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萧颂的礼物

冉平裕和冉云生避开,其实也只是避到了只有几扇屏风相隔的隔间里。

冉颜看了隔间一眼,见没人阻止,才起身随着萧颂出了厅堂,往内门道去。

尚未出内门道,冉颜就看见有两个护卫在门外守着什么东西,等到靠近,冉颜才惊讶地发现,地上横着的竟然是一株手腕粗的树!

“这树的名字叫见血封喉,听名字就知道比鸩毒还要烈上几分。”萧颂介绍道。

冉颜听说过这种树,却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只是她不明白,“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萧颂怔了一下,道:“我听十郎说,你喜欢自己配药,我便把它弄来给你瞧瞧,是否合用。”

其实,实情其实是这样的,刘青松说,向娘子表达情意的时候要采摘新鲜漂亮的花扎成束,送给娘子,能帮提高表情衷的成功率。唐朝可没有这样的说法,萧颂认为刘青松一向不怎么靠谱,而且那些花没什么用,冉颜又是个务实的人,可能行不通。想来想去,想起了同僚曾经说自己几年前得了一种烈毒树木的种子,在庄子上种出了树,还毒死了许多家禽,所以就非跑到人家庄子上,把树给挖了出来。

冉颜道:“倒是可以试试,但把这个东西种在府里会很危险吧?”

尤其这还是别人的府邸。

“不如就种在我府里,你若要用也很方便。”萧颂建议道。

“好。”冉颜不疑有他,便应了下来,“谢谢。”

纵然冉颜对这个别具一格的礼物并没有多少惊喜,但还是十分感激他的用心。

萧颂仔细地看着她臻首娥眉,觉得这几日的疲惫一扫而空,心也变得柔软起来,这是一种十分舒适安逸的感觉。

想起初次见到冉颜的时候,觉得这个娘子时时刻刻板着一张脸,一副严肃又认真的模样,与旁人很是不同。当时他正在抓捕苏伏,因着她护着苏伏两次,他便开始接近她,每次见她板着脸,都忍不住想逗一下,而她的反应都非常有意思,仅此而已。

然而自回长安之后,为了把刘品让拉入阵营,所以时时关注苏州的情形,每当含着她影子的消息传来,他都会莫名的精神一振。

萧颂心里叹息,是什么时候,他已经深陷……

“阿颜,我想……”萧颂伸出手,后半句话还未来得及说,便被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打断。

“萧郎君。”冉美玉站在门内,冲他盈盈施礼。

萧颂心里有些恼怒,目光有一瞬的冷厉,但转眼间面上却无异常地道:“冉十八娘多礼了。”

说完,便转向冉颜道:“外面寒凉,进屋吧。”

冉美玉也略有些后悔,本打算忍住不来,等明日精心打扮一下让他眼前一亮,可一得知他来的消息,便怎么都管不住自己。

现在见也见了,为免在萧颂心中留下轻浮的印象,冉美玉只好装作路过的样子,朝萧颂欠了欠身,便转身离开。

紧接着便有侍婢前来请萧颂和冉颜回厅。

冉平裕能在自己府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毕竟萧颂还没有提亲,自然不能太由着他,否则这不明不白的算什么?

萧颂与冉颜一并回厅堂,冉平裕便说冉颜身上有伤,让她早些回去休息。

这见面也只能不了了之。

萧颂拒绝了冉平裕的留宿,领着人又趁着夜黑风高翻墙回了平康坊。他觉得在这府里却又不能相见,闹得心底痒痒的,整晚睡不着觉,还不如回到他自己那个冷冷清清的府里辗转反侧,明早上朝的时候还近一些。

月华如水。各怀心事。

次日更鼓刚刚响了几十声,冉颜便被邢娘从暖暖的被窝里捞了出来。洗漱完毕之后,她便坐在妆台前打盹,歌蓝和晚绿帮她梳头发。

“娘子以前再早起塌也没见困成这样,昨晚没睡好吗?”邢娘问道。

冉颜嗯了一声,道:“昨晚想事情想得有些晚。”

头发梳通了之后,便换上了那件丁香裙,量身定做,各处都刚刚好。冉颜穿上这件一副,严肃的五官显得柔和了些,本就精致的五官,更添了几分韵味。

邢娘给冉颜梳了个低髻,高髻纵然流行,也很漂亮,但总缺乏亲和感,并不适合冉颜这样年轻而且本身又没有朝气的娘子。

“奇怪。”晚绿上下打量装扮好的冉颜,“明明各处都没问题,但一眼看上去,总不能像二十娘那样惊艳。”

这正好合了冉颜的心意,在她看来,如果没有保护美貌的实力,就千万不要冒出头,冉云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纵使现在巴陵公主没忌惮萧颂,并没有任何动作,但并不代表危险就过去了。冉颜不想把自己摆到那样一个位置上。

“不然,虽乍一看没并不太出彩,但越看便越觉得好。”邢娘对这身装扮也十分满意。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