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随我来

“这府上厨房可还有人?”萧太夫人问道。

宋国公与萧颂为人天差地别,却也还是有些相类似的地方,便是都过着苦行僧一样的生活,倒也不是节俭,而是自律,还有醉心于政事,经历复杂的事情多了,便觉得生活上的一切越简单越好。

“没有,之前九郎嫌弃我的时候,连庖厨一起都嫌弃了。”刘青松委委屈屈地道。

冉颜默不作声,她做出几个人的饭菜倒不是很难,只是她不知道萧太夫人的想法,也不知道贵族的妇女怎么看待下厨这件事情。况且刚刚那件窘事,这时候自动请缨算不算献殷勤?

想着,她却道:“太夫人若是不嫌弃,儿倒是会做些家常菜。”

纸包不住火,日后太夫人知道此事,又想起今日没有午膳,她会厨艺却不肯做,会怎么想?

瞻前顾后还不如爽快行事。

罗氏端着杯子的手微微一抖,她今日已经心力交瘁了!在她看来,冉颜应对事情还太欠火候,有些事情本来可以更好地解决,冉颜却选择了很笨拙的方法。她心里暗暗着急,心想平时看着十七娘也挺精明的,怎么净是做些糊涂事?

“哦?”萧太夫人却饶有兴趣的询问道:“你会烹食?”

“是。”冉颜实事求是地回答,并未谦虚或自骄。

萧太夫人点头,“怎么想到去学厨艺?”

女子嫁人后主持中馈天经地义,然而大家族的主母根本不需要亲自下厨,只需要略懂一些,能够指挥底下的人管理家中供膳诸事即可。

怎么想到去学厨艺?这个问题太久远了。当年冉颜祖母躺在病榻上,家中无人会做饭,祖母无意中说了一句,整日吃饭店里的菜,觉得哪儿都不对劲。冉颜便下了苦工去学了,祖母临走之前还精神很好地吃了她做的饭菜,这是冉颜一辈子任何时候想起了都觉得欣慰的事情。

冉颜答道:“只是为了照顾想照顾的人。”

萧太夫人听着这句似是而非的答话,若有所思地看了冉颜一眼,“你去吧,带上仆婢,简单做即可。”

罗氏看冉颜退了出去,转头笑着对太夫人道:“这孩子自小便是个直性子。”

萧太夫人手指摩挲了手杖柄的雕花,眯着眼睛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罗氏也是阅人无数,可惜此时此刻,却全然看不明白萧太夫人的意思。从始至终也只是表现出一瞬的惊讶而已,既不曾表现出喜欢,也未有一丝不悦。

“听说十七娘懂医术?”萧太夫人语气一如既往的和蔼。

罗氏心头一跳,心想莫不是萧家介怀冉颜验尸的事情?心思电光火石地掠过,罗氏口中便轻声答道:“是啊,阿颜小时候体弱,都说久病成良医,她后来跟着一位师傅学习医术,竟是将自己治好了。”

罗氏一番话既隐晦地说冉颜体弱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身体好着,不影响子嗣繁茂,又说明了冉颜学习医术是有原因的,并非是要从事这一行,也不是喜欢医术。

“罗夫人倒是个玲珑人儿。”萧太夫人微微笑道。

“您过奖了。”罗氏其实可以更八面玲珑,只是在绝对的权利地位之前,她不敢太过随意,只能本着少说少错的态度,每一句话都要在脑子里过上好几遍。

刘青松算是了解萧太夫人,而此刻他却也看不明白萧太夫人的意思,不知对冉颜是否满意。

其实谈婚论嫁的男女互相亲昵也是常有的事情,只是萧太夫人刚刚离开,两人便乱了起来,怎么说都有些不妥。原本好在,形容不整的只有萧颂,再加上他解释自己只是在小憩,便没有什么大事,奈何不巧冉颜说了一句什么“猥亵”之类的话。

刘青松是听得一清二楚,就不知道萧太夫人听见了没有。

罗氏和刘青松陪萧太夫人说着话,不过大半个时辰,便有侍婢过来询问,是否要用膳。

正巧是午时,萧太夫人便让摆饭。她也曾经是媳妇,自然主持过中馈,厨房准备膳食至少也要花一两个时辰,府里连庖厨都没有,恐怕也没有多少材料,她倒是想瞧瞧冉颜是怎么整出一桌午膳。

罗氏也提心吊胆着,她吃过冉颜熬的粥,味道还不错,可萧太夫人这么大的年纪,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

侍婢伺候着厅中三人净手,不出片刻,冉颜便领着人端着已经做好的午膳摆上了各自的桌子。

冉颜做的菜色都极普通,却也都是认真做了的。

萧太夫人一言不发地用餐。

老年人的食量不大,只用了小半碗米饭便搁下了碗,冉颜三人也只好跟着放了筷子。

萧太夫人放下漱口的杯盏,端起茶杯,却并未喝,而是直接放在了几上,“听说崔氏也去苏州下聘了,十七娘如何想?”

怎么回答?冉颜稍稍在脑子里过了一下,萧太夫人问这个问题,可能是想知道她怎么就惹上了崔氏,或者是想通过她对待此事的态度,进一步地判断她的脾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