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本家兄弟

把调查破庙里阿芙蓉来源和去向的事情交给京畿府衙,即便查出来结果,也多半是不了了之,毕竟这世上能有几个人敢像魏征一样把脑袋别在腰带上说话呢!

君臣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快至午时的时候,内侍轻声提醒了一句,李世民道:“我就不留你用午膳了,新婚燕尔,需得珍惜。”

他语气里有着一丝怅然,笑容更亲切了几分。萧颂知道他这笑定是又想起了长孙皇后,而不是对着他亲切,因他也不曾言明,出言安慰反而逾越,便只道了谢匆匆告辞。

李世民看着萧颂大步离开,不由和内侍笑道:“这小子真是猴急。”

内侍也笑道:“萧大人才新婚二日,自然与夫人恩爱深浓。”

李世民叹了一口气,情绪明显地低落下来,喃喃道:“我的观音婢如今不知可还好,也不知有没有惦记我……”

观音婢,是长孙皇后的小字。李世民堂堂一代英主,一句话说到末尾,眼中竟是有了闪烁的泪光。

“娘娘对陛下情深意重,定然时时刻刻都惦记着您呢,奴婢还记得,当年您御驾亲征时,娘娘可是心心念念陛下能否吃得饱穿得暖。”内侍也抬起袖子轻轻拭了拭眼角。

李世民作为一国之君,御驾亲征,一般情况下基本温饱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内侍这么说,是因为知道此时此刻李世民怀念的是一个妻子,而非一国皇后。

“观音婢走了一年零九个月了。”李世民道。

内侍见他神色郁郁,连忙转移话题道:“陛下,该用午膳了,娘娘若是知道奴婢不按时提醒陛下吃饭,准会怪罪奴婢。”

“先去看看晋阳吧。”李世民欲起身,内侍连忙上前搀扶,却被他抬手阻止,“你不必跟着,我想一个人静静。”

李世民心情不愉,内侍也不敢多加劝阻,只得静静地退到一旁,看着他一个人带着无边的落寞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片艳阳天,三月下旬的风里夹带着一些凋落的花瓣,蔫蔫的,带着即将腐败的香气。

萧颂出了宫门,便策马疾驰回到府内,在内门道将手中的马鞭丢给小厮,边大步往内走,边道:“夫人呢?”

“方才见到夫人去了厨房。”小厮恭敬地答道。

萧颂心情大好地转道厨房。

还刚刚穿过拱门,便闻见了浓浓的肉香。厨房外一干仆婢恭立在门口,有些好奇地伸长脖子往屋里张望,却没有一个敢发出声音。

“郎君。”一个婆子发现了萧颂,连忙屈膝行礼。

眼见其他侍婢也要出声,萧颂微一抬手,阻止了她们,放轻脚步走进了厨房。

正午的光线透过窗户上薄薄的高丽纸,在冉颜身上留下耀眼的光斑。她身上着一件很平常暖紫色窄袖襦裙,如缎墨发随意挽了一个低矮的发髻,上面簪了一根桃木雕的桃花簪子,几丝散落的发从额际垂落,随着她切菜的动作晃荡,面上未施粉黛。

萧颂目光落在冉颜的手上,她袖口微微卷起,露出一截晶莹洁白的藕臂,纤纤玉指压着半透明的鱼肉,飞快地将其片成薄薄的片。

旁边锅里蒸腾的热气放水,将她素颜的样子衬托的犹如仙子。

萧颂忽然想起一句话:洗尽铅华呈素姿,洗手为君做羹汤。

“回来啦?”冉颜早就发现他杵在门口,口中随意问着,直到切完最后一片,才转头看向他。

“才新婚,你怎么就下厨了?”萧颂索性走了进来。

冉颜盯着他道:“不是新婚就要下厨?”

萧颂知道冉颜是在故意挑他语病,嘿嘿一笑道:“哪里哪里,夫人下厨那就是对在下的赏,说明昨儿晚上努力没白费。”

萧颂最后一句是靠在她耳边轻声说的,冉颜抬脚便狠狠才踩了他的脚,“我发现你和刘青松还真是蛇鼠一窝。”

萧颂也不恼,见冉颜继续准备食材,便围着她转悠,时不时地闹她一下。

“萧钺之,你难不成想吃晚膳,赶快走,少在这里给我添乱。”冉颜嫌弃地道。

……

“诶哟,有人才新婚两日就被嫌弃咯!”蓦地,门口传来刘青松幸灾乐祸的声音。

冉颜听见刘青松的声音就头疼,更烦人的是他还时常神出鬼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兀地来一句奚落。而且,她深度怀疑刘青松是故意挑饭点来,专程蹭饭。

萧颂见到刘青松,神情便自然而然地便严肃了许多,轻咳了一声,走了出去,“你来有事?”

刘青松抄着手,笑嘻嘻地道:“九郎你说这话可就伤人了,没事就不能来瞧瞧你们么?”

刘青松以前就是跟着萧颂蹭吃蹭喝,没想到这次被撵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人家新婚夫妇,总不好过来打扰,当然以刘青松的性格,完全不会不好意思,只是怕被太夫人教训。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