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辛秘(1)

谢罢,萧颂看向冉平裕,转而道:“我与十七娘有几句话要说,不知……”

冉平裕迟疑一下,又看冉颜没有反对的意思,便道:“请便。”

除了冉颜的贴身侍婢,屋内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萧颂斟酌了一下,道:“我不知道你与苏伏是什么关系,也不是想干涉你,但那个人……他从一出生就注定是要过刀口舔血的日子,既然卷了进来,想要全身而退已经不能,为了你自己和身边之人着想,莫要与他沾边为好。今天是李恪,明天可能就是李泰。”

萧颂眉头微拧,他置身于朝堂的暗潮汹涌之中,对这些事情自然知之甚深。

“我明白了。”冉颜现在很冷静,知道萧颂所说的这些话并非诋毁苏伏,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萧颂微微颌首,“好好休息。”

“对了。”冉颜见萧颂正要起身,便打断她的动作,道:“我在城东一片树林里藏身的时候,钻进了一个三人合抱的大树之中,那树中空,我在里面发现一颗人头,也许是你一直搜寻的尸体的一部分。”

“哦?”萧颂也有些吃惊,他令人在林子里找了两日,却没有收获,原来是被藏到树洞中了,“是程府附近的那片林子?”

“天太晚了,我辨不清方向,但听苏伏说话的意思,好像就是那里。”冉颜道。

萧颂微不可察地撇撇嘴,云淡风轻地道:“我明日令人过去瞧瞧。”

说罢便起身潇洒离开。

冉颜一头雾水,不知他为何突然转变态度,看着那个修长的背影,待看清楚之后,不禁张了张嘴。

晚绿和歌蓝也脸一红,别过头去。

原来萧颂浑身都已经湿透,又一动不动地跽坐了许久,湿的衣物紧紧贴在身上,将他蜂腰窄臀勾勒得清清楚楚。

等到那人消失在门口,冉颜不禁失笑,她还记得萧颂说的那些小时候的窘事,当时心觉得他是编来哄她,现在却才知道,那些事儿多半是真的,没想到长安鬼见愁的萧侍郎居然有如此喜感的一面。

笑着笑着,冉颜心里某块地方也温暖起来,越深地认识萧颂,便越觉得真实的他和表面看起来截然不同。

夜漏更深。

原来房间留下一摊血,邢娘觉得不吉利,便收拾出另外一间寝房给冉颜暂住。

萧颂洗漱完毕,才睡了不到半个时辰,已然三更了。于是便简单收拾一下,回府去换朝服。

五更才开坊门,所以免不了又是一番爬墙。

五更二点,萧颂已经一身绯色朝服,清神气爽地站在了御殿之上,根本看不出只休息了半个时辰,还翻了两坊的高墙。

这日的早朝只议了些琐事,李世民只颁布了两条圣旨。第一件事,吴王恪狩猎过度,影响恶劣,罢免安州都督之职。第二件事,着房玄龄与长孙无忌重修唐律。

李恪狩猎过度,被罢免官职?难道真是没人管就放纵开的玩儿?这是不可能的!李恪英武,少年时就曾为大唐开粮道,为国分忧,赢得朝野一片赞誉。满朝文武,但凡有些心机之人,对此事心里都是持同样的怀疑态度。

那么他闹这一出,究竟是为了什么?那么是为了回来,还是示弱?抑或向圣上表示自己并无夺嫡之心?还是以退为进?

萧颂更偏信后者。

宫前一片白雪皑皑,萧颂眯起眼睛,黑眸里有一刹的肃杀。

安善坊。

冉府和雅居,晚绿缩在屋里,浑身发抖,“呜——太阳这么大,居然比下雪还冷!”

邢娘笑道:“雪融才是冷天儿。”

“十七姐。”冉韵冲进屋内,看见冉颜躺在榻上,看见冉颜脸色苍白地躺在榻上,惊讶道:“你气色不大好啊!”

为了冉颜的名声,所以冉平裕夫妇瞒着冉韵和冉美玉此事,全府上下只动用了可信的老人。但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冉韵不知道,可一心想揪冉颜错处的冉美玉已经隐隐打听到了内情。

因此看见冉韵过来,便尾随而至,抓住机会就不遗余力地打击,“我看是风流过了头吧。”

冉韵顿时跟她杠了起来,“我说你说句讨人喜欢的话能少块肉是吧?”

“那也要看对什么人说。”冉美玉不以为然地道,但转而嗤了一声,道:“我可从来没说过你一句不是,这正主儿还没说话呢,你这就跳脚了,可怨不得十八姐小看你。”

“你!”冉韵一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便不与她一般见识,对冉颜道:“本想叫你一起去绣坊去看看绣品绣的如何,但见你这样子也出不得门了,我自己去琳琅斋一趟。”

“好,路上小心。”冉颜道。

冉韵恨恨地瞪了冉美玉一眼,转身便走。

其实冉美玉也不是非要找冉颜的岔子,可她成日待在府里也极没有意思,自从上次冉韵只带冉颜去参加贵女聚会之后,她便知道了在别人的地盘上必须得讨人欢心。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