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死讯

被冉颜清理过后的头骨,比刚刚开始那种沾着泥巴残肉的模样要顺眼的多,面部特征也充分地反映出来。

接下来,便是矫正颅骨,开始在颅骨上测量点位。这是一个枯燥又繁琐的过程,并且极其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测量点的位置找不对,可能导致塑造出来的面孔发生改变,有时候这种变化很细微,但影响人的判断。

在后世可以利用计算机辅助颅骨复原,可现在只能纯手动了。可以预见,复原出来的效果可能并不会太理想,然而在没有别的线索的情形下,也算是一种尝试。

在后世只需要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的事情,为保证准确率,冉颜却忙碌三个多时辰,才测量出一半点位。

刘青松早已经在旁边的席上睡得四仰八叉。

萧颂中间出去过几次,再回来时,见天色已经不早,便打断冉颜的工作,“明日再弄吧,我送先你回府。”

若案子比较急,冉颜通宵也是常有的事,但现在情况不同,她便接受了萧颂的好意,在外间净了手,与萧颂一起离开。

刘青松心中大喜,眼见着有机可乘,便心中偷偷计划逃跑。肯定不能跑出长安,他与冉颜隔三岔五还要去坊间一直气疾病人,以积累临床经验。太宗的众公主中,患有气疾的不下于五个,而且都是比较得宠的公主。机会就摆在眼前,他们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混世如刘青松也觉得半途而废要遭天谴。

不如就去桑辰那里吧!刘青松打定主意后,目送萧颂出门。

萧颂和冉颜两个如此敏锐的人,自然早就感觉到了他蠢蠢欲动。登上马车之后,冉颜微微挑开车帘向外看,“他会跑到哪里?”

“随他,他身上的钱财全部被我买清倌给他享受了,怕也跑不远。”萧颂轻飘飘地道。

用他自己的钱买清倌,然后下了红尘散,把他扔过去夜夜纵欲?这一招可真够毒,恐怕刘青松现在连哭都没有地方哭。

冉颜顿了一下,道:“下次若要惩罚他,莫要扔到妓馆去了。”

对男人的不忠贞,冉颜有一定程度的认识,更何况是在三妻四妾名正言顺的古代?但说到底心里还是有些介意。她排斥那些并非建立在感情基础上的性关系。

其实若非因为这次的事件完全因为红尘散而起,萧颂也不会动不动就在这方面对付别人。而且原本他也只是打算把刘青松的血汗钱全花到上面,并未准备每夜都把人放到妓馆,可偏偏刘青松太肉疼钱,又跑到萧颂面前嘴硬,说自己特别销魂,这钱花得很值。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

但萧颂也不预备解释这点小事,便顺着冉颜的话道:“好,以后你说让扔哪里就扔哪里。”

冉颜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刘青松一个大活人,怎么就被扔来扔去!”

“那么多人我都没扔,怎么独独就扔他?可见他的确欠扔。”萧颂无奈一笑。

刘青松忒能折腾,而且三天两头的一个念头,从小到大没完没了,萧颂成长为一名心智坚强权谋老手,刘青松实在功不可没。

回到冉府,萧颂便赶回官署。因着快要过年了,朝中大臣都会放年假,所以这个案子不能拖,而且许多等待审核的案件,在年前也要下发,他这些天几乎是忙得昼夜不分。

冉府今日静得出奇。

冉颜一回到和雅居便感觉到了气氛凝重,邢娘和容茜正在说着话,容茜眼睛有些红,看样子才哭过。

冉颜站在门口由晚绿帮她把披风解下,问她们道:“发生什么事了?”

“唉!”邢娘叹了口气,表情也有些惋惜,“说是十郎派去送齐六娘的护卫回来了,带来了齐六娘的丧讯。”

冉颜心中一顿,走到席上跽坐下来,可能是出于职业性,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被人杀害,脱口问道:“被谋杀?”

“不是。”容茜掏出帕子拭了拭眼角,也叹气,“这个孩子真真是太想不开了。我听那护卫的意思,是齐家给她定了门婚事,她不愿意便逃婚,我们十郎也是好心,派人把她送了回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齐家未免夜长梦多,而且齐六娘年纪也不小了,便于她夫家商量在年前完婚。谁知道,那个孩子也不吭不响的,竟是在迎亲的轿上自刎了!”

冉颜心底一跳。选择这样一个绝烈的方式自杀,显然是从没有想过给自己留下后路。

且在死在花轿上,明显是狠狠地煽了齐家一个耳光。也许齐宁君在齐府的生活,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样光鲜罢!

即便是她,现在也还能忆起,那日在银杏树下亭亭立着的女子,她垂着头,墨发如瀑在背后松松结了一个髻,阳光透过黄色的杏叶斑驳地落在身上,美得炫目……更何况是身为当事人的冉云生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