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阿颜,我害怕了

“此事疑点重重,而恰恰没有一点能够证明是阿家所为。”冉颜道。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她,但旋即就想明白,可能是这个出身不高的媳妇急于讨阿家欢心,才站出来说话,因此一时谁也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冉颜明白他们所想,却沉住气,以平稳的语调道:“第一,从早晨到现在,阿家一直活动在众人视线之中,忙着操办祖母身后事,并没有空余的时间可以谋划此事;第二,阿家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祖母说得清清楚楚,这东西就是让凌襄转交给阿家,再由阿家送进宫去给姑母,就算要对里面的东西动手脚,反正东西早晚都会到阿家手里,她也完全可以不动声色的完成,为什么要选择杀人抢物?第三,也许大家可以认为,有些事情不一定要阿家亲手办,但这起杀人案分明就是蓄意而为,祖母过世实属意料之外,阿家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做出此事?又怎么可能杀了人之后,还大大方方地用自己的侍婢托舒娘办事?”

冉颜把疑点一条条的罗列出来,但这些,大家也能够想到,惟独没有问动机。主要是因为还没有把独孤氏定罪,又如何能真把堂堂国公夫人当犯人审问?宋国公也绝不会同意。

但是冉颜如此条理清晰地说出来,所有人都不禁余光瞥向萧颂,显然怀疑这些话是他教的。

尸体上有更多的证据,但冉颜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在众人面前说这些事,只好道:“凶手用这种拙劣的方法嫁祸,究竟是觉得阿家不够聪明呢,还是怀疑诸位长辈的智慧?儿实在想不明白。另外,刘医生说凌襄的遗体上还有很多疑点,各位前辈尽可问他。”

众人神色各异,萧璄也发现自己被逼进一个死角了。冉颜那话说得漂亮,好像要是关了独孤氏,他就是白痴一样,但既然还有嫌疑,就不能放任不管。

屋内安静了片刻,萧颂忽然道:“我们萧府最近不甚太平,看来必须得加强萧府的守卫了。”

索性整个萧府一起禁足吧,萧璄与其他人也正有此意,虽然他了解宋国公嫉恶如仇的性子,但毕竟这府里的人身份都不一般,国公、国夫人、公主、县主……哪里能他们说全面监控就全面监控?

因此萧颂提出这个建议,众人都望向了宋国公。

“不用上朝的都在家待着吧!”宋国公最不耐烦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更痛恨阴暗卑鄙的小人,凶手在他眼皮底子下做出这种事情,显然触到他逆鳞了,便是现在把萧府翻个底朝天,只要外人不知道,他也是没有任何意见。

萧璄见宋国公同意,便转移了话题,“此事暂且如此定下,还是先准备母亲的身后事最为要紧,母亲如今是以一国之后的身份下葬,纵使摆在外面的丧葬礼制只能按一品国夫人来操办,但下葬时依旧依周礼中皇后的品级来办,众位可有异议?”

所有人都表示没有意见。毕竟是要把萧太夫人与孝明皇帝合葬,开皇帝陵寝,岂能用低等级的礼数敷衍?况且圣上既然赐了“宣惠梁国皇后”的谥号,就已经默认了她的身份,不会在意他们私下里用什么礼数。

他们还需要商量细节,便让年轻一辈的人先行一步。

从议事厅出来,萧颂与冉颜并肩走到暂住的院子里,才握住她的手,微笑道:“夫人真是令人惊讶。”

萧颂一直知道冉颜面对尸体的时候很淡定,但家法之严厉不亚于国法,所以那样严肃的场合,每个萧氏子弟无不把自己的存在感降至最低,但冉颜依旧如故的坦然,在那一刻实在风采逼人。

纵然萧氏族人都不曾对冉颜提出的疑点有什么太大的赞赏,也不曾表露出惊讶,可是他们心底怕是不会忽略她今日的表现。

“这个案子其实要查到凶手并不难,很多疑点证据。”以冉颜参与破案的多年经验,即便是不利用验尸提供证据,也依旧有办法根据各种线索找出凶手。

萧颂坐下,拥着她道:“但是有一招弃卒保车,无论你怎么追查,最终的所有证据都是集中在那棋子之上,因为这棋子只是得了一条命令,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他所为。”

譬如这件事情,可能凶手只是埋伏得很深的一个棋子,他与主谋没有任何瓜葛,这枚棋子可能只得到一个隐晦的命令——陷害独孤氏。之后的一切事情都是由棋子来谋划,棋子的手里或许还有棋子,所以一切的证据,都不会查到那个真正的主谋身上。

“也许是得到命令的时间太短,所以计划仓促,留下如此多的破绽。”冉颜叹了口气,太多为权为钱为情的谋杀了,只是,“嫁给你之前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但没想到水竟然这么深。”

他揽着她的腰,凑在她耳边轻声道:“后悔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