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冉法医的旷世诗作

诊治外伤和其他病不一样,光靠把脉问病情是不行的,冉颜不怕被人看脖子,可是她满脖子的那种痕迹,很难不让人多想。

但当见到周医令,冉颜便基本打消这种顾虑。他是个五十岁上下的老者,背部略微有些佝偻,一身浅绿色圆领官服,头戴黑色襆头,面容白净,肌肉松弛,已经有了一道道深深的沟壑,眼皮微垂,使得旁人看不清他的眼神,态度既不傲慢,亦不谦卑,一看便是那种除了医病,其他一切视而不见的人。

保护病人隐私,也是医生的操守之一,尤其是御医。

“十七娘,快来见过周医令。”冉平裕道。

冉颜与容茜一同起身,朝周医令蹲身行礼,“儿冉氏十七见过周医令。”

“十七娘折煞老夫了。”周医令伸手虚扶起她,“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周医令也在官场上混了几十年,虽然作为医者,到七品的太医令已经是极限了,他也根本参与不了什么社稷大事,但作为太医令常常与朝廷重臣打交道,令他深谙为官之道。萧颂请他过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大约知道了冉颜的分量,因此并不敢怠慢。

“原本萧侍郎一早就托老夫前来,只因圣上传老夫询问小公主的病情,这才耽搁了,十七娘见谅。”周医令明知道冉颜不知道萧颂委托之事,却还是解释了一遍。

照顾公主是人家分内的事,而来给她看伤也不过是走了人情的,冉颜不知该怎么作答,多说多错,于是便诚恳地道:“周医令言重了。”

医治伤口,自然不能让众人围观,周医令要求除了贴身侍婢之外,所有人都到外间等候。这也是萧颂的意思。

这是小事,冉平裕等人自然照搬。

等到解开包扎,周医令果然对那些斑斑痕痕视而不见,只是看见了那缝合的伤口,不禁惊讶道:“如此缝合之术……不知哪位高人所为?”

有这样高超的医术,根本不需要他前来诊治。周医令最擅长的并不是医外伤,虽然也很拿手,却不能与苏伏相提并论。主要是,人家是杀手,三天两头的受皮肉伤,经常拿自己“做实验”,熟能生巧嘛!

“刘青松。”既然苏伏自己不曾显露医术,冉颜也不好戳破,但总不能说是自己缝的,只好拉了刘青松来顶着。

周医令认识刘青松,知道他医术超群,因此也并不怀疑,只是心里暗暗吃惊,萧侍郎也太紧着这位冉十七娘了!居然不放心一个医生诊治,还特地又让他再来一遍。

而萧颂不让刘青松来,主要是考虑他那个不八卦不成活的性子,一旦他瞧见冉颜脖子上的那些痕迹,怕是要坏事。

“刘医生用药也是极好的,伤口愈合得不错,无需再另行配药,只是看十七娘的面色,大约是失血过多,要好好补补血才行,老夫给写个方子。”周医令道。

歌蓝闻言,立刻在外间的几上准备好纸笔。

冉颜施礼道:“有劳周医令。”

周医令客气了一句,便起身往外去。写了药方之后,他便说自己官署中有事要忙,推了冉平裕的留饭。

冉平裕自是亲自送周医令出门,抓住机会拉拉关系。

罗氏心中一时有些矛盾,从昨天晚上,她便感觉到了萧颂对冉颜的情意,心里又兴奋又担忧。对于她家来说,冉颜嫁给萧颂比嫁给崔氏六房更添助力,崔氏六房,说出去好听,但那一脉已经人丁单薄,除了桑随远之外,没有一个稍有作为之人。况且,桑随远的性子散漫随性,根本不是为官的料,这样的人便是再有才学,对冉平裕的生意也没有丝毫益处。

而萧侍郎则要人物有人物,要家世有家世,相貌也是出类拔萃,独独就是一个克妻的命格……可若非克妻,也轮不到冉颜……

不如去出云道长那里悄悄给他们二人和个八字,万一要是有缘呢?出云道长是给萧颂算过命的,定然知道他的生辰八字。

罗氏想到这里,便立刻命人准备礼物,事不宜迟,她今天就要去拜访出云道长。

冉颜用完午膳后,稍微躺了一会儿,便坐在了靠近花园的西苑阁楼上看梅花。

阳光很好,红艳艳的梅,在白雪皑皑之中显得尤为耀眼。冷香四溢,风吹过的时候,连阁楼上都能闻到。

“娘子,你以前特别爱作诗的,现在雪景这么美,不如作诗玩儿吧?”晚绿见冉颜百无聊赖,便提醒道。

冉颜顿了许久道:“好建议。”

文学修养在古代真的很重要,于是冉颜便试着在心里试了一下。

……

啊,谁的大动脉被刀划破……

洒落满地的红梅……

冉颜摇摇头,好像唐诗不是这个格式,平时看的诗经也都是什么什么兮。

再试一下——

大动脉被划破兮红梅落,红梅满地兮人休克,人休克兮难供氧,难供氧兮脑死亡……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