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局部性失忆症

听刘青松这么说,冉颜便知道,什么襄城公主要见她,不过是刘青松随便扯的幌子,真正的原因还是为了这件事情。

冉颜也被这个案子绕得有些糊涂,便就随着去了。坐在马车上,冉颜越想越有些不对,“你说柴玄意和闻喜县主一起遭袭?”

“嗯,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方才我出去如厕的时候,拽着那个来报信的小厮问了,他也只知道这些。”刘青松道。

冉颜皱眉,黑沉沉的眼眸盯着他,微怒道:“那你的意思,我们这次去不是萧颂的意思,而是你自作主张地凑热闹?”

“什么叫凑热闹?”刘青松干干笑了两声道,旋即义正词严地道:“这满大唐还能找出别个比你更权威的验尸官吗?没有!眼看快过年了,这案子再不破,九郎免不了要遭牵连,最少也得官降两级,你知道这两级降得轻松,爬上去有多么不易吗?你身为九郎未来的夫人,怎么能袖手旁观呢?他舍不得你吃苦,你总不能真的不管吧!”

刘青松一番话说得头头是道,竟是把冉颜给堵住了。

“你上次说这案子有一条关联,是不是阿芙蓉?”刘青松问道。

冉颜应了一声,她忽然灵光一闪,回想到冉云生似乎曾说巴陵公主用阿芙蓉控制那些捉来的郎君,那么巴陵公主那里应当有许多阿芙蓉了?

想到这里,冉颜立刻问道:“萧颂有没有去查过巴陵公主的私园?那个瑜郎,说不定就是巴陵公主那里逃出来的郎君!”

刘青松在八卦堆里混的,立刻便明白了冉颜的意思,颜色微变,问道:“巴陵公主那里岂是想查就能够查的?最起码也要有一定的证据才行。长安瘾君子的据点很多,几乎每个坊都有一两个,而且有些小倌楼中也有阿芙蓉,根本不能确定与巴陵公主有关。”

这只是一念的灵感,冉颜也并不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她现在最疑惑的是,是谁袭击了柴玄意和闻喜县主,她隐隐觉得,知道这个,比去城外验尸更能够进一步地了解此案。

萧颂忙得脚不沾地,为了有个人探讨案情,冉颜便把闻喜县主人格分裂的详细情形讲给了刘青松。

刘青松讶然,瞪着一双不怎么大的眼睛,道:“人格分裂这么厉害?对了,我曾经也看过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在校品学兼优的女生,分裂的人格竟然是国际通缉犯……”

“刘青松,麻烦你回归现实,我没有兴趣与你讨论这些不着边际的故事。”冉颜冷冷道。

“好,不说这个。”刘青松爽快答应,但转而又缩着脖子,弱弱地道:“可是那些探案片的必然桥段,主人公身边都有一个性格古灵精怪、长相风流潇洒、想法天马行空的角色,往往无意间一句话就能激发主角灵感……”

随着冉颜死气沉沉的眼神瞬也不瞬地盯着他,絮叨的声音渐渐消失,顿了顿,他才干咳一声道:“我其实想说的是,会不会是闻喜县主分裂的人格干的。”

冉颜收回目光,缓缓心情,答道:“若真是如此,柴玄意会不知道?他虽然失忆过,又不是……”

冉颜声音忽然顿了下来,失忆分很多种,有个人对某段时期发生的事情选择性地记得一些,遗忘某些某些事情,也有完全忘记自己的生活背景,包括姓名、地址等,亦有人忘记自某一年或某一事件之前的过去经验……还有一种叫做局部性失忆症,患者对某些创伤事件发生前后数小时内的情况,完全失去记忆。

如果柴玄意的症状是这种局部性失忆症,并不仅仅忘记了过去的事情,甚至连发生在几个时辰以外的所有事情都完全不会有记忆呢?

就算闻喜县主人格分裂变来变去,他也完全不知道的吧。

虽然只是猜测,但也并不是没有任何依据地胡乱想。人格分裂常常是不受控制的,这是一种病,不是主人格想扮演谁就扮演谁,柴玄意与闻喜县主生活了这么多天,居然没有任何异常发现,这不是很奇怪吗?

或者他出于某种原因隐瞒着这件事情。

冉颜叹了口气,若真不凑巧,与她猜测的一样,那闻喜县主这夫妇俩可真是够悲惨的,一个人格分裂,一个可以说没有任何记忆。难夫难妻啊!

冉颜敲了敲车壁,“去柴府。”她还是第一次放着尸体不管,却转去研究活人。

“啊?你不早说!”刘青松怨怪道:“这都离柴府老远了,还得回去。”

冉颜默不作声,心里既期待柴玄意是局部性失忆症,又希望他不是。毕竟夫妻两人,有一个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就罢了,若是两个人都患病,那要怎么交流呢?

……

到达柴府,冉颜只说自己是来拜访柴玄意。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一来她并不确定闻喜县主现在是哪一个人格,会不会见她,二来试探一下柴玄意。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