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原来如此

“宛平……”柴玄意喃喃唤道。

他睁开眼睛,听见自己的声音,却满眼茫然。他仿佛记得好多事情,却脑袋空空,没有一个清晰的画面。

“阿郎?”耳边一个声音响起,柴玄意转过头,看见一张陌生的脸。

圆子看见他满脸茫然,叹了一口气道:“阿郎,奴婢是圆子,伺候您起居的侍婢。”

柴玄意木木然地点了点头,又听圆子道:“您昨夜一直高烧不退,还胡乱唤人名,奴婢还以为您想起来什么了呢。”

柴玄意呆呆地听着,一时反应不过来,半晌才声音沙哑地问道:“我是谁?”

“您是柴家的郎君,在族中排行十四……”圆子的声音顿了下来,按照原来的话,她接下来会介绍他何时娶了闻喜县主,何时单立府邸……可是此时,他的夫人正躺在灵堂之中,如果他听完之后,像往常一样问他的夫人在哪里,要求见她,该怎么办?

“阿郎,您的烧刚刚退,还是别想太多事情。”圆子把巾布沾了水,帮柴玄意擦脸,继续道:“您是躺一会儿,还是现在就起塌?”

柴玄意愣愣的半晌,才道:“起塌。”

圆子唤了侍婢进来,伺候柴玄意梳洗更衣。柴玄意任她们摆弄,目光却一直盯在一名侍婢发间的白绫花上,看了许久,只觉得喉头莫名发堵,便一伸手将那花给扯了下来。

正在帮他整理衣角的侍婢吓得惊叫一声,惊诧地看了柴玄意一眼,便飞快垂下眼,欠身道:“奴婢该死。”

久久没有人回应,她偷偷抬眼,却见柴玄意盯着手里的花发呆。

圆子惊愕地看着柴玄意这一系列的动作,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半晌才道:“阿郎……您可是想起什么了?”

柴玄意身上的衣物已经穿好,一袭青衣,头发还未曾梳理,只在背后松松结起,修长好看的手拈着一朵白绫花,目光似是盯着它看,却又显得空洞没有焦距。

屋内静谧得吓人,圆子悄悄挥手,令众人都下去。

“阿郎,奴婢先告退了,您若有事就叫奴婢。”圆子说完见他没有反应,怕他忘记了,便再次提醒道:“奴婢名叫圆子。”

说罢,她也退了出去,刚刚走到门口,却听柴玄意叫住她,“圆子。”

“是,阿郎有何吩咐?”圆子顿下脚步。

柴玄意缓缓道:“我……家里还有谁?”

圆子心里咯噔一下,笑着道:“柴家的主子上上下下加起来得有百余人呢,奴婢一时也说不清楚,不如您先用了早膳,奴婢慢慢说?”

柴玄意怔怔地点了点头。

外面的雪已经小了,只是天还阴着,偶尔还有一两片雪花飘落。

柴府门口已经挂上了白绫,在雪中戚戚清清,没有一个吊唁者。过了午时不久,才有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口。

正在烤火的门房见来了人,立刻起身,看见一袭月白素衣的女子由侍婢扶着从车上下来,面上覆着黑色皂纱,一副吊唁的打扮,他便迎了出去,“这位娘子是?”

“我前来吊唁闻喜县主,请恕我不便表明身份。”她清冷的声音缓缓道。

门房自是知道闻喜县主的身份是许多人避之而不及的,府内也没有能够做主的主子,他思来想去,觉得这府里也没有什么好图谋的,便先请了她去门房里,再派人去通知了管家。

等了片刻,便有小厮过来道:“吴主事让小的来领您去灵堂。”

并不是管家怠慢,而是吊唁者已经说了不想表明身份,因此便遵从客人的意思,低调地来低调地走。

小厮一路无话,领着人到了灵堂便匆匆退去。

灵堂中空旷无比,只有一口棺,满屋子的白练,棺前摆放着祭物,没有一个人守棺,只有廊下立着几个侍婢候用。

冉颜静静地看着对面的棺木,再一次对尸体产生了抵触的情绪,不仅仅是因为欣赏李婉平这个人格,还有她与自己长着五六分相似的脸,这也是她忍不住要来吊唁闻喜县主的原因。

冉颜不知道大唐的丧葬习俗,只冲着棺深深地三鞠躬。身后的晚绿看得莫名其妙,但亦能感受到她的肃穆。

站了一会儿,冉颜才领着晚绿离开。

走到庭院的时候,听见有清晰的琴音传来,心中微动,便不自觉地顺着琴音而去。

“娘子,那里是后院。”小厮提醒道。

冉颜恍如未闻,径直走过一道门,看见了满园开败的梅花,大雪压枝,亦别有一番美丽,却总不如繁花盛开来得热闹。

小厮见状,不敢硬拦,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便连忙折道,回去找管家询问。

冉颜听着琴声,猜测恐怕没有人告诉柴玄意他妻子的死讯,不禁觉得可悲。她刚刚准备走入梅园,却忽然见一个碧衫侍婢闪身而过,往书房那边去。冉颜站在梅树后,又是一袭月白素衣,那侍婢走得急,竟是没有看见她。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