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偷情

“好,我想听你解释。”萧十郎拦住身边要去抓春来的护卫,直直地盯着她。

方才春来说那句话,也不过是下意识地想要替自己辩白,如今萧十郎真的给她机会,一时却不知该从何说起……也不能说。

在萧十郎期盼的目光里,春来垂下头,声如蚊呐,“十郎……对不起。”

“带走吧!”随后上来的萧锐之面无表情地看了春来一眼,转而朗声道:“封锁后山,让全府的护卫搜山。”

“是!”

一群护卫领命,迅速散去。

剩下两名护卫压着春来,随萧锐之下山。萧十郎怔愣地站在原地,夜风微凉,带着幽幽兰花香,面前树影重重,随风晃动,像是极力要挣脱束缚的野兽。夜色显得神秘悠远,却让人从心底发冷。

愣愣的不知站了多久,萧十郎才转身回府。

府内灯火通明,尤其是祠堂那边,已经聚集了许多人,有小厮早候在门口,“十郎,四郎请您去祠堂那边一同参与审问。”

萧十郎这才收回魂,有气无力地摇摇头,“让兄长们看着办吧,我去看看母亲。”

小厮为难地道:“十郎,没大房人在,族长也不好随意处置啊。”

萧十郎一只脚已经迈进门槛,顿了许久才收回来,抬步朝祠堂走去。

……

冉颜和萧颂早就得到消息,抓到春来的时候,便有仆婢过去请了萧颂去祠堂。

此刻灯火通明的祠堂里,萧氏能说上话的人几乎都齐了,连各位夫人也都赶了过来,个个都只梳着简单的低髻,素面朝天,一身素白带黑纹的孝服,让祠堂中平添了几分肃杀。

众人跽坐在临时准备的席上,中间空出一大块地方,春来跪在中央,看似镇定,嘴唇却在细微地颤抖着。

四夫人笔直地跽坐着,神情一如往常的刻板,六夫人形容有些疏懒,手指藏在宽大的袖中轻轻敲着腿侧,独孤氏神色冷凝地看着春来,令周围的人都颇感压力。

而宋国公是惯常上朝的,即便天塌下来,他也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其余人也都不愧是萧氏子孙,比起宋国公的淡定,也是丝毫不差。

萧颂一袭素衣,让他过硬的面部线条显得柔和了几分,黑眸熠熠,墨发松松地在头顶绾了一个髻,倘若不是他黑着一张脸,满身生人勿近的模样,倒可能会有几分温润如玉的味道。

屋内一片安静,门口的人群微微骚动。冉颜抬头看过去,却见一袭素衣的萧十郎缓步走了进来,闷着头坐在了最尾席。

“铉之,你到这边来坐。”萧璄道。

萧十郎闷不作声地起身,垂头走到萧璄身旁坐下。

“春来,今日族人都在此,你说说今晚去哪里了?与何人见面?”萧璄看向跪在堂中的春来,语气冷漠。

静默了两息,春来微微颤抖的声音道:“是十一郎,奴婢与他有私情。”

冉颜愣了一下,萧十一郎!

萧十郎蓦地抬头,死死盯着春来,好看的唇抿成一条线。

“奴婢有罪!请族长发落!”春来匍匐在地上,声音已然呜咽。

满堂的人面面相觑,原本一招引蛇出洞,引出一桩奸情来,但这到底是春来用的障眼法,还是巧合,还有待探究。况且,现在萧十一也确实不在场。

宋国公看向萧颂,沉声道:“你来问。”

宋国公虽然很看不上萧颂为人处世的手段,但是他掌管刑狱,也颇有政绩,这方面的能力绝对比在场所有人都强,不合归不合,关键时刻,宋国公也不会端着架子。

众人也无异议。

萧颂却是有些堵,但谁让那是自家老爷子呢,还能当众驳他面子不成。当忍则忍,罢了。萧颂吸了口气,朗声吩咐道:“去看看十一究竟在何处。”

护卫领命去了,萧颂才转头看向春来,缓缓道:“你知道么,方才你说那番话,在场大约会有一大半的人都会信你。”

春来依旧伏在地上,没有丝毫反应,萧颂继续道:“因为你自入我萧家为婢,一直敦厚老实,循规蹈矩。不过……即便那些都是装的,但太夫人刚过世,大夫人被人下毒,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偷情?”

春来伏在地上的身子越发颤抖,萧颂却不打算放过她,“来人,去寻婆子来验身!”萧颂淡淡看着春来,“别告诉我,你们这么迫不及待,才是第一次偷情。别人我不知道,十一弟可不是那种放在嘴边的肉还能忍住的。”

春来汗如雨下,面前的青石地板上已经湿了一片,凌乱的发丝被汗水浸湿,贴在脸颊上,形容十分狼狈。

屋内静得吓人,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有护卫领着一个年约四十岁上下的婆子匆匆走了进来。

“九郎,稳婆找来了。”护卫禀报。

萧颂抬了抬下巴,示意把人带下去验身。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