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余生聆听

这是林徽因回答梁思成的一句话。冉颜印象很深刻,她不知道林徽因是以何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但于她来说,是一种对待感情的态度。

萧颂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惊讶道:“你这是同意婚事了?”

冉颜拧起眉头,盯着他声音平平地道:“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你想赖账?”

亲吻、牵手,在冉颜的观念里是一般的恋爱程序,自然不是必须要负责任,是因为想让他负责任,所以才有此一说。

萧颂唇角微扬,面上笑容越发灿烂,虽然静静的不曾笑出声音,但那样的畅快、心满意足。

用一生来告诉他答案。

对于萧颂来说,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能令他动容的话了。冉颜是心里想什么便付诸行动的女子,纵然清楚明白她的这句话并不仅仅包含着男女恋情,但他也愿意用余生聆听这份答案。

“那……你觉得婚期定在何时为好?”萧颂面上是抑制不住的喜悦,他从来也没有让自己的表情失控过,可现在并不想压抑自己的欢喜。

萧颂这段时间可谓是乌云压顶,来自各方的压力不断地施加,偶尔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骨头都快粉碎了,可是此时充却满了斗志,仿佛那些困难和压力都不值一提。

“你就这么有把握,你家里长辈能同意这门婚事?”冉颜答应是一方面,同时也觉得身份相差的确是个问题。

“未雨绸缪。”萧颂回答得十分简练。他刚开始觉得冉颜身份低,是因为根本没有多少感情,只是对她比较感兴趣而已,但既然决定要娶她为妻,自然这些问题就不是问题,他早就开始积极的谋划,“我出生时父亲已经人到中年,因此我自小多在祖母身边。老太太无论是在家里还是族中,都是能拿大主意的,她对我虽算不上溺爱,却也差不多了,我的婚事一向是她操心得较多。”

萧颂早就在老太太面前替冉颜做好了形象工作,再加上八字又合,老太太喜出望外,这才坚持让冉颜为正妻。老太太从门阀小姐成为门阀夫人,一生身份尊贵,又怎么会没有一点门户之见?只是她综合各方面条件,觉得这门婚事可行,才会搁置这一点不论。况且冉颜的出身也不算太糟糕,至少是氏族嫡女。

当然,老太太的决定,也少不得萧颂从中影响。

“老太太是个怎样的人?”既然决定方向,她就不能太被动,这座大靠山她不能不好好了解一番。

萧颂很高兴她的主动,便也毫不隐瞒,“她过完年便九十了,至于性子……我父亲性格刚直,一是因萧家家训影响,二也是随了我祖父,而我基本算是老太太带大的,为人处世,自然也像她。”

听了这话,冉颜有些头疼,萧颂就是个不好对付的,更逞论已经九十人瑞的老太太?吃过的盐比她两辈子加起来吃过的饭还多。

萧家的老太太无论是心计还是狠辣的程度,都是一绝,且极擅作伪,典型的喜怒不形于表。因此在与独孤氏的婆媳关系中,轻而易举地便压住了对方,不仅仅是独孤氏,所有的媳妇没有一个能在她手底下翻出半点小波浪的。只不过自十年前长子过世,她便由萧瑀奉养,便再也不管事了,每日礼佛问道,性子也平和许多。

“莫要忧心,老太太会喜欢你的。至于母亲,她有些门户之见,但想通之后必然也会很高兴。”萧颂道。

独孤氏前两个儿媳妇,一个是公主一个是县主,她出身再高贵也比不上皇室,虽然都面上都很和顺,但到底找不到做婆婆的感觉,头顶上又有个婆婆压着几十年,想想也知道她该有多郁结。冉颜嫁过去,就算不至于压迫,至少比面对公主和县主时要好得多。

萧颂与冉颜细细地说了这些,最后道:“父亲不在长安,我如今又是从四品的官职,可以独立门户,日后每逢节庆祭祀才会回本家,在本家的日子也不过几天,又有许多事忙,相见的时间并不多,不必忧心与她们相处。”

相对来说,萧颂独立门户比其他世家郎君更容易些,他长兄做了驸马,即便公主谦恭,也学着普通娘子嫁入萧家,但也没人真忽略了她公主的地位。宋国公又被皇上贬为岐州刺史,二兄不愿每日对着长嫂行君臣之礼,也另有宅邸,兄弟几个现在也是分开住的,基本上也就等于各开了门户。

在书房里聊了许久,冉颜才开始继续容貌复原的工作。

两人一个在书房,一个在小阁,萧颂忍不住跑了几趟小阁,可即便他受伤,可以在家休养,但积压的文件不会有人替他看,所以只能收住心神,全身心地投入工作。

午间,冉颜做了午膳,才让晚绿去请他下来用膳。

饭毕,刚刚漱过口,萧颂的兴奋劲儿还未褪,想与冉颜说说话,还未及说上几句,白义便急匆匆地赶来,站在厅门口,拱手朗声道:“郎君,方才暗卫来报,发现闻喜县主乔装出府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