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快跑

雪夜分外宁静,正殿中出现了微弱的光亮,隐藏在暗中之人全部都屏息凝神,想要仔细看看这个让他们头疼了大半年的凶手。

很快,那抹光亮到了出口,一袭暗红的裙裾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只是她撑着伞,遮住了半个身子。她一手挑着灯笼,风吹过的时候,光线摇曳不定。

满院子只有轻缓的脚步声。

这时窦程风身上的药劲已经过去了一些,他抬头看了来人一眼,懒洋洋地笑着,声音嘶哑,“是你来了?”

屋内埋伏的司参军立时就要带人冲出来抓人,却被萧颂一把拦住,向他做了个口型:等。

司参军心想也对,即便现在抓住了也没办法定罪,得等她动手杀窦程风时才行。

“在这个世上,除了我肯冒风险来找你,还能有谁?”女子的声音成熟而温柔。

女子将伞移到窦程风上方,一直被遮住的容貌露了出来,柳眉杏眼,云鬓雪腮,右眼的眼尾处有一颗红痣。

冉颜心中既惊讶,又仿佛松了口气。她认出,这位就是她曾经容貌复原过的,那名女尸的母亲。据说这名中年妇人已经三十余岁,然而也许是长相显得小,又许是光线不足,看不起老态,她看上去竟然只有二十八九的年纪。

“秋娘,你是来杀我,还是来与我双宿一起飞?”窦程风把玩着手中的烟杆,笑得灿烂又寂寥。

秋娘是小字,她的本名叫白绪冷。

“不是杀你,也不能与你双宿一起飞。”白绪冷语带叹息,她垂眸看着满身落雪的窦程风,语调轻飘地道:“回去吧。”

“回不去了。”窦程风忽然歪着身子躺在雪地里,大声道:“杀了我!你女儿因我而死,你难道不恨我?让我死在这里,用白雪掩埋,我下辈子转世好干干净净做人!”

白绪冷握着伞柄的手微微一紧,“我未婚生育,她一生下来就只能躲躲藏藏。跟了你以后,更加藏掖,她这一辈子,不曾光明正大地活过,你给她哪怕一个侍妾的名分呢?她死前已经准备斩断红尘出家了,死了也好,解脱了。”

白绪冷语调平静,但声音里细微的颤抖出卖了她的情绪。

窦程风躺在雪地里,看着苍穹中的雪纷纷向他袭来,仿佛只需要一刹就可以尸骨无存,脑袋里昏昏沉沉的竟似要睡去。

“程风,雪夜寒凉,回吧。”白绪冷恨自己,她二十年前身怀六甲,孤身一人从梧州跑到长安,更名改姓,独自抚养女儿成人,原本日子可以继续艰苦而平淡地过下去,不想七年前竟遇上了窦程风,他的疏朗俊美,满腹才华,对待她并不似旁人那样轻佻,时日久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个比自己小了十余岁的男子动了心。不能与他光明正大地厮守,她也一直不曾后悔委屈,可等到她后悔的时候,一切都不可挽回了。更可悲的是,她发现自己无法恨他。

女人,当真是容易被情爱左右。

……

夜越深,气温便越冷,暗中埋伏的人为了不发出声音,只能一动不动,时间一长,手脚全部都冷如冰块,麻木得毫无知觉。

萧颂把冉颜揽在怀里,两人的体温互相温暖着,倒是比旁人好许多。

司参军有些着急了,心中不禁暗骂:你他妈的是杀是走,赶紧的啊!到底是上了年纪的女人,行事拖泥带水。

外面,窦程风静静躺在雪地里,白绪冷一直站在原处等候,不曾移动半分。不冷吗?冷的,只是远远没有心里冷。

等了许久,她忽然自嘲地嗤笑一声。

“我原就不应该痴心妄想,自作孽,害了茹儿。”白绪冷解开自己的缎衣,覆在窦程风身上,“你的眼里、心里,就只容得下一个李婉顺。从今以后,你我恩义两绝,你这些年对我母女的照顾,我用身体还了,茹儿用性命还了。”

说罢,转身大步离开。

“秋娘。”窦程风猛地坐起身来唤她。

白绪冷脚步一顿,旋即加快了脚步。根本不可能依恋,令女儿错付了心和性命……她本来听到风声,过来寻他,还抱着一丝幻想,然而如今他这般态度,还犹豫什么?还期待什么?

“追不追?”司参军一时没看明白这两人是怎么回事,满头雾水地压低声音问萧颂。

这个女人来了又走,究竟是不是凶手啊!

萧颂也有些失望,原本指望引凶手前来,却没有想到,只来了个无关紧要的人。不过至少弄清楚了他们之间的纠葛。

而白绪冷与窦程风的关系,远远比萧颂想象的深刻。

十五六岁时窦程风常常从族学中逃出来玩儿,也常常会被罚,他有一回带着伤在坊间晕倒,恰被白绪冷撞见,于是救了他。

窦程风生母死的早,大家族中人情淡薄,他在白绪冷那里感受到了从不曾感受过的温暖,于是依恋上了这份温暖,也许根本无关男女情爱。只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了肌肤之亲,在以后的日子里互相依靠,互相照顾。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