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从容作案

天色朦胧,冉颜一袭墨蓝色的缎衣行在花园里并不起眼,从和雅居到冉美玉居住的楚水居不过几百米的距离,她刻意避开人,走的都是曲径小路,直到楚水居门口也不曾碰见一个人。

“十七娘?”一个约莫十六岁上下的姑娘从屋内出来,看见看清来人是冉颜之后,满面错愕。在她的印象里,十七娘畏惧她家娘子,怎么可能亲自送上门来?

见冉颜走过来,那侍婢才反应过来,连忙欠身行礼,问道:“娘子来寻我家娘子何事?”

冉颜一言不发地走到她跟前,才开口问道:“冉美玉呢?”

“娘子已经就寝了,可要……”那侍婢话说了一半,眼前一黑摇摇晃晃地向后栽去。

冉颜一把拽住她,脱下屐鞋拎在手中,然后抓着她的束带,将人给拖到了她刚刚走出来的房间。

里面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语儿,你回来了?”

冉颜把药水抹在语儿的身上,然后悄悄退出屋外。才走出没有几步,听见屋里那个女孩轻轻唤了语儿几声,便传来噗通一声闷响。

方才那个语儿说,冉美玉已经就寝,听她的意思是刚刚就寝不久,看来是傍晚,冉颜推测自己可能已经睡了一天一夜。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到了晚上冉府的侍婢就会到回到专供奴婢就寝的院子,各房内只留下贴身侍婢。而暗卫一般都只守在外围,不会跑到内院来。

冉美玉的贴身侍婢有四个,除了这两个之外,应该还有一个在寝房的外间值夜,另外一个……

冉颜目光转向隔壁的那间屋子,把迷药从门缝的边角倒入屋内。

过了片刻,推门进去。

屋子就如冉颜所想象的那样,并不大,只放了两张榻,各有帘幔遮住,一边空着,另外一边帘幔遮垂。

她就这么大剌剌地走了进去,只是脚步极轻。

床榻上的人翻了个身,张开眼睛,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冉颜已然用浸了迷药的帕子遮住了她整张脸,用手死死地按住她的嘴,使她不能叫喊或者咬人,顺便迫使对方用鼻子呼吸。

侍婢挣扎了没几下,动作便渐渐缓了下来。

冉颜又顿了片刻,冉颜才收起帕子,面无表情地打量侍婢一眼,弯腰一手握住她的手腕,不着痕迹的探了脉搏,一手用力掰开她紧紧攥着的拳头,从里面发现几根从自己衣物上抓下来的缎丝,然后掀开被子看了半晌,才给盖上。而后猝不及防翻身上榻,死死压住她手足,将浸了迷药的帕子再次捂在她脸上。

果然,冉颜遭受到了剧烈的抵抗,可冉颜首先占了上风,加上迷药的分量十足,只不过几息的时间,这侍婢浑身一松,彻底的晕了过去。

方才冉颜握住她手腕,并且同时用力掰开侍婢手的时候,明显发现她的脉搏不正常的加速,并且手上有一瞬的发力抵抗,如果真是彻底昏迷了,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形。

这次冉颜没有急着松开,而是先探了探她的颈部动脉,确认是真的晕过去了,才下了榻。

这侍婢倒是聪明,刚开始的较量,发现自己四肢无力,根本不是冉颜的对手,便屏住呼吸,企图先瞒过她,而后再寻对策,甚至还刻意抓了“证物”。

只可惜,冉颜从来都不会放过一丝漏洞。

有了这次的经验,冉颜心里又警惕了几分,看来冉美玉身边的侍婢倒还挺有心机和胆量。

楚水居没有和雅居大,能够作为寝房的只有两间,依照冉美玉的性子,定然会选择又华丽又大位置最佳的那一间,冉颜毫不犹豫地往楼上走去。

站在主卧的门口,冉颜一样先把迷药倒了一瓶进屋内,虽然效力会降低,但至少能够让她们没有力气反抗。

做完这件事,冉颜便依靠在栏杆上,看着苍茫的夜空。

现在已经十二月初,一弯浅浅的月挂在高远的苍穹,星子稀疏,夜色深的几乎与天已经成了一色。影影重重的树影随风招摇,犹若张牙舞爪的怪兽。

冉颜忽然觉得很孤单,对比初来时,她有了牵挂,冉云生、邢娘还有晚绿和歌蓝,他们对她都很好,这是她的幸运,可不知为什么,偶尔她还是感觉孤孤零零的一个人。

就因为如此,她才不肯手软。

冉颜的智商也不是用不起计谋,可她就是不耐烦把脑子用在一些可有可无的、无休止的争斗上。从事法医多年,有个道理是最清楚不过的,对于一个人来说,生命的完结就意味着一切的结束,留下一具尸体,诉说着只有法医才能看懂的秘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冉颜抽出箫中的短刀,撬开门闩,走了进去。

寝房内的构造与冉颜那间几乎一样,只有一些摆设的不同,外间的侍婢和衣倒在榻上,看样子似乎是刚想脱衣就寝,便被迷药弄昏了过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