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其实萧颂的决定也正合冉颜的意思,李泰真的不是一个好的靠山人选。

萧颂紧接着补充一句道:“你无需去接近太子,我会想办法让东宫知道我家夫人医术高超,倘若他有心用此事来卖好,自是会寻我打听,从我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至少也比你过去自荐有说服力。”

这是自然,冉颜在长安现在也非常有名气,几乎是坊间各种八卦的头条,例如“孤煞女与鬼见愁的完美配对”、“史上最虚荣,为攀附地位而将生命置之度外的美人”、“家族联姻,被牺牲的可怜女人”等等,没有一样是关于医术的。

这种情形下,即便去找太子自荐,东宫为了慎重起见,很大可能不会冒险。

“并非我说话东宫就会信。”萧颂笑眯着眼睛,像极了一头狐狸,“这就是人心,你越是藏着掖着,他便会觉得你真是绝世名医。”

这也与唐朝的风气有关系,医生这个职业在唐朝并不太光彩,虽然也没有人看不起医生,但终究是“工”,也就是靠手艺吃饭的旁门,不是正统儒道。冉颜作为名门媳妇,医术再高超也得藏掖一下。

“与太子之间的关系,也由我来打点,你莫要太接触东宫,他们举荐也不一定非要见过你本人,抑或与你商量。你只需记得他一个举荐之恩,找个机会还了。”萧颂嘱咐道。末了,他又小声地加了一句,“圣上正当壮年,选择不急在一时,我不会支持李泰更不会支持李恪,倘若太子真的不成器,我也只好另觅贤君……毕竟嫡出的可不止太子和魏王泰。”

冉颜心底一跳,果然历史的脚步无法阻挡长孙皇后只有三个儿子,除了萧颂说的这两个,还有一个便是未来的唐高宗李治。萧颂的意思也很明白,倘若冉颜若与东宫接触太频繁,萧颂很可能就被动地给划到太子党,他现在还不想选择,所以便用点手段,引东宫主动推荐冉颜。

毕竟只是一个东宫的一次卖好而已,就像是推荐那里有好景好食,就算有人猜疑萧颂的意思,也没有证据。

冉颜经他这么一说,也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绕,不过想到他和宋国公的立场,微微皱眉,“你这样与太子扯上关系,阿翁会不会更加生气?”

“我的性子打小就不讨他喜欢,入仕之后冲突便更加明显,不可避免的。”萧颂云淡风轻地道。

他们之间地冲突并不在支持谁的问题上,而是从根本的为人处世截然相反,用冉颜的话来说,就是人生观、价值观不同。

冉颜知道萧颂虽然说得这样云淡风轻,但实际上也不过是本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不然还能怎样?以萧颂的性格低头一两次还行,他不可能永远向宋国公失去自我的妥协,宋国公也不可能有丝毫退让。

“不能找个平衡点么。”冉颜喃喃道,父子之间弄成这样,两人也都不好受。

萧颂知道她只是无奈的自言,便也不再接话。萧颂是个圆滑的人,在朝堂之上能处理好与同僚之间的关系,该进则进,该退则退,又怎么会不愿意跟自己的父亲和平共处?但关键是宋国公他老人家,若是真的肯退让半步,也不至于在朝堂上就和人掐起来。

“夫人。”晚绿在门外唤道。

“什么事?”冉颜拍开萧颂的手,在席上端正地坐好才道:“进来说罢。”

晚绿听府里的小厮说书房是全府的禁地,因此听见命令之后,迟疑了一下,才轻轻推开门,站在帘幔外面。

“什么事,说啊?”冉颜见晚绿迟迟不肯说话,顿了一下才道:“走进来。”

晚绿挑开帘子,一双肿得核桃一样的眼睛,让冉颜微微一怔,“发生什么事了,说罢,不需要避讳。”

晚绿偷瞧了萧颂一眼,才垂眼道:“阿郎回苏州了,三郎说他与郑将军商量过了,三日后的回门就暂且还去郑家,到时候三郎也会过去,就权当是家里人了,三郎说权宜之计,让夫人和郎君受委屈了,也请郎君见谅。”

冉颜愣了一下,这种做法真是给冉颜难堪,但说实话,冉闻走不走于她来说无关紧要,就怕萧颂有什么意见,旋即转头看向他,却对上萧颂满是爱怜的目光。

他握住她的手道:“无碍,去哪里都无所谓,以后有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

听闻他这句话,冉颜一直存在的那种客在他乡之感,竟是出奇地平息了下来。脑海中冒出一句不知道什么时候记下的一句词,她记不清整首,却还记得最最应此情此景的那句: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岭南那种穷乡僻壤是不是不好?却道是,能令我心安处便是我的家乡。

冉颜不禁握住了他的手,但旋即想到萧家可不止萧颂一个人,微微蹙眉道:“可是……阿翁阿家他们知道此事,是否会有什么想法?”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