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过年(1)

邢娘嘴上应者,却是暗地里给晚绿使了眼色,让她赶快去请萧侍郎过来。

晚绿匆匆离去。

约莫过了半刻,萧颂便赶了过来,听邢娘说冉颜午饭和晚饭都未曾进食,便也不顾什么礼节,径自走到了屋内,撩起袍子,在榻沿坐了下来,轻声唤道:“阿颜。”

萧颂扯了扯她的被子,却是纹丝不动,“阿颜,起来,我带你出去玩,再不起来我可要连被子一起携走了啊?”

……

没有应答,萧颂却是说到做到,用被子裹了她,便要带走。

“萧钺之,放我下来!”冉颜本就觉得丢脸,这若是因为不好意思出门,被人用被子抱着携走,恐怕更加丢人。

萧颂放她下来,因着冉颜上榻的时候把裸袜也扯了,他把她的脚搁在自己的脚上,这样一来,两人的身体便贴得很紧,萧颂醇厚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我以前做过比这还丢人的事儿呢,可没像你这样。”

“你都做了什么?”冉颜鼻尖贴在他的胸膛上,身上裹着被子被他拥在怀中,有种很安全的感觉。

萧颂笑道:“今晚东市不宵禁,我带你出去玩,咱们边走边说。”

“好。”冉颜也觉得自己方才太小女孩气了,而且现在还踩在萧颂的脚背上,如此近且暧昧,不禁干咳了一声,挣开他的环抱,拖着被子走回榻边,“那你先到外室等等,我要换衣服。”

萧颂莞尔一笑,“嗯。”

晚绿见萧颂果然能哄住冉颜,不禁欢喜,立刻唤了侍婢进来,把外室和内室之间的帐幔放下。萧颂则在外室的几前坐了下来,侍婢立刻端上茶水。

冉颜跪坐在妆台前,心中也诧异,自己明明很窘迫的感觉,并不想见到任何人,却在他到来之后莫名地觉得舒心了许多。冉颜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她知道自己当时的感觉就想蜗牛找到了自己的壳子一样,终于安全了。

晚绿特地给冉颜找了一件粉黄色的小夹袄,领子周围带着一圈的兔毛,将冉颜莹白的脸儿衬托出几分娇俏来,又飞快地梳了一个简单的丫髻。

冉颜望着镜子里,不由皱眉道:“上次我穿了那件兔毛的披风就被某人嘲笑了,别弄出这副打扮。”

“嘲笑?”晚绿不敢苟同,“我看萧侍郎喜欢得紧。”

冉颜疑惑,是吗?她怎么觉得就是嘲笑呢?

外室的萧颂把这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唇角不禁微微扬起。这样的感觉很温暖,令萧颂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成亲。

思及婚事,桑辰现在与崔家闹得正僵,但是崔家兴师动众提亲之事也泄露出来,因着外人不知道是为谁提的亲,所以崔氏便为他们家的二十一郎从冉氏中聘了位侧夫人,也就是十八娘冉美玉,也算是将此事掩了过去。

崔二十一郎是四房嫡子,他的情况与桑辰差不多,崔氏四房与六房的情况相差无几,也都只余寥寥数人,但二十一郎的品貌与桑辰差了不止一节。

对于这样的结果,有几分是老太太的影响,萧颂并不想深究,他的目的就是把冉颜娶回家,旁人如何,不是他所关心的内容。

萧颂正想着,帘幔被撩开,一袭粉黄色袄裙的丽人从内室缓步而出,衣着简洁明丽,本就精致的面上略施粉黛,蛾眉轻扫,两家用胭脂晕出浅浅的红,仿佛时时刻刻都含羞带怯般,正是经珠不动凝两眉,铅华销尽见天真。

“很奇怪?”冉颜看萧颂眼眸中的惊讶,不禁问道。

萧颂摇头,“我只未曾想,我家阿颜娇嫩起来,竟是比冉二十娘还娇嫩三分。”

冉韵可才十三四岁,冉颜已经十六了,灵魂更是两个十六都还多,被这么一夸,再加上他那句“我家阿颜”,一时竟是有些不好意思。

“走吧。”萧颂起身,握住冉颜的手,眉梢眼角尽是笑意。

两人从内门道上了马车,片刻不曾耽搁地往东市去。

今夜是除夕夜,平素这个时候都已经宵禁,人们恐怕也早已经进入梦乡,但此时此刻,各个坊门大开,每条街上,彩楼相望,朱门绣户,画栋雕梁,道路两旁挂着一排排的灯笼,颜色各异,有长形、圆球、六角宫灯、塔灯、喜庆吉利的各种彩灯,上面或绘制山水、美人、题字。

还未至东市,便已经感受到了浓烈的过年气氛。

马车路过平康坊和东市时,只闻丝竹悠扬,平康坊的妓人几乎全部都涌到了道上,千娇百媚各施手段地拉客。

萧颂令车停在东市入口处的一家酒楼前,两人携手进去。酒楼老板为了防止贵客忽然临门,自然在年前便有所准备,他们通常会多准备出十余间雅间,当晚便空着,若是有贵人前来,他们也好有应对。所以总是酒楼爆满,老板认出是萧颂,便也立刻亲自领着二人去了雅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