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豪赌

冉颜已经大概猜测到,她不认识裴景,冉美玉也多半不可能会认识。

那日,裴景在暖阁外看见冉韵和冉美玉,从背后看,两人姿态窈窕,因此用计骗她们回头,准备一睹芳容,冉韵并没有上当,而冉美玉却不慎被瞧见了。

程府乃是权贵世家,程晴儿的相亲宴会把帖子散到小门小户的手里,完全因为那次宴会是由裴景一手操办,他计划再给太子献上一个美女,就是借着这个机会物色身份不高又有些修养的娘子。

他安插的侍婢,告诉他冉氏十七娘生得最美,苏伏误闯梅园时,大家都出来看热闹,他看见了冉颜的容貌,觉得美则美,但那一张面瘫的表情让人没什么欲望。

然而回城的时候,远远看见许多娘子在打雪仗,他们那一行人,是哪里女人多便往哪里凑,结果便真就瞧见了冉颜那令万物为之黯淡的笑容。

当时,连他都忍不住怦然心动,所以才按捺不住,想派人入府掳人。恰逢此时,他接到李恪的消息,说冉府附近有萧颂的暗卫,让他想办法引开他们。

裴景不知道李恪的意图也是冉颜,遂觉得是一举两得,便定了时间,兴冲冲地去抢人。

结果人被李恪弄走了,害他惋惜了好一阵子。

没了冉颜,又无意间发现了冉美玉,虽然是一般常见的艳丽,却也的确令人心动,拿来补缺正好。私下打听到冉美玉身份并不高,所以趁着冉美玉如厕的时候掳了她。

冉美玉吓得慌了神,她不愿意去做玩物,奋力挣扎间,腿不知道踢在了什么东西上,虽然疼,却让她脑子冷静了几分,情急之下便告诉裴景她有个更加貌美的姐姐,绝对比她长得好看几倍,自己不喜欢她,可以帮他做内应。

裴景一听便来了兴致,令人去查。

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此人正是冉颜。既然送上门来,他若不把握机会,简直对不起这缘分。

冉颜把四角灯放在榻上,将周围照得更加清晰。

冉美玉连哭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冉颜正好可以毫无阻碍地解剖,她下的迷药麻痹了神经末梢,冉美玉疼痛感知迟钝,刀上抹了麻沸散,用来擦拭血液的白叠布也有麻沸散,冉美玉能感觉到疼,但是这种疼痛被减弱了八九成,剩下那一点,也绝不至于让她受不了。

一把刀在冉颜的手中犹如臂使,一点一点地剥离皮肤和肌肉组织。

冉颜眉头微微蹙着,拿活人下刀子,比在死人身上要难得多,人死后血液会分解渗透到肌肉皮肤中,超过一定的时段时候,下刀解剖只会有极少量的血液,而活人全身都不满了毛细血管,一刀下去就是鲜血淋漓,所以只能一边用白叠布吸着血,一边细细地向下解剖,再加上可视程度很低,她的速度比正常情况下慢了许多。

“放过我,你想要什么都行……我阿耶阿娘什么都会给你。”冉美玉声音细弱几乎不可闻。

冉颜正专注于手中的刀,小心地避开比较大一点的动脉,尽管如此,出血量还是很大,只能不停地用手上的白叠布吸,才能勉强不那么血肉模糊。

冉美玉亲眼看着自己的皮肉被一点点划开,血液被擦拭之后能清晰地看见里面的肉,那种恐慌,比看着自己腐烂更加可怖。就连庄尹那样杀过人见过血的汉子都几欲自绝,更逞论冉美玉一个连杀鸡都没看过的娘子!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冉美玉身体里的药性在消退,她能清晰地感觉到冰冷的刀子切开自己皮肤的恶心触觉。

冉颜察觉她要挣扎,沉声道:“这个地方有个东西叫做肱动脉,你若是乱动,我不小心切到了,就是死路一条。”

冉美玉怔住,一动也不敢动,她被刺激得麻木了,脑子竟然有些清醒起来,听出冉颜似乎并不是想要她的命,不禁充满希望地问道:“你不会杀我,是不是?”

“我若是想杀你,至少有几千种方法让你死的神不知鬼不觉,但是因为微乎其微的血缘关系,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冉颜专注手上的动作,口中却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善良?”

善良?冉美玉视她若厉鬼蛇蝎,如今听到这两个字,简直觉得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不要高兴得太早,还没有结束。”冉颜不会说笑话,她说自己善良,就是真心觉得自己善良。

在她心里,裴景是始作俑者,死得毋庸置疑,冉美玉是从犯,所以冉颜便来了一场豪赌。她第一次剥活人,而且灯火如此昏暗,如果侥幸成功,那么算冉美玉命大,也顺手令她以后不敢轻举妄动,如果不幸切到肱动脉,她只带了一把刀,也没有条件抢救。

在肱二头肌肌腱的内侧有一条大动脉,叫做肱动脉,含氧量极高,一旦割破,可比割腕自杀又快又迅猛。她此次的目标,就是找将这条动脉剥离暴露到肉眼能看见的程度。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