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共赴巫山云雨

“出去吧。”萧颂仿佛早已知道冉颜的心思,止住了青萝的动作。

之前歌蓝走的时候,婚事还没有影子,也没有人想到这么快就嫁娶,冉氏族人赶来长安的时候,也有准备把歌蓝带回来,但高氏说歌蓝年纪太大了,又有残疾,送过来做陪房怕是会引起萧氏的不满。冉氏族老也是如此想,于是便另外挑选了高氏身边的一个才色俱佳的侍婢随同过来,一来便挤下了冉平裕原本为冉颜准备的替补侍婢,这个人便是青萝。

晚绿听见萧颂的话,立刻用锦被帮冉颜盖上,下榻穿了鞋袜准备出去。回头看青萝一时没反应过来,便扯了扯她的袖子道:“出去吧。”

“可是……规矩……”青萝喏喏道。她想不想留下来是一回事,但规矩就是陪嫁的侍婢要在帐外守着,直到天亮萧氏派人来收那方白锦帕。

晚绿睨了她一眼,低声道:“主子的规矩就是规矩,做侍婢的听话就成了,你还要在洞房之前说教郎君不成!”

对于夫妻关系,晚绿看得挺通透,没哪个夫人愿意往自己夫君身边塞人,美其名曰共同服侍,岂不知做妻子的心里有多堵得慌,而晚绿是打死也不愿给冉颜添堵的。再说冉颜早就答应将来给她撤销贱藉,这个比什么都强。

青萝不知道此事,正在犹豫间却被晚绿生拉硬扯地拖了出去。

门吱呀一声关上,冉颜略有些紧张的瞟了萧颂一眼,抓紧了锦被。

她可以面不改色地谈论性,甚至比一般人要懂得许多,但纯属纸上谈兵,以前可从来没时间找人实践探索一下这方面内容。

“休怕。”萧颂上榻,隔着锦被伏在她身上。

萧颂刚刚草草沐浴过,身上的酒味已经消散大半,淡淡的酒香混着他身上清爽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冉颜胡乱地点点头。

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唇上,他以唇轻轻描画着她的唇,舌尖缓缓启开她的朱唇,探入寻找她柔软小巧的舌嬉戏。

辗转的轻吻,极其有耐心,冉颜虽看不见他的表情,但能感觉出来,这一举一动间都满是怜爱。

“像做梦一般。”萧颂在她耳畔呢喃一句。他不否认,自己做了许多次这样的春梦,这一刻手指能实实在在地感触到冉颜柔滑肌肤上的温度,心中便有一种酸甜的满涨感。他轻轻吻着她的脸颊,撑起身子凝视她,笑吟吟地唤道:“夫人。”

冉颜从来没有这样被怜惜珍爱过,她轻轻嗯了一声,身上一凉,却是锦被被萧颂扯开来。

萧颂垂眸,只见大红色的绸缎上雪白的身体曼妙,在橘黄色的灯光下似有流光浮动,柔润细腻的肌肤犹若珍珠一般,身上只着了白色的袔子和亵裤,然而那袔子不过是一层薄薄的纱,这种纱薄如蝉翼,便是穿着七层还能瞧见皮肤上的痣,可见有多薄。

鼓鼓的双峰顶起薄薄的牙白袔子,上面绣着一株绽放的粉莲花,枝蔓层层,将胸口粉色的两点遮的半隐半现,腰肢纤细不堪一握,下半身的亵裤也是同样的薄纱,隐秘之处恍如被薄雾轻笼。

冉颜的青丝铺开在红色的锦缎上,欺霜赛雪的肌肤在黑、红的映衬下越发诱人,烟眉入鬓,平素黑沉的眼眸,此刻带着点点湿润,动人心魄。

萧颂只觉得身体里原本只有一簇的小火苗,轰地烧遍了全身,然后集中往一个地方涌去,忍不住伸手握住她胸前的丰盈。

她如今年岁还不大,胸口发育也算良好,但萧颂还是能够轻易地用一只手掌握两只白白的小兔子,轻轻揉弄着,却还嫌薄纱碍事,便解开袔子的系带,扯了下来。

冉颜的胸口忽然暴露在萧颂的视线之中,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萧颂见那尖儿粉粉嫩嫩,宛如一朵小小的蓓蕾,散发着少女清甜的芬芳,便忍不住垂头含住它,轻轻舔舐吮吸。而另外一边也不曾被忽略,被一只大手握住,手上的茧子摩挲在柔嫩的皮肤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

冉颜轻哼一声,低吟道:“萧钺之……”

“嗯?”萧颂沙哑的声音柔和地发出了一个疑问句,却依旧没有停止动作,反而变本加厉,手掌在她纤细的腰间轻抚。

冉颜迷迷糊糊,也伸手抚摸他的腰臀,她柔软的手抚上去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他浑身紧绷,亲吻的动作也僵了一下,冉颜得以喘息,便大胆地伸手探入了他的裤中,握住那早已经炽热如铁之物。

“别……”萧颂声音沙哑,他的声音本来就醇厚撩人,此刻带着隐忍的呻吟喘息,竟是顿时让冉颜的心都化作了一摊柔水,握着那物的动作也放轻了。

萧颂轻轻笑着,在她耳边道:“因想要你很久了,所以忍耐有限,若是……”

话说了一半,萧颂已褪下她的亵裤,手便探入那处隐秘的地方。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