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无敌冉女士

冉颜心头微微一紧,桑辰那只四次元的兔子执拗得厉害,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她都不会太奇怪。她当初去找他,也只是想让他先与崔家表明态度,但她忘记了这兔子办事向来不在她预料之内。

“娘子,崔氏是大族,过年有得忙活呢,到年初十都要走亲访友,想来并不会为了这一件小事废礼,且宽心地过完年再说。”邢娘的安慰并非是胡编乱造,光是冉平裕的府邸为了过年都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更何况是那么大的一个家族?

冉颜颌首,也只能如此了。

过年前的时间仿佛过得特别快,又似乎特别慢,萧颂连着两日不曾过来找她,心心念念倒是不至于,但冉颜总觉得像是少了点什么。

“娘子,我们来做桃符吧。”晚绿见冉颜盯着一株绿萼梅发呆,便拿了两片桃木来。

桃符起源于西周,是用桃木板分别写上“神荼”、“郁垒”二神的名字,或者用纸画上二神的图像,悬挂、嵌缀或者张贴于门首,意在祈福灭祸。

冉颜收回心神,让晚绿磨墨,刚刚握起笔,外面便传来噼啪声,紧接着便是两声、三声,冉颜问道:“外面怎么了?”

晚绿边磨墨边道:“约莫是二十娘在爆竹。”

唐朝的爆竹,与后世的炮仗不同,而是真的用火烧竹,毕剥发声,以驱除山鬼和瘟神,谓之“爆竹”。

“娘子可要去瞧瞧,今早刘医生便神神秘秘地送来一捆竹子,说是比爆竹可有用百倍,约莫一会儿就会烧起来,娘子咱们可要去瞧瞧?”晚绿兴致勃勃地道。

冉颜扶额,刘青松这个不靠谱的,居然送了炮竹没有说明用法?万一府里的人像是烧竹子一样都丢在火里,伤了人可怎么办?

冉颜想着,立刻起身道:“快走,去瞧瞧。”

晚绿没想到冉颜这样心急,等冉颜跑到了门口,才反应过来,连忙丢下手中的桃木片,从架子上取了披风,匆匆随后赶了上去。

到了内门道附近的空旷院子里,十几个仆婢正在嬉笑打闹。

爆竹的噼里啪啦时大时小,冉韵正命一个侍婢抬出一卷炮竹,那东西与上次炸伤冉颜的炸弹也没有任何区别,连造型大小都一样。

冉颜眼见着冉韵就要命人把它往火里丢,顿时脑门冒汗,连忙出声阻止,“不要丢,那个东西危险!”

可惜,她喊得太晚了,侍婢手里的爆竹丢进了火里。

“快退开趴下!”

冉韵距离她太远,根本来不及营救,冉颜猛地扯开晚绿,两人齐齐卧倒在雪地里。

院子里一片静谧,旋即便响起了“噼啪”声,那声音比方才烧竹子也大不了多少。

半晌,冉颜抬起头来,发现满院子的侍婢都满脸诧异地盯着她看。

冉韵手里还握着拨竹子的火棍,看着卧倒在雪地里的冉颜,满脸的莫名其妙,“十七姐,你在玩什么?”

顿时,冉颜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认为刘青松这个跑偏货做事不靠谱,很有可能是没有交代炮竹的使用方法,但她又不自觉的以正常思维去估量那炮竹的威力,按照常理来推断,那么大的一管东西,就算像后世最小号的爆竹威力,冉韵她们站得那么近,也难免会被弹到。

再加上晚绿之前说的“比爆竹有用百倍”,又说一会儿“烧”起来,正常人都会误会啊!

谁知道,这一捆十分类似炸药的家伙,居然比烧竹子也没有太大区别!

满院子的仆婢在经过片刻的静默之后,都不禁捂着嘴偷笑,有几个还没有能憋住笑出声音来的。她们过年的时候也常常吓唬人玩,但是想起冉颜方才那身手利落,神情严肃,自发地往雪地里扑,还是忍不住想笑。这十七娘的表情平时一副雷打不变的模样,这会子看起来,居然怎么瞧怎么有趣!

啊——

冉颜心里抓狂,面上却故作镇定地道:“开玩笑,你们继续。”

说罢,转身淡然离开。听见身后满院子的狂笑,冉颜几乎暴走。她冉颜两辈子加起来没有这么丢脸过!没有!从来没有!

冉颜实在不能淡定,到了和雅居便冲进寝房里,拍掉身上的雪,钻进被子里挺尸。

谁都不要再叫她,呜,简直无颜见父老乡亲……

晚绿有些发懵,沾满身满头的雪,一脸迷茫地站在寝房外室,心中纳罕,自家娘子兴冲冲地过去看爆竹,结果就为了大喊一声“危险”,然后拉着她扑进雪地里头,又自己羞愤而走……

晚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谁能来告诉她,发生了啥事儿?

冉颜在榻上装尸体,但是听觉却不由自主地去关注院子里的事,过了没小半个时辰,居然听见了刘青松惨无人道的笑声!

幻觉,一定是幻觉。冉颜猛地用被子把头蒙上。

午间的时候,晚绿才猛然想起来,之前自家娘子曾经被刘医生做的炸药炸伤过,据医生说,娘子内脏被震得都有些损伤了,怕是因此才做出这样的举动。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