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颜卿卿如晤

颜卿卿如晤,顷诵华笺,具悉矣。一别经月,弥添怀思,今赠管箫,实无新意,唯以为卿喜尔,余今在矣,管中无隐刃。书短意长,临颖不尽。——钺之这信的意思是:颜,见信如见面,我读过信之后,已经知道你的意思,才别了一个月,就已经平添思念,如今赠与你的箫,实在没有什么新意,只是因为你喜欢。我如今在你身边,所以无需在箫中藏刀用来自卫。书信虽短,但其中绵长的心意文字远远写不完。

余今在矣,管中无隐刀……

指的也不仅仅是这一件事情,而是萧颂的诉情和承诺——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一切安心便好。

冉颜再次拿起那管箫,心中却多了不一样感觉,方才还略有些失望的心情,忽然变得珍视起来。她把箫放在唇边试了试音,直接吹奏起了《关山月》。

刚从郑府出去的萧颂忽然驻足,站在门房外听着并不算十分清晰的曲子,唇畔一抹笑容逐渐绽开,待到曲音毕的时候,竟然轻笑出声。

郑府门房抹了把汗,见他此刻似乎没有多少煞气,怯怯地问道:“萧侍郎,您没事儿吧?”

没事就快走吧,您这么尊神杵在大门口,咱是关门还是不关啊!

萧颂冲他粲然一笑,脚步轻快地下了台阶,接过小厮手中的马缰,利落地翻身上马,挥起马鞭,一溜小跑。

门房看得目瞪口呆,这……这还是长安鬼见愁么?

门房方才没注意箫声,只见到萧颂忽然就笑起来了,不由打了个哆嗦,看了看周围,喃喃道:“难不成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屋内,冉颜一曲毕,摩挲着箫身,面上不觉地便露出笑容。

“颜娘。”外面有个女声唤道。

晚绿立刻打了帘子出去,“屏幽姐姐,不知寻我家娘子何事?”

屏幽是李老夫人身边的侍婢,冉颜收起箫,便听见屏幽道:“老夫人命奴婢来请颜娘过去说说话。”

老夫人虽是郑府的老夫人,可唐朝的女子并不从夫姓,她本姓李,若要真是称呼起来,须得唤“李老夫人”才对。

上次李老夫人请了冉颜过来叙话,其实并没有说很多,李老夫人只是简单地询问了冉颜母亲的情况,然后礼貌性地交代了几句话而已。

郑家能同意冉颜搬过来住,也不过因为利益而已,于冉颜本人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因此她搬过来一个月,李老夫人还是第一次主动找她叙话。

“屏幽姐姐请进来稍候,我这就给我家娘子整妆。”晚绿心中欢喜,却还是稳住了声音道。

“多谢。”屏幽客气地应声,便随着晚绿进了隔壁的茶室。

招待完屏幽,晚绿又急匆匆跑回来帮冉颜整理头发和衣物,净了面。弄得清清爽爽,才与屏幽一起往老夫人住的平阳堂去。

平阳堂,还是当年平阳长公主给老夫人住处取的名字,寓意携手一起“平杨”的意思,甚至比“平阳公主”这个封号还要早许多年。

这几十年来,李老夫人换过许多住处,但这名字却是一直不曾弃过。这是属于她曾经的荣耀纪念,区别于一般妇人的功勋。

平阳堂的院子中有一棵紫藤树,枝干遒劲,盘枝错节,枝丫竟是覆盖了大半个院子,此时才一月初,花期未到,只能看见光秃秃的黑褐色躯干和枝丫,却别有一种古朴大气之感。

正厅的门匾上,“平阳”两个字苍劲有力,形骨俱佳,却是出自虞世南的手笔。

“老夫人正在厅内,娘子进去便是。”屏幽在门口打了帘子,转头却与晚绿道:“妹妹与我一道去泡茶吧?”

李老夫人的院子怎么也不会轮到晚绿伺候,不过是支开她罢了,晚绿也懂的,遂看了冉颜一眼。

冉颜颌首道:“你茶艺差劲得很,与屏幽姑娘好好学习。”

“是。”晚绿小脸一垮,心想,您可真不怕揭短。

屏幽掩嘴轻笑,道:“妹妹随我来吧。”

冉颜进了屋,门内的侍婢,立刻进了里屋通报。冉颜也并没有多等,那侍婢便引着她进去了。

屋内不止老夫人,还有五个中年华服妇人,四周站了一圈的侍婢。冉颜认出,其中坐与老夫人最近的妇人是郑仁泰的夫人,杜氏。其余的,冉颜却都不认识。

“颜娘坐吧。”老夫人靠在胡床靠背上,抬手示意身边空着的位置。

为了与本家的十七娘区别开,府里上下一般都称呼冉颜为颜娘。

冉颜谢着坐下,杜氏紧接着便一一介绍另外四位夫人的身份。冉颜又爬起来一一见礼,心里着实有些恼怒,方才她一进屋的时候怎么不介绍,非得等她坐下了之后才说!

这几位都是郑氏本家的夫人,与郑仁泰较为亲近的几位兄弟之妻。

见礼的同时,几位夫人也都顺势打量冉颜,其中一位略有些圆润的妇人卢氏,咯咯笑道:“当年本家的姊妹里,就属息王妃和濯娘子生的好,濯娘子的女儿竟也如此出类拔萃。”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