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初吻

萧颂这几日都时不时地会做这样比较亲昵的动作,冉颜也并未在意,但下一刻,那火热的吻便忽然落在了她唇上。

冉颜眼眶微微一睁,思维像是断了线般,只觉唇齿之间一片火热,鼻端充溢着清爽的男性味道,而后下唇被人轻轻吮吸。

他的动作很轻柔,仿佛怕太重惊吓到她一般,一种麻麻痒痒的感觉直窜入心底,像是小小的火苗在身体里蔓延燃烧起来,气息吞吐间,两人喘息都有些加重。

萧颂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的后颈,将她更推向自己。她淡淡的体香和佩兰香气混合在一起,成为一种勾魂摄魄的味道,悄无声息地吞噬他的意识,浑身燥热的火气都往一个地方窜,他现在只想顺应着本能继续下去,然而还算清醒的思绪又不愿这样未有婚约便轻慢了她,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也正是这种两难,居然让他的欲望更加难以抑制,不自觉地加深了这个吻。

“阿颜……”萧颂沙哑醇厚的声音吞吐,令人心颤。

晚绿和歌蓝出去倒掉水,刚从外面返回,还未进屋便瞧见屋内的情形。

萧颂一袭绯色官服,站在几前躬身含住冉颜的唇,而冉颜笔直地跽坐在席上,有些呆愣,画面不失美好,但晚绿没忘记是萧颂在轻薄她家娘子,一句“登徒子”还未喊出口,便被歌蓝猛地捂上嘴,拖到旁边去。

虽然晚绿和歌蓝发出的声音不大,但冉颜还是听见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连忙把头别开。

“我……我一时没忍住。”萧颂看见她面色微微的恼怒,心中有些悔意,不应该这样轻浮,但下身的肿胀又令他忍不住回味接触方才销魂的滋味。他真的太容易被她挑起欲望了。

萧颂常常与同僚应酬,也不是没有女子近过身,只是那些满是脂粉香的柔软身体贴过来,他都兴趣缺缺,连进一步的兴致都没有,所以并不知道一旦被挑起了感觉竟是如星火燎原,势头难以控制。

冉颜面颊上有一丝残留的红晕,倏地站起身来,急匆匆地从厅中离开。她现在心怦怦乱跳,心里的感觉也很复杂,需要静下来理一理。

萧颂跟了两步,转念想到她似乎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也许是害羞了,便没有追上来。

冉颜原本准备把自己投入工作,暂时忘记这件事情,于是一路跑到小阁里。蹲在颅骨旁边,抓着用来充当人日软组织的泥巴,心不在焉地玩了一会儿,感觉似乎不能集中注意力,容貌复原没有计算机辅助,她必须每一步都要仔细,力求达到最好,一丝走神都可能造成致命的误差。

当手上动作停下来之后,想到这里还是萧颂的府邸,又有些不自在,便领着晚绿和歌蓝先回府安静一个下午。

马车里,一片静默。

晚绿欲言又止,反复了几回,直到冉颜忍不住道:“有什么话就说,若是不想说就不要做出这副表情。”

晚绿干干地笑了一声,小声问道:“娘子,您被萧郎君轻薄……现在打算怎么办?”

晚绿的话让冉颜有点炸毛,瞪着她道:“什么叫被轻薄,我岂是他想轻薄就能轻薄的?”

“那是……”晚绿张了张嘴,“难道是您轻薄萧侍郎?”

歌蓝抿唇一笑,她还记得在苏州时,冉颜还真是轻薄过萧颂。这一次,明显不是冉颜主动,但既然不是轻薄,那就是愿意的了?

冉颜语塞,半晌,面色却越来越不自在,最后索性当做什么也没发生,撩起帘子看向车外,手却不经意间碰到了袖管中的长箫。

她微微怔住,手掌握住略有些凉意的箫管,挑着帘子的那只手,也缓缓放了下来。

久久,才叹息一声。

冉颜承认自己对苏伏动心了,那个人不管是哪方面都刚好符合她的口味,然而做人不能够太贪心,她现在对萧颂有了一种依赖感、归属感,虽然这种感觉还不深刻,却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不会有人一直等着你,想把一切都抓在手中,最终只会落得鸡飞蛋打。

一般感情都是随着相处慢慢深厚起来,她与苏伏一个不是非君不嫁,一个不是非卿不娶,那一份本就不明朗的情愫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萧颂坚定不移的努力,也只能化作粉尘。

这管箫,还是收起来吧……

冉颜垂眼遮住目光,静静出神。

马车路过平康坊的东门的时候,因着是妓馆聚集的地方,所以路上行人很多,车速也只得缓下来。

外面忽起一阵喧嚣,马车陡然停了下来。

晚绿伸头张望,问车夫道:“怎么停了?”

“十七娘,前面路口堵住了,稍候一会吧?”车夫问道。

冉颜应了一声,晚绿一双凤眼巴巴地瞅着冉颜道:“娘子,奴婢下去瞧瞧吧?”

“去吧,让两个护院跟着你。”冉颜道。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