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偷药人

“刚刚才发现不见?”冉颜立刻问道。

分裂出来的人格虽然每一个都很完整独立,但毕竟是病态的,有些更是偏激而致极端行为,比如杀人。万一是闻喜县主拿了,她有可能杀任何一个阻碍她去路的人!

晚绿想了片刻,道:“这几日奴婢忙着带人打扫和雅居,一直不曾整理过药箱,不知道什么时候少了的。”

冉颜从榻上起来,端着四角灯走近药箱,就着光亮,里面看得一清二楚。箱子底落着一层浮灰,灰蒙蒙的,“怪不得你要擦。”

“刚刚动过里面的东西没有?”冉颜问。

晚绿摇头,“还没有,因着娘子说这里头的东西很重要,奴婢每次清理之前都会先数一遍,这才刚刚数完,原来是十三个,现在只有十二个了。”

“是三天前打扫的屋子?”冉颜伸手拿起一只瓶子,看见地面有一块空的印子,而缺少瓶子的那一块上面落满了灰尘。

即便这箱子的封闭不好,一般情况下半个月也不会落这么多灰尘,除非是三天前打扫屋子时候落下,而箱子里没有被新拿走的瓶子的痕迹,可以断定,毒药是在三日前就不见了……

冉颜看了那个瓶子的位置,心中了然,淡淡道:“好像是用完了。”

她状似无意地打开另外一只箱子,数了数里面的物件,便默不作声地回了榻前,放下灯,拿起医书继续看。

晚绿也不疑有他,便开始动手收拾起来,这个箱子好几日不曾收拾了,明日她要一起去萧府伺候冉颜,再接下来几日又该准备过年的琐碎事情,趁着冉颜还未睡,便赶快收拾好,否则怕是要拖到明年了。

邢娘却是看出了异样,不禁小声问道:“娘子,可是有事?”

冉颜看书的目光停滞一下,心思飞快转过,邢娘是她最亲近的人之一,既然被发现了端倪,未免以后互生猜忌,也不好瞒着,于是她选择信任邢娘,“歌蓝可会医术?”

邢娘怔住,脸色有些发白,却是点点头,“会,不过只是皮毛。”

这话并没有避着晚绿,她刚刚把箱子里的药瓶都一个个拎出来,听见邢娘的话,不满道:“才不是皮毛,她还是在苏州城中的医馆里偷学的呢!歌蓝极聪明,一看就会。”

冉颜颌首。

邢娘脸色却更白了,向冉颜投去询问的目光。

屋里现在除了她们三个,没有旁人,冉颜便也不遮遮掩掩,道:“我曾经在冉美玉的身体里注射一种药物,这种酸性药物会损坏脊髓,第一次注射会有影响,但表面上一切如常,但第二次注射的时候极有可能就会造成下肢瘫痪,如果不截肢……会死。”

“您是说歌蓝拿了那个东西!”邢娘低低惊呼。

晚绿亦满面惊愕。

屋内霎时一片寂静,只有冉颜翻书页的声音。

半晌,没有人说出一句话来。歌蓝是什么性子,邢娘和晚绿比冉颜更加清楚,她对待仇恨的执着,是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态,她很聪明,却也过于固执。

“娘子,歌蓝……”晚绿说着也没了底气,她很恨高氏母女,每每受苦之时都恨不得掐死她们,但现在她们已经脱离魔爪了,为什么还要巴巴地跑回去杀人呢?

“由着她吧,人一辈子能肆意一回不容易,而且我相信她能够处理好。”冉颜放下书,朝被子里躺了躺。其实这样纵容又何尝不是有私心,因为高氏对她的生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威胁,所以选择视而不见。

冉颜唇角微微一弯,她骨子里果然就不是一个好人。

晚绿见她要睡的样子,也不再说什么。

晚绿心里其实很矛盾,既觉得残忍,又觉得刺激,令思绪久久不能平静。

这一夜,不知道几人不能成眠。

次日清晨,晓鼓才响了五六声,晚绿便将冉颜唤了起来。

一群侍婢端着洗漱用品鱼贯而入。平时都是晚绿和歌蓝两个人伺候她梳洗,但因为今日要见老太太,必须得慎重才行。

见家长的打扮是门学问,不能太过隆重花哨,亦不能寒酸失了体面。

一切都由邢娘操持,冉颜便放心地闭上眼睛休息,任由许多双手在她脸上、发上折腾。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冉颜才睁开眼睛。

铜镜中那人一身素白中衣,面容精致,眉梢眼角稍稍晕染,发髻低垂,减去她几分冷硬的气质,多了些柔美。

“娘子穿这件吧。”晚绿捧出一件豆绿色的交领襦裙,她在冉颜面前抖开,衣裙整体都是豆绿色,看起来很普通,但是仔细看,上面比发丝还细的银丝藤蔓绣纹昭示着它的价值不菲,晚绿道:“这是三夫人特地请绣坊做的。”

“这件不会出错。”邢娘帮着晚绿把衣服给冉颜穿上,“老夫人毕竟年纪大了,不知道喜不喜欢新玩意,这件不张扬,却也不失体面,正正好。”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