住她,温声道:“年后的案子积压了许多,刑部人手本就紧张,暂且从别处找不到立刻能接手之人,即便圣上不夺丧,我也须得回去交接。”

“嗯。”冉颜整个背部倚在他怀里,心里踏实了许多,“刘青松的消息可靠么?”

萧颂摇头,“圣意难测。”

只要圣旨不曾下来的一天,就有变数。

既是如此,也只能耐心等待。春来之事过后,众人私下里把注意力又放回到东阳夫人中毒这件事情。

冉颜心觉得,东阳夫人现在心里一定恼恨死她了,倘若不是她在场,诊出中毒之事,说不定东阳夫人还可以用手段瞒着,也不会因为急于办某件事情,而出了春来这件纰漏。

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冉颜说出东阳夫人中毒之事,当日……东阳夫人昏倒之时……

四夫人急道:“快去叫医生!”

“还叫什么医生,侄媳妇不就会医术!”六夫人急急地转回身,冲冉颜招手道:“快过来!”

……

冉颜猛地想起来,当天就是六夫人要求她去诊治,这本是一件芝麻大小的事情,但……六夫人,那可是李恪的岳母,若说这件事情不是个圈套,冉颜都不信!

不明不白地被人利用了!冉颜叹气,这内宅一旦与政事挂上钩,实在更加凶险,幸好这只是给人当做棋子摆了一回,若是谋她性命呢?

这里纷繁复杂,冉颜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

也幸好,也并没有让她等太久,煎熬到第三日的时候,终于来了一道圣旨,招萧颂即刻赶赴长安,并且夺丧,以三十六日代替一年的孝期,而宋国公暂去了岐州刺史之职,为太夫人守孝。

夺丧之事也偶有发生,萧颂与太夫人祖孙感情虽然比较亲厚,但总归不是儿子,夺了丧,也不算太过分。

次日,冉颜便随萧颂一并返回长安。

冉颜弃马车,改随萧颂一并骑马。她马术不错,却从来不曾骑马长途跋涉,半天下来大腿便磨掉了一层皮,但她焦心冉云生,硬生生咬着牙坚持,从未同萧颂说过,等到中途休息之时,血水都已经顺着裤脚滴到地上,这才被萧颂勒令停止。

回到长安时,距离冉云生失踪已经整整二十二天。

冉颜心急如焚地赶回安善坊,一入府内,感觉到了令人窒息的压抑,从大门处到内院,竟是无人敢用正常的声音说话。

“是阿颜?”

冉颜刚到正厅前,便有一人迎了出来。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