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先下手为强

萧太夫人是住在萧锐之府中,与平康坊只隔了几条街。她这次来只是打算私下见见冉颜,所以便亲自到了萧颂府中。

一个马上九十岁的老人了,还不辞劳苦地为此事奔波。可以想见,老太太有多么重视萧颂的婚事。

到达平康坊,早有小厮在门口等候,看见罗氏和冉颜一起下车,连忙躬身行礼,而后恭敬地领着她们去往前厅。

冉颜来过这里不止一次,书房的阁楼上甚至还有她一间专用的药房,自是知道过了这个门,对面就是前厅了。冉颜面上冷静,手心却是有些冒汗,她不着痕迹地把手探入袖中,用帕子擦拭干净。

罗氏和冉颜在门外等了几息,小厮进门通报之后,便飞快地退出来,请她们进去。

冉颜被邢娘狠狠灌输了贤良淑德,此刻老老实实地跟在罗氏身后,盯着罗氏的后脚跟走。

罗氏也算是见多了大场面的,萧太夫人看起来和善可亲,比萧颂要面善得多,她便也少了几分紧张,恭敬地欠身行礼道:“见过萧太夫人。”

罗氏并未急着介绍冉颜,冉颜也就只随着行了礼。

“罗夫人请坐。”萧太夫人的声音很普通,带着老年人特有的枯哑和颤声,听起来很随和。

坐定之后,冉颜微微抬眸,便看见了这位传说中杀伐果断、手段过人的老太太,满头银白的发丝低低地挽了一个发髻,老人家因为头发不多,发髻不像一般妇人那样大,只用一根檀木簪子簪上,一身暗青色缎衣,上面纹着深色吉祥鸟。老太太经历几朝乱世,因此也不像一般贵妇那样只有个华丽的空壳,那双眼眸,带着看透世事淡然,却隐透坚毅。

只是一瞬,老夫人便发现了冉颜在偷偷看她,却并未戳穿,缓缓地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才看向冉颜道:“这位就是冉十七娘吧。”

罗氏面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微微欠身道:“正是。”

冉颜躬身道:“见过太夫人。”

“来,过来。”萧太夫人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莫要拘着,坐到我身边来。”

冉颜飞快地看萧颂一眼,见他笑着微微颌首,起身走了过去。老太太自是发现了,不悦地瞪了萧颂一眼,道:“你去忙你的吧,我听闻最近官署里事务繁忙,你就不要陪着女人家说话了。”

萧颂干咳了一声,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起身,“今日……沐休。”

萧太夫人也不答话,只是淡淡地喝了一口茶,然后作势就要闭眼休息,竟是打算把人都给晾着了。

萧太夫人身份尊贵,满大唐找不出几个能与她地位等同的,即便不高兴,真是把罗氏和冉颜给晾着一天,也不算太失礼。

“孙儿忽然想起来还果真有一件事情非办不可,多谢祖母提醒,孙儿有事先走了。”萧颂说着,向萧太夫人行了个礼,又与罗氏和冉颜打了声招呼,做全了礼数才起身离开。

萧颂一走,萧太夫人的态度就松了不少。她打量冉颜几眼,询问道:“今年多大了?”

萧太夫人早就把冉颜的祖宗十八代都查得清清楚楚,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年龄,只是上了年纪的人,喜欢从言谈举止上去判断一个人的品行、性子。

“儿过完年十六。”冉颜语气恭敬,但是说话的时候习惯性地抓住对方的目光。

这样的人无形中会给人一种压迫感,但老太太是经历世事的,非但不觉得有压力,反倒很欣赏。如果换做是一位公主这样做,她会觉得理所应当,但是冉颜出身不高,在面对她时还能保持这份自信和镇定,实在很不容易。

萧太夫人之前派人打听过冉颜的性子,却都说是温婉的小家碧玉,她一直不信,萧颂也算是她带大的,萧颂是什么性子、喜好,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几月生辰?”萧太夫人问道。

冉颜道:“儿是三月生人。”

“三月好。”萧太夫人颌首。

冉颜和罗氏都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遂也未曾敢冒然接着话茬。

萧太夫人余光看着冉颜,故作沉吟一下,接着道:“钺儿身边也没有个侍婢,我身边这两个人就赏了你,待你嫁过来后也好有个扶持。”

说着,让身后跪坐着的两名二八少女上前来给冉颜行礼。

罗氏眼色微微一变,她作为过来人,很明白萧太夫人话中那句“扶持”是什么意思,这连婚书还未定,就急着塞人了?而且还不是未来婆婆塞的人!罗氏心中疑惑,萧太夫人看起来也不像那种不通情理之人啊!

冉颜转头,看着两名女子,她们垂着头,身上着一般侍婢的浅碧色对襟襦裙,挽着双丫髻,方才混在六七个婢女之中也不出挑,单单拉出来,竟是越瞧越好看,若是换上华服,势必都是上等姿色的美人。

“谢太夫人。”冉颜微微欠身致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