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忽觉相思意

天色渐晚,罗氏与冉颜又说了一会儿话才离开。

接下来几日因要参加郑氏老夫人的寿宴,冉颜便乖乖待在家里养伤。那伤口虽伤得比较深,但处理及时,头颈部血液循环供应好,一般到第三四天就可以拆线了,但伤口在靠后脖颈的位置,冉颜自己不方便拆,便往后推迟一日,准备参加完寿宴,去找刘青松帮忙。

“娘子,绣坊定制的东西送来了。”晚绿欣喜地捧着一个包袱从外面进来。

冉颜正在绣那该死的梅花,听见晚绿的话,便抬起头来,将针线搁下。

邢娘也过来道:“是娘子画花样子的那个?”

“正是。”晚绿把包裹交给冉颜。

连一向存在感极低的歌蓝也忍不住凑过来,冉颜便飞快地打开。

想像中的东西真正出现在眼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更何况这件衣物有一部分是冉颜参与的。

晚绿和歌蓝从两边将衣裙展开,淡紫色的花瓣一晃,一幅丁香春雨图展现出了全貌。

尤其是当几个人看见里面的精巧韵致的图案,都不禁呆了片刻,连冉颜也没有想到她简简单单勾出的线条可以变得如此美丽。

从裙角开始,棕色纤细的花茎,叶如碧玉。在绿叶丛中盛开着一簇簇娇小的丁香花。细嫩的柄托着粉紫色的花瓣,片片细致,纤秀娇嫩,尽力向外舒展,里面露出星星点点的花蕊。一丛一簇开得十分热闹。越往上去,花便越少,到上身的时候仿佛只被风吹起几片,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牙白色的缎面上似乎闪烁着星光,看起来一点也不比月光绸逊色。

衣服的边角都用银丝线锁了边,不疏不密,与料子上的星光相映,雅致却不失华丽。

晚绿瞠目结舌了半晌,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词,只能惊叹一声,“真好看!”

“这是娘子画的花样子?老奴一把年纪了,还真没见过这样好的样子。”邢娘左看右看,赞不绝口。

冉颜自问也是见过世面的,却也当真被这件衣服震住了。她画的那几个花样虽然都是经典,绝对是好看的,但能美到极致,绣坊显然是花了很大的心血。

正如冉颜所猜想,绣坊老板为了感谢冉颜免费提供的新花样,简直是倾其所能,把绣坊中绣技顶尖的十五位苏绣绣娘全部都调来只为绣这一件衣服,所以才能在短短时间,成就了这样一件令人惊艳的丁香春雨裙。

徐文昌是痴狂于绣品之人,他有丰富的想像力,知道一个绣图在衣物上怎样表现才能达到最美的状态,并且不会拘泥于一种方式,一旦脑海中有了轮廓,他便会不惜人力物力地达到极致。

“咦,这是烟罗做的罩衣,是罩在这件衣物上面么?”晚绿见包袱底下还有薄薄的一件,便问道。

邢娘将衣物抖开,帮着把一群套了进去。

原本华光四溢的一件衣物,顿时温婉韵美,缎面上闪烁的星光若隐若现,仿佛江南细雨一般,却正是冉颜当时脑海中所想的江南景致。

“这徐文昌当真是个能人!”冉颜感叹。她以前也见过许多好的绣品仿佛带了灵魂一般,拥有震撼人心的力量。而徐文昌能把一件商品做得如此艺术,简直不可思议。

“娘子,穿上试试吧!”晚绿怂恿道。

邢娘也附和,“穿上瞧瞧,看还有哪里需要改。”

面对这样一件美丽的衣服,不试试实在暴殄天物了。

冉颜正要起身,便瞧见一个嫩绿色的身影窜了进来,在冉颜面前转了个圈,喜不自胜地道:“十七姐,看怎么样?”

嫩嫩的颜色将冉韵娇嫩的皮肤衬得越发晶莹白皙,月光绸色泽华丽,色彩缤纷的花树孔雀纹,活泼俏丽。

人靠衣装,冉韵本就有五六分的姿色,换上这样一件衣物,顿时容貌妍妍,光彩逼人。

“十七姐这件衣物也好看得很!”冉韵看着歌蓝和晚绿手里的衣物啧啧赞叹,不过她向来不太喜欢素雅的颜色,倒还是自己身上的更合心意些。

“二十娘真真让人移不开眼!”晚绿叹道。

冉韵美滋滋地在席上坐下,道:“十七姐,母亲帮着你给郑家的老夫人准备了礼物,我见过了,是《快雪时晴帖》,虽然是冯承素的临本,但亦是千金难求的好物件。老夫人喜欢文雅,极爱王右军的字,这帖子必然合她心意。”

王羲之字右军,李世民十分推崇他,常私下命人搜寻王羲之的真迹,更时常临帖。受他的影响,王羲之深受唐人喜爱,他最出名的帖子莫过于《兰亭集序》、《乐毅论》、《快雪时晴帖》等,自他扬名,前前后后出过许多摹本,其中以冯承素的《兰亭神龙本》最精细,笔法、墨气、行款、神韵,均得以体现。

至于他临摹的《快雪时晴帖》,想来也应当不错,毕竟人家本身也是大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