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收割生命的死神

李恪不知道因为是失血过多,还是被冉颜这样阴森的表情骇住,脸色有些发白,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她,却没有说话,只紧紧捂住伤口。

鲜血从他指缝不断溢出,如果过个两刻,说不定就会失血而亡。

李恪大喝一声,“来人!”

门被推开,四名带刀侍卫走进来,看见满屋子的鲜血,不禁大惊,“殿下!”

“去传医生。”李恪再不敢大声说话,方才他怒吼一声,导致血液猛地涌出,眼前一阵阵地发黑。

几名侍卫都是上过战场的,对于这种外伤处理比较熟练,是以在医生还未到之前,先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

正在这时,有两排侍卫押着苏伏进来。

苏伏着一袭玄色圆领胡服,墨发在绾成一个髻,身上没有丝毫累赘的物件。他看着满地的狼藉,看见靠在墙角浑身是血的冉颜,冷峻神情越发如千年玄冰一般。

“我看看。”苏伏不知怎样使力,便挣开了压着他的两名侍卫,走到冉颜身边。

身后那些侍卫全部都紧绷着神经,却没有一个人敢阻止他。

冉颜松了手,鲜血再次冒了出来。伤口很深,但好在没有像李恪那样伤到动脉。

苏伏掏出帕子轻轻擦拭附近的鲜血,转手间,手里已经多了一根穿了线的针。

身后那些侍卫面色大变,方才明明已经搜得干干净净,就差没让他脱光检查了,这时候究竟是从哪里弄出来的一根针啊!

“能忍痛么。”苏伏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问一个娘子多么奇怪,在他心里,冉颜与一般的女子不同。

冉颜从来没有试过不打麻醉地被缝合伤口,她苦笑,现在这种状况,必须得能忍啊!否则留着这块伤口,待会有机会逃跑,也不跑利索,当下硬着头皮“嗯”了一声。

针穿透皮肤,冉颜微微颤了一下,很疼,但其实并没有想像中那么不能忍受,因为这一块伤口已经疼得麻木了,再多加一点半点也不算什么,只是针穿过皮肉的那种感觉,让人浑身难受。

因着李恪伤势严重,也没空理他们,苏伏才得以有时间把冉颜的伤口处理妥当。

等到三寸长的伤口被缝合完毕,冉颜已经浑身虚脱,浑身的汗水像是淋过一场雨般,面上的汗水都滴落在地板上,然而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吭一声。

“还好么?”苏伏给她包扎好,一贯冷冽的声音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嗯。”冉颜应道。

那些侍卫看的目瞪口呆——这都是些什么人!苏伏是杀手倒也罢了,可一个小娘子生生地被缝合皮肉却不喊不叫,这就太奇怪了吧!

但旋即,他们想到连自家主子都被伤成那样,这小娘子指不定也是个杀手。李恪可不是被养在京都的文弱皇子,论谋略胆识和骁勇,连当今圣上都十分欣赏。当下侍卫们立刻把她归列到与苏伏一个等级的危险人物。

苏伏和冉颜对视了一眼,想法不谋而合,现在李恪无暇指挥侍卫,正是逃跑的大好时机,以苏伏的武功,至少突围应该不成问题。

苏伏是担忧冉颜受伤过重,支持不住,但看见她眼中的坚定,微微抿唇,伸手握住她纤柔的手,温声道:“在我身后。”

“好。”冉颜不能帮忙,但是她绝对不会使自己成为累赘。

苏伏先松开冉颜的手,宛如猎豹一般迅猛地冲出去,掳住一个侍卫的头,将他向后拖拽,瞬间离开一众侍卫,左手小臂卡住那人的头颅,右手猛然一扭,只听咔嚓一声,侍卫的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垂下。

这一系列的动作不过瞬息之间,被杀的侍卫连丝毫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冉颜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仿佛能察觉到张助理那只手生生把自己脖子掐断时发出的恐怖声音。

“走!”苏伏不知何时已经拿着刀返回,一把抓住她的手。

冉颜连忙收回神思,紧跟在他身后。

那把普通的侍卫用刀,在苏伏的手中,却如死神收割生命的镰刀,所过之处,无一处不是血雨腥风。

冉颜见过的死人很多,可是像这样看见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从她眼前消失还是第一次,她稳住心神,极力地说服自己,现在的情形不是他们死就是自己死,绝不能心软!

她就这样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紧紧跟着苏伏,保证自己不拖后腿。

不过眨眼功夫,苏伏便已经带她冲出了房间。

院子中还是大雪纷飞,只有几盏灯笼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苏伏拦腰抱住冉颜,避过正院,贴墙根窜过偏院,他们身影经过的时候,四周忽然箭雨纷纷,在风雪中带着破风之声呼啸而来。

苏伏选择的位置很少有箭矢能够到达,偶尔有几个,也都被他手中的刀挡下。

到了一个死巷中,苏伏抱着冉颜,脚在不平整的青砖墙上微微借力,轻而易举地翻越过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