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窦程风

窦程风死咬着内情不肯说,又不好动刑,他虽然只是窦家一个庶子,但萧颂本身出身世家,对大家族知之甚深,即便是个不受宠的庶子,也不是能任人拿捏的。这个案件中,窦程风看上去只是个被害人,没有他行凶的证据,也只能把他禁足在窦家别院里。

所以,对于萧颂来说,他活着还不如死了。若是死了,这个案子就容易得多了。有时候别人要的不是真相,而是一个结果。即便有人能看出这个结果并非事实的真相,但只要合了心意,甚至比真相更能令他们接受。

萧颂从来不是一个追求真相的破案狂热者,更甚至有时候明明知道实情,也会出于种种原因而隐瞒下来。

坐在马背上,冉颜身体几乎都被包在大氅里,看不见外面,但风声呼啸如吼,即便看不见景物,冉颜也知道已经到达城外了。

萧颂抽空伸手把大氅裹得更紧了些,速度却是一点也不曾缓下。

冉颜窝在他结实的怀中,感觉不到任何寒风。

到达郊外之后,能够更加肆无忌惮地纵马,冉颜只听见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有种尖利的破空声,马匹就宛如箭矢一般疾速划过。

很快,便到了那个山坡下。有了挡风的山丘,风陡然缓下。

冉颜从大氅里探出头来,才发现外面已经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

萧颂看着雪花瞬间落在她头上、鼻子上、睫毛上,面上浮起一抹柔和的笑意,伸手扯了扯大氅将她遮起来,笑斥道:“荒郊野外,有什么好看的!”

“没有好看的你来做什么!”冉颜堵了他一句。她这具身子才十六岁,虽然长得也算高挑,但对比身材高大健硕的萧颂来说,还是显得太过娇小,被萧颂这一裹,竟是什么也看不见。只能靠耳朵判断,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冉颜忽然意识到,萧颂不是不让她看,而是不让周围的人看见她的容貌。

现在有人拿冉颜验尸的事情做文章,最好不要再有什么不好的传闻,族中现在还能在老太太的鼎力支持下视而不见,若是太过分,估计老太太也会有所不满。萧颂纵然再是智珠在握,也不得不谨慎行事,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其事后收拾烂摊子,不如防微杜渐。

“散开,从两侧上山,把脚印抹平,先不要轻举妄动,守住寺庙附近,等待指令。”萧颂沉声道。

四周人纷纷压低声音道“是”,然后雪地里窸窸窣窣的声音渐远。

萧颂转头看了看附近,地上的脚印用木板抹平,还能看见一些痕迹,但按照这雪的大小,约莫再过一刻就能把这浅浅的痕迹覆盖。

策马从山坡底下绕行,后面有人跟着抹去马蹄印。他找了一个无风之处,翻身下马,接冉颜下来之后,解下大氅披在她身上,才转身把马拴在一株松树上。

萧颂系好马缰,回头看见冉颜闪闪发亮的眼睛,知道她肯定不仅不觉得害怕,肯定还觉得特别刺激。他无奈一笑,伸手帮她理好大氅,抬头向上山坡上看了一眼。

冉颜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这里视角极好,虽然树木很多,却能够清晰地看见在半山腰上微弱的火光,以及在雪光映照下,影影绰绰的建筑物。

“你怎么知道窦程风会来这里?”萧颂问道。

冉颜看见他靠在他身侧的一株松树干上,一袭暗紫色圆领袍服,墨发披散在身后用帛带系起,手中握着马鞭,并不明亮的光影将他的五官勾勒得越发深邃,他这般闲适慵懒又带着点淡淡疲惫的模样,与平时那种意气风发、光芒四射的样子迥异,却又比那时更好看几倍。

带着浅浅笑意的唇,深邃如苍穹的眼眸……

冉颜稍稍愣了一下,才答道:“这个案子看起来很复杂,其实再简单不过,只不过旁枝末节太多,不容易注意重点。一是阿芙蓉,二是案发都在城东,最主要的是,距离这座半废弃的庙不远。”

萧颂微微颌首。

“闻喜县主曾经特别过来求签,我一直在想,她为什么非要到这里来求签呢?”冉颜想起今天看到柴玄意的笔记,“闻喜县主一定知道柴玄意吸食阿芙蓉,并且不止一次的为他买过阿芙蓉。”

冉颜说的其他点,萧颂都早已想到,只是这点他并不清楚,“为什么这样判断?”

“因为柴玄意的笔记。柴玄意失忆之后不久,每日都会有记录,而且大多数记的正是他的妻子闻喜县主。月初柴玄意阿芙蓉瘾犯,闻喜县主顶着风头出来求签,如果不是相信这里比较灵验,那就是签本身的意义。”冉颜顿了一下道:“闻喜县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甚至连夫君的侍婢都不认识她,这样一个人,怎么会知道这一座并无名气的偏僻小庙?”

萧颂眉梢一挑,“那日暗卫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并未接触过任何人,只临走时带走了所求之签……这么说来,那签内可能藏有阿芙蓉?”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