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冉九奶奶

旁边几个年轻妇人也起身过来,纷纷屈身唤九婶,冉颜都一一淡定地应了。

“四郎,快叫九奶奶。”宛娘从侍婢手中接过一个一岁多粉雕玉琢的男孩,逗弄着她叫冉颜。

得,这回从婶娘升级到奶奶了!不仅如此,冉颜自从上次夸完人家孩子“心脏活蹦乱跳真可爱”的话,把人吓着了,之后便有些后遗症,见到孩子就更加手足无措。

“真,真可爱。”冉颜涨红着脸,憋出几个字来。那孩子可能是见冉颜的表情实在好笑,居然很给面子地咯咯笑了起来,顺着宛娘的哄,奶声奶气地叫,“奶奶,奶奶……”

孩子还小,拗口的字眼说不出来,只反复地唤着两个字。

冉颜眼睛一亮,唇边有了笑意,但是她心里也清楚得很,这些人过来寻她说话,只不过是冲着宋国公、萧颂和家里头那些傲娇兄嫂,实际上心里也并不一定看得起她的出身,所以也不动手去抱人家孩子。

宛娘也果然并没有要让孩子再亲近她的意思,转身把孩子交给侍婢。

“参见公主殿下。”门口隐隐约约有人道。

紧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见礼声,围在冉颜身边的人,也以极快的速度散去,朝一身素衣的襄城公主屈膝行礼。刚才还显得炙手可热的冉颜,身边一下子就只剩了晚绿一个人。

冉颜这一刻才清楚地意识到,若是一般的家庭还真没有勇气娶一位公主,不管何时何地,总要君臣之礼优先,纵然襄城公主给自己的定位是“贤良淑德温婉贤淑重孝悌的完美媳妇”,但是敢捧场的人实在只有极少数。

“参见公主殿下。”冉颜亦屈膝行礼,心中也不由暗自庆幸,还好大唐不会动不动就跪。

“都是一家人,何必拘礼,快都请起吧!”襄城公主面上带着温婉和煦的微笑,眼睛却是红红肿肿的。

众人纷纷直身,更有擅拍马屁的,立刻便夸襄城公主性子好,又孝顺,是命妇典范云云。

这些都是萧氏贵妇,即便面对公主也不会显得太卑微,拍马屁的话也说得分外诚恳,仿佛是出自真心的赞誉。

襄城公主一副哀伤憔悴的样子,众人后又听说嘉荣县主因为伤心过度而晕厥过去,至今还未醒,便唏嘘不已,相对之下,冉颜就显得太过淡定了,但出于她的身份和礼节,也没有人出言指责,只是看她的目光有些变了些变化。

晚绿抓着个机会,便把冉颜拽到了一边,悄声道:“娘子你得哭,最不济也得神情郁郁啊。”

冉颜何尝不想哭一哭,她心里虽然很惋惜萧太夫人的逝世,但也着实觉得,生命本就易逝,萧太夫人活了这么大岁数,也算儿孙满堂,走得也安详,这一种幸运,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幸运的。

晚绿干着急,看四周没人,把声音压倒最低:“娘子今儿不哭没事,等有人吊唁那些天必须得哭,不然别人弹劾郎君怎么办。”

这个说法看似很可笑,但事实的确如此。

官员家务事以及家里人的德行,都对官员综合素质考察的一部分。萧太夫人过世,孙媳妇一滴眼泪也不掉,为不孝,萧颂没教育好媳妇,此事可大可小,没人故意找茬就小事,但若反之,就这点鸡毛蒜皮的萧氏,御史台那帮专业的弹劾户能整出不知道多少罪名来,萧颂的政敌怕也会抓住不放。

冉颜点头,决定连夜去配一点催泪的药,解决这点小事不在话下。

晚绿这才松了口气,心里也想着法子到时候怎么能让冉颜哭一场。

两人正要转身离开,却听花丛那边传来轻轻的嗤笑声,冉颜还以为有人偷听,正准备说话,便听那边有个年轻女子的小声道:“萧家养着他,便给他脸子,这会儿还想给老夫人披麻戴孝,也不想想他是个什么身份。”

冉颜心头一紧,这话明显说的刘青松。刘青松的身份不尴不尬,萧太夫人很看重他,又没有收他做义子,或者让宋国公收他做义子,他有官籍,又不算萧家的奴仆,实在用不着披麻戴孝。

但冉颜知道,刘青松平时虽然疯疯癫癫不靠谱,却个很重情、念旧的人,否则他也不可能穿过来十余年,还一直用那些故事桥段麻痹自己,也不会一尝到熟悉的红烧鱼味道,便泪流满面。

“你小声点,不要命拉!人家官籍,岂是你我能说的!”另一人轻斥。

冉颜从树叶缝隙中能看见,两个穿着灰色衣裙的侍婢,一侍婢拉着另外一个不情不愿的侍婢要走。

冉颜轻咳了一声,那边两人动作一顿,转头从树叶空隙里看见了冉颜,连忙绕过来请安,“见过九夫人。”

两人心中忐忑,也不知道冉颜把方才的话听去了多少。

“你们是哪里的侍婢?”冉颜淡淡问道。

其中一个年龄略长一些的答道:“奴婢们是嘉荣县主院子里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