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吻

法医学上,判断人容貌的方法主要有两个,一是颅骨复原面貌,也就是冉颜所说的那种,二是颅像重合。

颅像重合主要是用来判断颅骨和疑似人照片是否为同一人,需用到相机,所以在大唐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用处。

“好。不过冉府多闲杂人等,不如放在我府里比较方便。”萧颂建议道。

无论古今,都没有把案子重要证物到处乱拿的道理,冉颜爽快地点头答应。

两人又约了详细的时间,把整个案情顺了一遍:首先是闻喜县主与其夫君刘应道在梓州遭遇匪徒,生死关头遇见了柴玄意一行,但刘应道伤势颇重,不久后便离世。丧期刚满,闻喜县主便由长孙皇后安排,改嫁柴玄意。而后不到一年,便是柴玄意与其他几人在城东遭遇匪徒,四人失踪,现今已经发现一具骸骨,其余三人下落不明,而柴玄意与其侍婢一并滚下山坡,侍婢死亡,柴玄意脑部受到重创,导致失忆。

萧颂觉得此案疑点重重,其一,一直说是遭遇匪徒,但谁也没具体地看见匪徒样貌,也不知其人数;其二,御医诊断柴玄意失忆,但是否真的失忆还有待观察;其三,闻喜县主的态度,据说这位闻喜县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怕见生人,却在他第一次请见的时候便亲自过来了;其四,是动机,凶手似乎对财物并不感兴趣,那他(她)杀人的动机是什么。

这是几条最可疑地点,其中更有许多零零碎碎,根本串不起来。萧颂现在也只考虑到闻喜县主可能有杀人动机,但线索太少,不能成立。

“失踪那三人的身份是?”冉颜问道。

“一个是寒门士子,名叫何彦,年十九,无功名,一名是窦氏庶出之子,叫窦程风,字元戎,年二十又一,还有一个身份不明。”萧颂捏着她的掌心,不假思索地说出这些资料,“何彦家中已经无人了,我命人把他暂住的地方找了个遍,物品有限,暂且没有可疑之处。窦程风……就是个纨绔子弟,据说他和裴景相熟,我曾经询问过裴景,但他说自己与窦程风只是点头之交,并不了解。”

“如果有什么话要问裴景,宜早不宜迟。”冉颜声音平平地道:“因为我在他身上下了毒,两天开始毒发,上次庄尹拖了大半个月才死是因为开始溃烂的地方在手上,并非要害处,而这次恐怕只需要五六天。”

萧颂禁不住弯起了唇角,他喜欢冉颜的做事方式,无论是关怀或仇恨,都表现得直接而强烈,并非表面看起来这样波澜不惊。她平素不喜不怒,只不过是因为那些事情不容易触动她动太多情绪罢了。

“笑什么?”冉颜看着他越发灿烂的笑容,不禁疑惑,她似乎也没说过什么笑话啊?

“没什么,只是你让我忽然觉得……”萧颂捏了捏她的手道:“我之所以一直娶不到夫人,是因为她们都不合适。”

总有那么一个人会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他(她)会告诉你,你为什么与别人都不合适。冉颜之于萧颂来说,便这样的一个人。

因此除了情爱之外,萧颂对冉颜还有一种宿命般的情愫,仿佛他守候了这么久,忍耐了这么久,就是因为冉颜没有来。

“一听便知是个情场老手。”冉颜不自在地别过脸。她不是没有听过情话,只是萧颂的每一句都说得如此真诚质朴,却直击心底。

萧颂笑笑,却并未解释。真心诚意也罢,有心讨好也罢,不是每个女子都值得他如此。

“还有一个人须得整治整治了。”萧颂端起一茶盏抿了一口。

“嗯?”冉颜不记得还有谁漏下了。

“那个卖药的。”萧颂提起来就是一阵头疼,说那人没有错,他又到处胡乱兜售这种龌龊的药,还祸害到了冉颜,若说有错,他只是兜售药物而已,又没办法限制买家,况且此人与裴景他们不同……萧颂叹了一声,“坊间人称玉面郎中,我记得刘青松曾经就这么号称过。”

十余年来,刘青松的号称换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难为萧颂还记得。

冉颜心头憋了一口气,半晌才吐出来,刘青松与她虽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至少沟通没问题,而且还是个学医的,在大唐互相帮助倒也不失为一件幸运的事,可惜,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无端残忍,刘青松简直就是个不定时炸弹,对于冉颜来说是幸运还是霉运尚未可知。

“你有什么建议?”冉颜也是很是无奈,总不能真的害他吧,但不教训教训他,又总觉得不甘心。

萧颂手指在冉颜手背上轻轻敲动,“不如你也给他用点药吧,与红尘散药性相反的。”

“这也太歹毒了吧?”冉颜皱眉道。毕竟刘青松也不是有意而为。

“他不是有红尘散么,娶妻之后每次用点不就成了?”萧颂懒懒地靠在几边,教育她道:“有一句话叫做无毒不丈夫,还有一句话叫最毒妇人心,可见这天底下最纯良的只有宫里头的寺人,常言说得如此直白,咱们再善良便会显得虚伪。”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