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召见

冉颜洗漱过后,因着闲来无事便让晚绿从库房里寻了几匹掺了丝织的白叠布,比照着萧颂原本的贴身衣物,做起了衣服。

刚刚画好样子,萧颂便大步走了进来,令晚绿给他取了官服来。

“怎么?要去官署视事?”冉颜诧异道。

萧颂摇头,“不去官署,是圣上招我进宫,不知是为了何事。”

冉颜立刻令侍婢送了洗漱的水进来,又备了一点清粥小菜。冉颜帮他换好官服,萧颂匆匆忙忙地洗漱一番,喝了一小碗粥,漱口之后便疾步离开。

萧颂思来想去也不猜不到圣上究竟为何这时候召见他,若说是官职升迁调动的事情,应该也不会这么快……

一路思绪转了几圈,把近来的事情都飞快地过了一遍,心觉得,圣上最有可能还是想问关于闻喜县主一案,所以他在朱雀门前下,从安上门入,边走边拟了许多腹稿,反正到时候就算圣上问的不是此事,他也没什么损失。

进了门便有护卫帮他牵了马,一个面白无须的寺人迎了上来,柔声道:“萧侍郎,圣上命奴婢来接您。”

“有劳。”萧颂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拱手致谢,随着他往甘露殿的方向走去。

甘露殿是李世民的寝宫,他平时也在这里召见朝臣、批阅奏折。

有内室的引领,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甘露殿的书房门前,寺人与李世民身边的内侍通报了一声,便由那内侍领萧颂进屋。

一进门便是一幅八开青铜屏风,屏风中间有一格一格镂空的方块,上面镶嵌着黄蓝绿相间的琉璃,内侍禀报道:“圣上,萧侍郎来了。”

“嗯,进来吧。”李世民的声音听起来很随和,不似平素上朝时那般威严。

萧颂随着内室绕过屏风,站在书房屋中央朝主座上的躬身行礼,“臣下萧钺之参见圣上!”

“坐吧。”李世民放下手里的笔,示意萧颂随便坐。

屋里并不是普通的席子,而是胡床,类似与长条的凳子。

甘露殿中有些阴寒,当年的智囊杜如晦,身体就相当不好,然而每次议论大事,都必须要跪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好几个时辰,有时候还要通宵达旦,即便下面垫了厚厚的毡子也不顶用,所以李世民便令人做了胡床。

而跟着李世民的大臣年纪都大了,纵然现在杜如晦已经不在人世,这两条胡床也不曾卸去。

萧颂谢了圣恩,坐上去之后等着李世民起开话题。

“宋国公近来身体康健否?”李世民笑着问道,他脸盘瘦长,五官长得十分端正,额头饱满,鼻梁硬挺,一双狭长的眼睛分外有神。

“他老人家一顿吃三碗饭,拳头虎虎生风。”萧颂答道。

李世民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你这是跑到我跟前告状来了!这事儿啊,你得说给魏征听,指不定他就能整出个殴打朝廷命官的罪来,我也就卖个顺水人情了。”

萧颂笑道:“圣上提点的是。”

魏征和宋国公在紫宸殿掐起来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别看魏征一介文臣,长得瘦巴巴的,掐起架来也还真有一手,基本上除了撩阴腿,他是无所不用其极,愣是没在身怀武艺的宋国公手里落下风。这除了也侧面说明宋国公的武艺实在不怎么样之外,魏征也的确厉害。按说刚正不阿也都不相上下,直言敢谏也是半斤八两,本应该惺惺相惜,竟是弄成了死不对盘。

但也紧紧是针对个人而已,在政事上,都不会因此而刻意和对方反着干,所以李世民也常常拿两人开玩笑。

“听说宋国公昨日就回岐州去了?”李世民问道:“可是襄城惹他不快?”

萧颂明白,圣上其实是想知道父亲心中对他还有没有积怨,心念一转,道:“回圣上,并非如此,襄城公主知书达理、贤惠端方,自然不会触怒父亲,其实……是臣下把他气走了的。”

萧颂这话也算滴水不漏了,之前李世民问起宋国公,萧颂便知道圣上可能是准备问此事,便先开玩笑似的铺垫了一下,使得之后的答案能够更可信。

李世民嗯了一声,轻缓地道:“宋国公脾气犟,作为儿子,你要退让些才是。”

“是,臣下谨记圣上教诲。”萧颂不觉得圣上会全然相信他说话,不过有些事情大家心里明白,面子上能过去就行,铺开来说,里子面子都得扯破。

李世民淡淡一笑,示意内侍把御案上的一个折子递给萧颂。

萧颂心中一凛,身子也更挺直了几分,等内侍把折子捧到萧颂面前,便听李世民道:“你先看看这折子。”

“是。”萧颂接了过来,上面是笔画端方的楷体字,一看便知道是御史台出品,连忙一目十行地过了一遍,心中稍安。

上面说的是巴陵公主圈养众多美男,还涉及交易阿芙蓉的事情。萧颂暗忖,他上次把事情捅到御史台,圣上应该不知道啊!那么这次叫他来,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败露了?还是知道闻喜县主一案涉及巴陵公主的别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