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东阳郡夫人

萧颂不会无缘无故让她去看那妇人,冉颜猜测,那个妇人就是毒杀萧颂两任夫人的罪魁祸首。

能够把痕迹掩埋到连萧颂都找不出蛛丝马迹,冉颜也不由对这个女子产生了一丝好奇,但因怕引得她注意,冉颜也只好收敛目光。

待接旨散去之后,萧颂与冉颜到书房休息,才言明那妇人的身份,“大伯是西梁最后一代君主,她是后主之妻,隋末是一品国夫人,但大伯在隋朝灭时殒命,至李唐,她是二品东阳郡夫人。”

西梁后主萧琮,萧岿在位时,被立为皇太子,后隋文帝灭了西梁国,萧琮也被贬为莒国公。萧琮因才华横溢,为人洒脱,在隋朝时仍然受到重用,一直都位居高官,但隋炀帝即位时,因民间有童谣说“萧萧亦复起”,而遭隋炀帝猜忌,被免职。

到了李唐,也许是为了拉拢萧氏,也许是萧琮为人很得李唐皇室的欣赏,所以被追封了爵位。因当初萧琮在西梁的第一个封号是东阳王,所以便追封了一个东阳郡公,其夫人随夫君的品级为二品东阳郡夫人。

“这么说来这位夫人还是萧氏的正宗嫡长媳,她看起来很似乎比阿家年轻许多……非原配?”冉颜小声道。

萧颂颌首,“但是因为大伯的儿子本就不多,又基本都英年早逝,如今仅仅剩下一个儿子,所以大伯那一支的人丁单薄,倒是六伯那支与我们这支还算子孙繁盛。”

如此说来,这位东阳郡夫人并未做过西梁皇后,而是在隋末才嫁给萧琮。

如今因为距离后主过世时间尚短,所以嫡长房还是嫡长房,但再隔几代呢?在这种情形下,如果大房不尽快占住族长之位,萧氏的宗族谱上,他们很快便会由正统嫡长房变得无足轻重。

“但是这不足以让她如此疯狂。”冉颜觉得,除非这女人想权利想疯了,否则她如今如此势单力薄,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萧颂揉了揉眉心,“所以我怀疑有人背后支持,有人需要萧家的力量,才钻的这个空子。”

对于萧颂来说,报仇之事如果只是谋杀一个妇人,自然不在话下,但萧颂一直不动东阳夫人,主要是现在还不能动。

听到这里,冉颜也不再问下去,今日家里人多繁杂,并不是说这种话的好时机。然而即便不问,冉颜也能隐隐猜到,这个背后的人一定是哪位皇子,而此人多半不是李恪,因为李恪的王妃是出自萧氏六房,现在子孙最繁盛的这一支。

这证明六房还是十分看好李恪的,他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地扶持长房去做家主。

“夫人,可需奴婢进去奉茶?”门外的晚绿忽然道。

冉颜顿了一下,道:“进来吧。”

晚绿推门进来,走到冉颜身边收起茶盏,垂头飞快地道:“老夫人来了。”

晚绿话才说罢,门口光线一暗,独孤氏走了进来。

她身后所有的侍婢都留在了门口,冉颜心里觉提有些不太对劲……一般贴身侍婢都是跟进跟出的……没有留在屋外的道理。

“钺之,前院那么多事,你怎么在这里陪你媳妇偷懒?”独孤氏斥责道。

萧颂轻轻捏了捏冉颜的手,示意她若是有事情一定要想办法通知他,之后便立刻起身,“母亲教训的是,我这就过去。”

冉颜也随之起身,上前虚扶独孤氏。

“晚绿,你也先出去吧。”冉颜猜独孤氏一定有话跟她说,但她想遍了前前后后,也想不出什么事情会让独孤氏把人都支开,单独与她谈。

“颜娘。”独孤氏坐定之后,看向冉颜,直截了当地问道:“太夫人除了那一句话,可还说了什么遗言?”

冉颜心底微微一紧,遗言,太夫人当时说了很多事情,应该都算是遗言,但是除了那名“愿我萧氏子孙昌盛”之外,最重要的交代,就是让凌襄把一个金丝楠木的盒子交给独孤氏……让她拿去送给萧皇后。

既然太夫人都交代了,冉颜便不曾隐瞒,“太夫人说她屋里有个金丝楠木的盒子,让凌襄交给您,托您带给姑母。”

萧岿的嫡女就只有萧皇后一人,独孤氏自不会把冉颜口中的“姑母”理解成旁人。

“此事除了凌襄和你,还有谁知道?”独孤氏问道。

冉颜见她似乎很重视,回忆了一下,“还有太夫人身边的四名侍婢。”

“嗯,此事不可外泄。”独孤氏盯着冉颜,给人一种压迫。

但冉颜向来不畏惧这种从气势上的压迫,但又觉得倘若独孤氏觉得自己毫不在意,恐怕以后会更加为难,遂垂头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独孤氏满意地点点头,起身离开。

“娘子。”晚绿端了茶水进来,放在几上,回头看门外没有人了,才轻声道:“方才邢娘过来,说苏州来信,十八娘没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