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空谷佳人

冉颜目测了一下,这名妇人身高体型都与东阳夫人很相似,心说不会这样巧吧,出门第一个就碰见了重头戏。

那妇人眸光微动,略略打量冉颜一眼,缓缓道:“侄媳妇好生美貌。”

她的声音也如气质一样,带着一种寡淡的味道,明明是褒奖,却没有一点让人欢喜的感觉。

“请恕我眼拙,您是……”冉颜微微欠身,询问道。

妇人身边的侍婢代她答道:“我家夫人是大房长媳,东阳夫人。”

冉颜心叹,果然是人生的际遇都是由不同巧合构成,遂再次欠身行礼,“见过大伯母。”

“不必多礼。”东阳夫人淡淡说了一句,转而道:“我在这里等你有一会儿了。”

冉颜微微一怔,“劳大伯母相侯所为何事?”

“无事,只是听说九郎娶媳妇了,心中欢喜,所以想见见你。”东阳夫人语气里却无多少欢喜的味道,反而让冉颜有种挑衅的感觉。

一名杀了萧颂两个妻子的凶手,听说他又娶了第三个,便饶有兴致地在必经路上等着观看,难保没有要再下手的意思,说出这等话来只让人遍体生寒。

冉颜心中愤怒,但想到萧颂暂时不愿意打草惊蛇,便还是客气地道:“大伯母如此关心夫君,真是夫君的福气,今日不巧祖母去世,夫君哀痛欲绝,改日我定然与他一并亲自去谢过大伯母。”

东阳夫人表情平淡地道:“无需如此多礼。你是要去换素服吧,请便。”说罢,微微颌首,与冉颜擦身而过。

冉颜顺着曲廊向前走,到快拐弯的时候,恰能看见东阳夫人绕到了对面的抄手游廊,从拱门通过。

她一袭素衣,从背后看依旧是曲线婀娜,素衣乌发,飘然出尘。纵然这个女人已经是半老徐娘,也算不得绝色,但是那通身的气质还是能让人想到“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这样的画面。

冉颜没有问萧颂是否有证据,她纯粹是相信他。即便冉颜知道这个女人是杀人凶手,在见到她人的时候,竟然还会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弄错了,凶手会不会另有其人。

“这位东阳夫人,真是好美。”晚绿恋恋不舍地看着她背影消失的拱门。

“美吗……”冉颜喃喃道。有一种人,五官并不精致,组合在一起也不过中等偏上,却给人一种很美的感觉,约莫靠的就是气质。而东阳夫人无疑就是那种女人。

“嗯。”晚绿环顾四周,见往来的人都离得很远,便小声道:“听说隋末的萧皇后美得让人一见忘俗,想来比之东阳夫人,是胜在容貌上。”

冉颜斜斜睨了她一眼,边走边道:“旁的姑娘都是看美郎君,你怎么一口一个美人,赏个胡姬给你做媳妇好不好?”

晚绿吓得连连摆手,“娘子莫要戏耍奴婢,奴婢从前也是喜欢看美郎君的……”

冉颜微微挑眉,示意她继续说。

“但是歌蓝说,我长得这个样子和身份一看就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架势,莫要看那么多美郎君,看多了眼界变得太高,以后嫁不出去!就算嫁出去也不幸福,要多看美人,看多了就知道自己该配什么样的郎君。”晚绿当年深以为然,所以自此以后便改看美人,但倘若有美郎君在眼前,那就不看白不看了。

晚绿长得极好,大小算个美人,但以她的身份,倘若眼界太高,最终也就是做别人妾的命,晚绿的性子直爽泼辣,还可能为争一时之宠陷入万劫不复。歌蓝的影响对晚绿的一生显然有莫大的益处。

“歌蓝倒是个妙人。”冉颜评价一句。

两人走出了曲廊,便不约而同的噤声,这里人多嘴杂,不是能随便说话的地方。就如方才那番话,若是被人听了去,难保不会拿来做文章。

小东舍虽带一个“小”字,其实地方极大,有许多间厢房,宽宽松松地容纳两百余人完全没问题。

冉颜方进院门,但有侍婢迎了过来,屈膝行礼道:“九夫人,您的素衣已经备好了,请随奴婢来。”

“有劳。”冉颜道。

那侍婢连忙道:“九夫人言重了,这是奴婢分内事。”

这侍婢是老宅里的人,刚刚开始冉颜一张面瘫脸同一位侍婢说“有劳”里,竟把那可怜的孩子吓哭了,还以为是哪里做的不合规矩,冒犯了她。无论冉颜怎么说,侍婢都哭着磕头求原谅,结果还是萧颂给收的场子。

尊重别人是冉颜的习惯,一时半会也改不掉。幸而经过那一件事之后,侍婢私底下都已经传开了,因此之后也没有再发生那样的事情。

总之,冉颜现在的形象在萧府仆婢的眼里看来很怪,说小家子气吧,又能做到任何事情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说她天生贵气吧,又时常做着一些小家子的事情,还据说在自己府里每天必有一顿饭是她自己做。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