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我想看你笑

“自然是真的。”萧颂笑着将那张纸折起来,放在几上,“走吧。”

冉颜迟疑了一下,还是随着他起身。

萧颂对冉云生道:“我有要事想请令妹与我出去一趟,两个时辰后就送她回来。可否?”

冉云生微微蹙眉道:“萧郎君,此事恐怕不妥,阿颜与随远先生有口头的婚约,现在随远先生虽然未曾正式过来提亲,但这样做……终归不大妥当。”

如今,郎君娘子私下约见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现在风气已经越发趋于开放,郎君娘子混在一处作耍也是有的,若是平常,萧颂这个要求虽然唐突,却也不算太出格,毕竟是有“要事”。

萧颂万分诚恳地道:“其实是这样的,掳十七娘的人已经抓到了两个疑犯,想请十七娘过去辨认一下,因着怕你担忧,所以才未曾明说。”

萧颂撒起慌来要有多真挚就多真挚,素来是脸不红心不跳,倒是让冉云生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原来如此,倒是我多心了。”冉云生赧然道。

刘青松现在是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想起冉颜方才一脸阴沉的模样,丝毫不用怀疑待会儿真惹恼了她,后果很严重。

“我也陪着一起去吧。”冉云生道。

萧颂认真地点点头道:“这样也好。”

冉颜心中诧然,这人做戏也太能做全套了吧!

萧颂方才说寻到了尸骨,破案时间紧迫,请她去帮忙验尸,并说绝对不会有后顾之忧。冉颜本打算在根基打稳之前不再验尸,但既然有萧颂的保证,她就全当是打发时间了。

这段时间,她活得真是很不自在,前辈子,她从幼儿园到大学,到医学院,七年本研连读,因为收法医的部门比较偏向于男性,女性并不好就业,司法鉴定机构对学历和经验要求又高,于是又下苦功拿到双博士学位,毕业后不久,便遇见秦云林的事情,之后她就一直不停地将自己投入到工作之中。

这些年来,她的生活不是学习就是工作,凭着一手验尸技术闯出一番天地,也渐渐地找到了在工作中的乐趣和一种使命感。丢弃这份职业,冉颜只觉得自己在人际方面直接是九级伤残,根本不能自理。

因此,在大唐她宁愿做一个身份低贱的仵作,也不会想在内宅后院与众多女人争一个男人的心和身体。

冉颜现在的年龄才十五六岁,如果转而去别的行业奋斗,她相信自己也能拼出一番前程,可她最美好的年华全部都倾注在了这份事业上,并且小有成就,说要放弃……真的能够吗?

冉颜从来都不是那种云淡风轻、对一切都看淡的人。

“伤口疼?”萧颂见她拧着眉头靠在车壁上,不禁担忧道。

冉颜回过神来,略有些疲惫地睁开眼,看见萧颂温和的目光,不答反问:“我作的诗是不是真的很差?”

“要听真话?”萧颂挑眉问道。

“当然听真话。”冉颜道。

萧颂看着她认真的模样,笑道:“实话是,我没全然看懂。”

萧颂在刘青松的熏陶下,也知道不少现代名词或医学术语,但毕竟他的精力不在这儿,所以也并非全懂。

“即使没看懂,也能大概猜出其中意思。这首诗虽然没什么意境,讲的却是道理。”萧颂好心安慰她道。

他说着,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揉散她眉心皱起的小丘,轻声道:“做自己想做的事,舒心便好,只要你不放弃,我会一直帮你。”

我想看你笑,如玩雪时那样的笑。

冉颜怔了怔,既为他的动作也为他的话。

愣了片刻,觉得眉心的手指温度烫人,冉颜拍下他手,哼道:“你要是想笑话我就直管笑,憋出内伤来,遭殃的是你自己!”

萧颂收回手,知道那些话让她不自在了,哧哧笑道:“还要听更真的话吗,发自肺腑的。”

“什么?”冉颜防备地看着他,不觉得能从他嘴里听到什么好话。

萧颂诚恳地规劝道:“冉医生日后千万莫再作诗了,家里的老太太可是把刘青松当亲孙女养的,万一真把他给笑死了,找我赔的话,只好拿你抵上。”

“亲孙女?”冉颜就知道没好话,但后半句的内容恐怕比她做的诗还好笑。

“这件事件说来话长,日后我慢慢讲与你听。”萧颂提到此事就幸灾乐祸。

见他卖关子,冉颜便轻哼了一声,别过头不再理他。心底却是很感激,他的安慰鼓励和承诺,都如雪中送炭一般,温暖了她的“征途”。

“阿颜。”萧颂扯了扯她的衣袖,知道她未曾生气,却依旧哄道:“休恼,我有东西给你。”

冉颜不会故意耍小脾气,听他这么说,就转回脸等着答案。

“待会验完尸就知道了。”萧颂哈哈一笑道。

冉颜瞪了他一眼,心觉得有些奇怪。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