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柴玄意

说了几句话,两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了一些。

两人的情绪来得暗潮汹涌,走得云淡风轻,没半盏茶的时间,又是一片风和日丽。

萧颂着一身绯色官服,明显是办公事的姿态,因此只报了身份,那门房让一个小厮领着他们直接去了院子里,而非走正常的待客之道。

与此同时,也另有小厮先他们一步去通知主人。

穿过一个小院,还未出走道,便闻见了清淡的梅花香味。

越往前走,香气越浓郁。直到眼前出现一片耀眼的红梅花,萧颂不禁看着冉颜意味莫名地笑了笑。

冉颜脸颊一热,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这个人实在太坏了,装作一本正经地安慰她,但又不放过每一个可以调侃她的机会,他那表情里的意味,可比说几句讽刺的话要让人堵闷!

冉颜带着一肚子闷气,跟随着小厮穿越梅花林。

刚刚看见半隐在梅林中的亭子一角,便穿来了一阵清雅的琴声,曲调里满是闲适淡然,带着云卷云舒样的潇洒随意,闻琴声而知雅意,抚琴之人的性情似乎也呈现在了眼前。

冉颜虽不大懂曲意,但那种畅快自由的感觉,还是能感受一二的。

绕过一个弯道,便瞧见六角亭四面竹帘低垂,里面除了正中央有一席一琴,没有任何其他摆设。

抚琴之人着一袭广袖青衣,身材瘦长,半垂的竹帘遮住他的面容,冉颜只能看见他清瘦的身材和白皙修长的手指。

“郎君,萧侍郎来访。”小厮在廊下出声打断了琴音。

好看的手轻轻按在弦上,却并未起身相迎,温雅有礼的声音响起,“萧侍郎请进。”

萧颂未曾表现出一丝不快,伸手挑起帘子,便让冉颜与他一并进了亭中。

一步入亭子,冉颜第一眼便瞧见了这个人的容貌。也许是方才的画面太过美好,冉颜期望的高了一些,见到全貌反而并不觉得惊艳。柴玄意的长相只能算是中等,略有些瘦长的脸颊,眉眼狭长,看见他的第一眼,只会觉得此人生的还算不错,但是那通身的书卷气与隐士的逍遥自在结合得太好,反而有种难言地吸引人的气质。

以前冉颜看见史书上写魏晋风流,尚且不能确切地了解,但看见柴玄意的这一刻便心觉得,魏晋风采,当如是。

柴玄意也察觉到了冉颜的目光,面上带着和煦的笑意抬起头来,却在看见冉颜容貌的时候,面上有一瞬的惊讶,但旋即消散在笑容中,冲她颌首施礼。

冉颜亦微微欠身。

小厮飞快地上了两张席子,柴玄意道:“两位请坐。”

“柴郎君好雅趣。”萧颂撩起袍子在席上坐下。

柴玄意微微一笑,看了冉颜一眼,目光才又转回萧颂面上,“比起萧侍郎,在下这等行径可就落了俗套。”

言语之间,颇有调侃的意味。

不过人家说的也是事实,办案还带着小娘子,可不是风流雅趣么!萧颂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而是直接进入了正题,“上次柴郎君想起了一些事情,今日本官也带了样东西过来,请柴郎君瞧瞧识不识得。”

说着,他便把小匣子取了出来,打开盒盖,从里面拿出那根包裹严严实实的簪子,在柴玄意的面前呈现。

柴玄意看着那根簪子,眉头微微一皱,面上的表情僵了片刻,仿佛想起了什么,最终却满面失望,叹了口气道:“只觉着此物十分眼熟,仿佛是极熟悉的物件,却想不起来究竟在何处见过。”

“既然如此,必是柴郎君亲近之人的随身物件,想来闻喜县主也是认识的,可否请她过来辨认?”萧颂顺势提出要求。

李婉顺的身份十分特殊,乃是隐太子李建成唯一存活的血脉。据说当年与她一起逃脱的还有一个姐姐,叫李婉平,但失散之后,早已生死不明。

李世民在玄武门杀兄轼弟,以谋反连诛的名头将李建成的儿子杀得一个不剩,后来又不知出于什么心思,把自己的第十三子过继给李建成,算是给他留下一脉烟火。这么做究竟是出于愧疚心理,还是做做表面功夫,为了在天下人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仁德,这就不得而知了。

圣意难测,所以李婉顺的身份也就相当尴尬,众人不敢与她太亲近,也不敢太怠慢。

“自然可以。”柴玄意爽快答应,命小厮去请夫人过来。

这段时间,萧颂关心地询问他的病情如何,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冉颜看得出,柴玄意是个磊落之人,乍一看他有些书卷气,但说话做事都特别爽快,性格也很乐观,即便失忆造成了很多不便,但他却依旧笑容爽朗。

聊了片刻,外面传来脚步声。

顺着帘下的空隙看过去,冉颜能看见绾色裙裾,随着莲步轻轻摆动,宛如木槿花层层叠叠的花瓣被风吹起,在她身后还跟着两名浅碧色裙裾的侍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