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超级奶妈

同样都是女儿,待遇怎么就差距这么大呢!

只有两天的功夫,就算冉闻不在乎冉颜的感受,目光稍微长远一点,打算巴住萧氏这棵大树,自己辛苦一点路上赶赶也就挤出来了。

冉颜心里叹了口气,原主形成那么懦弱的性子也实在情有可原,单看冉闻对冉美玉的态度,便知道他纵然不成大器,至少也是个好夫君好父亲,冉颜不知道冉闻和郑氏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导致他对冉颜如此不屑一顾。

而冉美玉忽然病重,怕是歌蓝将剩下的酸性药物注射到了冉美玉的脊椎里。

可以预见,冉美玉未来几日会持续的高烧,也许烧能退,但下半身残废是一定的了。倘若不尽快截肢,很快就会全身瘫痪,而后死亡……这段时间不定,短则十天半月,长则几年也是有的。

当初冉美玉为保自己,愚蠢地与裴景一起陷害冉颜,冉颜便对她没有什么同情心可言了,为报仇而注射在她体内的酸性物质只是很少很少,至少是要到三四十岁才可能瘫痪。并非是冉颜有爱心,而是她对冉美玉的恨没有到让她非死不可的地步……前提是,如果冉美玉不敢再使坏的情况下。

如今乍一听闻一个如花似玉大好年华的女孩,要遭受这样的折磨,难免也会唏嘘,“让他们回去见最后一面吧。”

冉颜清浅的声音让晚绿和萧颂都是一愣,晚绿只道是冉颜心里委屈又嫉恨,所以才诅咒冉美玉死,而萧颂却是有些明白,冉颜从来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

外面天色渐渐黑了,院子里亮起了灯笼,有侍婢过来通传,晚膳已经备好。

萧颂和冉颜相携着下楼去,院子里侍婢步履匆匆,见到萧颂和冉颜连忙蹲身行礼,萧颂也难得不曾摆出一张阎罗脸吓人,倒也平和。

只是舒娘和邢娘这里就不怎么平和了,这两人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从在苏州头回见面就有些拧巴,处理内宅事务上肯定会有摩擦。

邢娘拘礼,不喜欢与人吵吵嚷嚷,因此满院子就听见舒娘大嗓门地嚷嚷,“……这些年九郎府里连一个侍婢也没有,还不是老娘一个人伺候得妥妥帖帖,要你在这里指手画脚,你该管啥管啥,厨房这巴掌大块的大地方,是老娘的地盘!”

萧颂实在了解舒娘的性子,她打小就是在匪窝里长大,后来投靠瓦岗寨,即便在萧家生活这么多年,也没学会什么规矩,若再吵下去,什么难听的话都能出来,于是萧颂立刻拉着冉颜往厨房那边去。

……

经过一个曲廊,渐渐能听清了邢娘的声音,“你做得一团乱还不带让人说了?你也是萧家出来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难道不知道?以前郎君没成家就罢了,成了家还一团乱,你让旁人怎么看我家娘子?我为了我家娘子着想凭什么不能说!”

“什么破规矩,全是一帮人吃饱了饭撑得蛋疼整出来的玩意,我不短了谁吃喝,谁能说我半句不是老娘剁了他!”舒娘气势汹汹地反击回去,她向来最看不惯那些成天规矩挂在嘴边的人。

舒娘是瓦岗寨的人,众所周知凌烟阁二十四学士中有五位都是出自瓦岗寨。舒娘没有什么学识,但是一手双刀杀敌如割麦,她当年也是随着上过战场,经历血雨腥风的,可说也是为创立大唐基业出生入死。她人虽在萧家,却不仅不是萧家的仆人,还是整个大唐很有地位的女人之一,堂堂二品大宁郡夫人。

当年萧府招奶娘,舒娘颠颠地就跑了去,她为人低调,又一直不在长安,所以独孤氏自然不认识她,就觉得她胸大奶水多,人又干干净净,便用了,结果等到偶然一次被宋国公撞见拆穿身份,萧颂都已经长牙了。

萧太夫人便做主把她留了下来,但郡夫人是萧颂奶娘的事纸包不住火,很快全长安都知道了,但奈何人家你情我愿,《唐律》上也没规定郡夫人不能奶别人的孩子,除了有失体统外,别人这只做笑谈。连圣上知道此次也是笑着调侃了一句,旁人谁敢说什么。

舒娘性子泼辣,厌烦规矩,要不是她有时候必须要进宫,那一身诰命服恐怕都要长毛了。

邢娘是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也时刻守规矩,见到她还欠身问安,但事关冉颜的名声,她就是国夫人,邢娘也绝对忍不住要说。

“舒娘!”萧颂声音低沉。

舒娘心知方才的粗话肯定被萧颂听见了,她因为没规矩不知道闯了多少祸,都是萧颂给收拾的,亦知道萧颂是关心她,才每每耳提面命,但她就是不耐烦听,一见萧颂来,立刻抚脑袋做无力装,“诶呦喂,我现在怎么一大声说话脑袋就疼,我身子不舒服,得回去躺躺,你们先聊啊,不用管我。”

说罢,脚底抹油就想开溜。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