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红尘散药性

众人听见有娘子的声音,也满心疑惑地跟着裴景走进内室。

裴景几个始作俑者满心兴奋地等待看好戏,冲进内室,却见冉云生昏昏沉沉的伏在几上,面色有不正常的潮红,但早已经人事不省。而冉颜面颊亦有些红,鼻尖和鬓发边有细密的汗珠,但她正在使劲地摇晃冉云生,看上去,像是焦急或运动而造成的模样。

冉颜发现有人进来,站起身来,目光从人群中略过,最终落在裴景身边几个表情不可置信的郎君面上,黑眸中满是戾气。不过她如今正忍受着催情药的折磨,眸中如盈盈秋水,却是把戾气减弱了一些。

冉颜咬咬牙,不再看那几个人,眸光微转,冲离她最近的一名郎君微微一笑道:“我兄长醉得人事不省,郎君可否帮我把他背到马车上?”

满屋子都是兰花香混着酒气,不明真相之人,没有一个怀疑她的话。

那名郎君本就被冉颜容貌所迷,美人相求,他自然拍着胸脯就答应了,“区区小事!”

冉颜看这郎君浑身肌肉结实匀称,隐含力量,面相又忠厚,才会出言相求,果然不出所料,他说着便弯腰将冉云生捞了起来,轻松地背在背上。

“这位娘子,我看令兄醉得不轻,不如在郑府的客房里歇息片刻再走?”裴景哪里肯放过这个大好时机。

冉颜倏地回过头,直直盯着他的眼睛,声音冷淡,“怎么称呼?”

裴景没想到她不回答问题,反而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愣了一下,笑眯眯地拱手答道:“在下裴景,字承先。”

“裴承先。”冉颜早已经看出方才那几个神情有异的郎君是以他为首,因此念这几个字的时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但此时此刻,实在不合适惹事,“不用了,我兄长喝得烂醉如泥,不知何时才能醒来,晚了怕是坊门都关了。”

冉颜这话是说给其他人听的。说罢,她在前面带路,领背着冉云生的那名郎君离开。

在经过裴景身边的时候,脚下一歪,整个人朝前倒去。

裴景阅女无数,他正打算试试冉颜究竟有没中红尘散。如果中了,就算冉颜能忍得不露端倪,只要略微一挑逗,肯定受不住。

念头闪过,他一伸手拽住了冉颜的袖子,装作用力过猛的样子,将她拉近自己。

谁知,冉颜居然主动握住了他手,并且抗拒他拉扯的力量。

冉颜本就已经没了力气,这抗拒只起到微乎其微的作用,她还是撞到了裴景的胸口。

“放手!”冉颜挣扎。

屋里这么多人,裴景纵使在孟浪,也不敢抓着她不放,但也不能放的这么轻易,他手掌轻轻贴上冉颜的腰肢摩挲。

只这一下,冉颜浑身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浑身软绵绵的,她狠狠咬破自己的舌尖,刺痛让她清醒几分,找回了一丝力气。

冉颜铆足力气推开他,顺势扬手猛地甩过去一个耳光,“登徒子!”

裴景手放在冉颜腰上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贴在自己身上的人已经化作一摊春水,没料到她突然爆发出力量,不设防间竟是被推开了。

冉颜这一巴掌没有打到裴景的脸,而是打在了他的脖颈上。

裴景决心要缠住冉颜,怒道:“你这娘子,我好心扶你,你怎能出手打人!如此无礼,你是哪家娘子?”

所有人都看见冉颜已经站定,裴景却还把手放在人家腰上,遂也没有人帮腔。

倒是与一伙的几个人中有个少年郎君附和道:“是啊,这位娘子也忒无礼了。”

冉颜却是顺势蹲身行礼,“儿也是无心之举,今日是郑老夫人寿诞,请裴郎君看郑府的份儿上暂缓此事,明日儿定当登门向裴郎君请罪!”

这一番话看似绵软,实则夹枪带棒,面上却又让人挑不出一丝不是来。这件事情,明明就有许多双眼睛看着,裴景虽扶了人家小娘子一把,却也趁机占便宜,人家已经道歉,并且说明日登门请罪,再不放人走也说不过去了。

这种情形,若是在旁的地方,裴景还可以仗势欺人,但这里是郑府,还是郑老夫人寿诞,如果此事一旦闹大,就算冉颜中了红尘散在众人面前失态,被人顺藤摸瓜查到他,也很是不妙。

“罢了。”裴景不甘心地道。

冉颜二话不说,便起身向外走。若非她现在根本没有力气跑动,方才甩裴景一巴掌的时候,就应该装作羞恼地冲出屋外。

走出房屋,外面微冷的空气让她又找回了一些理智,她祈祷出去的路上不要再碰到什么变故,否则,她真的要失态了!

冉颜用绣帕掩住口鼻,埋头往前走,一路上虽然有人来人往,却多半都是不认识的人,偶尔也能碰见醉醺醺的人。

顺利地离开郑府,那位郎君把冉云生放到车厢里,见冉颜就要上车,连忙道:“我叫程怀弼。”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