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雪地里的人

“鱼缸不是卖了吗?”冉颜忽然记起冉韵曾说过这件事,而且那种造型是依据玉石的特点而设计,以后很难再恰好遇见这种形状。

“买鱼缸那人不懂欣赏,哼,后来临时换了别的东西送给郑老夫人,于是我花了一倍的价钱又买了回来。”冉韵肉疼地道。

冉颜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铁公鸡不断地拔毛,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很奇怪吗,货物的价值在不同的时间,不同人的手里,能得到不同的利益。”冉韵翻了个白眼道。

冉颜微微一笑,这个小姑娘总是能令人惊喜,“我倒是真对你刮目相看了。”

冉韵从来不会做没有利益的事情,上次郑老夫人的寿宴,她的东西没来得及出手,不过单是那松鹤延年的玉雕就赚得冉平裕把琳琅斋给她做嫁妆,零零碎碎还有许多小件,也赚了不少。那鱼缸做得精巧,就算是白送,那也是送给萧太夫人啊!算是在门阀世家之间先为琳琅斋混个耳熟,盆底刻了琳琅斋的印章,她们若是感兴趣自然看得见,并且又让冉颜欠下一个人情,冉颜将来是要做士族夫人的,怎么算她都不亏。

“一般般。”冉韵语气很是清淡,脸上却满是骄傲。

冉颜失笑。整理好一切,与冉韵道了别,去往前厅。

……

刚刚走到厅前,一眼便能瞧见萧颂,他一袭圆领紫袍,乌发纶起,剑眉微扬,一如往日般的俊美耀眼,他在人前从来都是精神奕奕,只是脸上瘦了许多,眼底下也带着淡淡的青色。

罗氏看见冉颜,仔细看了几眼,不禁暗暗点头,邢娘果然精于这些,冉颜这一身,站在哪里都不会觉得不妥。

“十七娘来啦。”罗氏示意冉颜坐到她身边的席上。

说罢,又吩咐侍婢上了一杯茶。

萧颂看着冉颜,眉梢眼角都是毫不掩饰的笑意。他这样的表现让冉平裕和罗氏很心中欢喜,冉云生看着也替冉颜高兴。

冉平裕与萧颂聊了一会儿,罗氏道才道:“时间差不多了,路上还要耽搁一会儿呢。”

冉平裕和萧颂率先起身,相让着出了门,冉云生、罗氏和冉颜随后。

直到内门道时,萧颂才有机会和冉颜说上话,“老太太心情好着呢,她喜欢礼佛,没有诸多怪癖,喜欢有些头脑却不张扬的年轻娘子,你哪儿都合适。”

冉颜微微颌首,抬头的时候却瞧见他下颚上有一道浅浅的伤口,“怎么弄伤了?”

“早上刮胡子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萧颂道。他府里没有侍婢,又觉得让小厮端着自己的脸,很是奇怪,所以一般这种事情他都是自己做。

只是皮外伤,冉颜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便胡乱点点头,准备上车,却被萧颂扯了扯衣袖。

他从袖中掏出一物,塞到冉颜手中。

手掌中的温热,令冉颜怔了一下,“包子?”

“嗯。”萧颂笑道:“我猜你早上定然没有时间用早膳,上次见你挺爱吃那家的素馅包子,便顺便买了两个,你将就一下。”

“谢……谢谢。”冉颜心中动容,除了这两个字之外,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索性丢下这句话,便转身上车。

车厢内,晚绿捂嘴偷笑。

冉颜什么样的包子没有见过?以前每天早上吃的都是包子,因为方便,有段时间连午饭晚饭都买包子吃,可从未觉得包子如此刻这样香。

“你也吃一个吧。”冉颜递给晚绿一个。

晚绿笑道:“要是一般的包子,娘子给多少奴婢能吃多少,可这是萧侍郎上次见你挺爱吃那家的素菜包子,才顺便买的两个。”

“死丫头!”秦云林过世过之后,冉颜便从没有这样骂过人了,她把一只包子塞到晚绿手中,“你爱吃不吃。”

晚绿笑嘻嘻地道:“谢娘子赏。”她咬了一口,叹道:“这可比什么赏都贵啊!”

“吃也堵不住你的嘴!”冉颜瞪了她一眼。

晚绿吐了吐舌头,又咬了一大口。

马车缓缓动起来,冉颜从竹帘中看萧颂利落地翻身上马,而后驱马往车边靠了靠,微微垂头道:“阿颜,我先回府等你。”

“嗯。”冉颜应了一声。

虽然萧太夫人不会不知道萧颂一大早去了哪里,但该做的,面上也得做足了,至少让她知道自个儿孙子还是尊敬自己的,否则孙媳妇还没过门,孙子就偏帮着,不把老太太放在眼里,她能高兴得起来么。

出了冉府,外面马蹄声远去。冉颜吃着还温热的包子,唇畔溢出一抹笑意。

日出东方,温橘色的光铺满整个世界,郊外的雪地里折射着不真实的温暖光芒。

白茫茫连成片的雪如此广袤,倒在雪地里的一袭黑衣,显得十分渺小。

他微微动了动,在这里昏迷了一夜,四肢都冻得僵硬了,挣扎了许久也无法动弹半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