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卒(1)

春季适合平补,冉颜做了几个鱼类菜肴,还有一些清爽小菜。且不说味道如何,单是冉颜的刀功便令人叹为观止,肉眼几乎分辨不出每个鱼片的厚薄差距。

刘青松尝到熟悉的红烧鱼味道,眼泪不受控制涌了出来,但是筷子不停。

这副模样,让萧颂愣了半晌。

萧颂认识刘青松十多年,他一直都是吊儿郎当的样子,无论旁人如何跟冲他发火,也无论别人怎么着急,他总是一张笑眯眯的脸,让人忍不住想揍一顿,可此刻这副怂样,让人觉得……必须得揍。

冉颜垂眸安静地吃着饭,看也不曾看他一眼。

但萧颂原本新婚后温馨欢快的一顿饭,硬生生被刘青松哭得哀戚悲凉,心情极度郁闷,看着他的眼神能杀人。

饭后,刘青松心情恢复如常,萧颂却是迫不及待地命人把他给轰走。

冉颜明白,刘青松是一个极度恋家的人,纵然在大唐待了十几年,他也不能够抚平内心深处对故乡的思念。不管大唐有多好,混得多么顺风顺水,只要现在有机会让刘青松穿回去,他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

其实冉颜又如何不想回到熟悉的地方呢?

“夫人?”萧颂不知何时坐到了她身边,伸手把她拉入怀中,轻声问道:“在想什么?”

冉颜摇头,她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排解心中的压抑,但是刘青松不靠谱,这些话她又不知如何向萧颂开口。

萧颂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两人均未说话,冉颜任由他牵着手往外面的花园里走去。

满园的粉色芍药,绽放如同烟霞,在碧翠叶子的映衬下分外好看,白月季如脂,火红的木棉花蕾满枝。

三月桃夭,渐渐化作春泥。

长安的天气越发炎热起来,才入四月,便可以穿轻纱了。萧颂本打趁着婚期带冉颜去关山去一趟,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萧太夫人病倒了。

冉颜作为孙媳,又懂医术,自然责无旁贷,每天都守在老太太榻前,几乎宿在了老宅,倒是把萧颂给冷落了。

但萧颂没有什么怨言,他算是萧太夫人一手教导长大的,同她的感情比一般的祖孙还要亲厚些。

刘青松也搬进了老宅,衣不解带地照顾萧太夫人,又有一群御医轮番地过来诊病,但萧太夫人的病起起伏伏没个定数,但冉颜心里清楚,她这么大年纪,病来如山崩,怕是很难好起来了。

本家听说萧太夫人重病,得了御医的诊断结果,立刻浩浩荡荡地赶赴长安,几乎各房的嫡子嫡孙玄孙,还有媳妇们,都于四月底抵达长安。

刚刚离开不久的宋国公也向朝廷告假赶回来尽孝。

而同一时间,缠绵病榻的虞世南也大限将至,宫里面两位公主气疾发作,忙坏太医署的一帮老头,整天脚不沾地地到处跑,偌大的太医署中,几乎只剩下了拣药的药童。

五月二日,圣上亲临萧府探望萧太夫人,五月三日又去虞世南府上探望。

有众多大唐顶尖医生的悉心照顾,萧太夫人的病情暂时被稳住,到五月底的时候竟渐渐有了些起色,偶尔还能起塌到外面晒晒太阳。

而虞世南的病情却无可挽回地恶化,五月二十五日,卒于长安。士子痛哭扼腕,哭声响彻长安城。

“虞永兴走了?”萧太夫人坐在廊下的圆腰胡床上,缓缓问冉颜。

虞世南被封永兴县子,所以世人也常称呼他为虞永兴。

“嗯。”冉颜不喜欢糊弄人,况且,老太太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萧太夫人静静地看着院中的大红牡丹,久久才从怀中掏出一只桃木梳,看了良久,才递给冉颜,“来,帮我梳头。”

冉颜双手接过木梳,将萧太夫人雪白的长发解开,用梳子轻轻梳顺。

“年轻的时候,孝明皇帝最喜我的头发,他说摸着比上好的绸子还顺手,任何金银都配不上它。所以他亲手做了这把木梳送于我。”萧太夫人面上泛起一丝笑意,垂眸道:“我说,金银都配不上的头发,木梳打发我?他说,这梳子是我独独对你的心意。”

冉颜也跟着笑了起来,心道敢情原来萧家从祖上就干过木匠的活儿,怪不得萧颂把一根桃花簪子雕得栩栩如生,“祖母的头发现在摸起来还是比绸子顺手,梳着也不费力。”

“你跟着九儿,竟也学会哄人了。”萧太夫人笑道。

冉颜也不否认,萧太夫人的头发比一般老年人要好很多,但必然不如年轻时候。

“松儿,把我那件绮地乘云绣曲裾取来。”萧太夫人道。

“太夫人,刘医生熬药去了,奴婢帮您去取。”一旁的侍婢凉儿躬身道。

萧太夫人轻轻颌首。

“太夫人,奴婢给您梳头吧。”凌襄见萧太夫人兴致好,便出声询问。

凌襄今年已经三十八岁,原本萧皇后身边侍婢,后来杨广被宇文化及所弑,萧皇后被叛军带走,之后又被窦建德所占,后来又被处罗可汗迎走,辗转易了几处,凌襄是萧皇后去往突厥时被送给了萧太夫人。为人机灵,颇得萧太夫人欢心。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