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机会来了

风忽然大了一些,将地上浮雪卷起,与空中飘落的雪花混为一起,宛如浪花一般,将视线遮掩。

苏伏索性收起伞,于丘上茕茕孑立。

在漫天的风雪之间,还能看见远处萧颂一袭绯色官服,正在有条不紊地指挥下属搜寻什么。

方才有那么一刻,萧颂将大氅披在冉颜身上时,即使他一向情绪的波动不大,却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既高兴又悲哀。

高兴什么?又悲哀什么?苏伏并不是很清楚。

冉颜在他的心里,占着一个特别的位置。她与他在某些方面如此相像,又是唯一值得他信任的人。

也许,是替她高兴,终于等到了一个好的归宿,而不必如他这般孤身流浪于世上,而悲哀,她的归宿终究与他无关。

苏伏耳朵微动,听见呼啸的风雪里有脚步声迅速向他这边靠近,便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而后静立等候。

“苏太医,殿下请您到私园议事。”来人站在丘下拱手道。

狂风将他的声音吹得破碎,苏伏却轻易地辨别话中的意思,微微颌首,从丘上下来,冰冷的声音与风雪融为一体,“带路。”

那人恭敬地应了一声,小跑着在前面带路。

……

冉府的马车刚刚在内门道前停下,冉韵生怕被母亲抓住,便脚底抹油,跳下马车一溜烟地跑回自己院里。

回到和雅居,洗了个热水澡,邢娘在寝室里点上几只火盆,冉颜窝在榻上不由舒了口气。总体算来,她今日心情极好,虽然开始的时候事与愿违,但最终还是认识了不少人,即使那些娘子身份也都不算太高,但有一些人脉,总比没有的好。

况且,今日这场雪仗玩得真是酣畅淋漓。

“娘子,这也算是安顿下来了,小满那丫头……”邢娘以为冉颜忘记了,便出言提醒道。

冉颜从榻边摸到最近在研究的一本医书,翻开到夹着纸条的一页,问道:“她最近都在做什么?”

“在院子里做洒扫。”邢娘顿时明白冉颜是在试探小满,想了想又道:“她一直不曾离开院子,但在路途上的事情,老奴就不得而知了……娘子先前故意放她与十八娘一并走,是否也是为了试探?”

冉颜点点头,“我令她去伺候师父,也请师父帮忙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明日我送幻空去清音庵时,会去看望师父。”

邢娘赞同地点点头,而后迟疑了一下,才问道:“娘子,那大氅是萧侍郎的吧。”

“嗯。”冉颜应了一声,旋即想起自己明明交代过晚绿不要说出此事,便问道:“你如何知道?”

邢娘叹了口气,顺手将几上的大氅掀开,露出衣领处的绣纹,“这种径一寸的小朵花纹样,只有四品到七品朝廷命官才能用。”

冉颜点头,继续翻看医书。

邢娘见她不以为意的样子,不禁道:“娘子不愿嫁桑先生,老奴断不会为了名声富贵去劝娘子一言半语,可老奴要劝娘子,切莫对萧侍郎生情,万一娘子因此有个好歹,老奴可怎么向九泉之下的夫人交代!”

说着,邢娘的眼中已经有了泪意,夫人临终前拉着她的手,只来得及说出一句“阿颜”便咽了气,夫人在冉家毫无留恋,唯有放心不下这唯一的女儿。

“邢娘,不如改日打听一下,哪位高人擅看命理,帮我看看吧。”冉颜知道跟邢娘讲道理是讲不通的,邢娘信鬼神,既然如此就只能从此处下手,“各人有各人命数,如果我这辈子注定是要嫁给萧颂,被他克死,那也是没可奈何的事。”

“呸呸呸!”邢娘嗔怒地看着冉颜道:“娘子这些话可不能乱说,头上三尺有神明,不可胡言乱语。”

冉颜笑着转移话题,让邢娘跟管家打一声招呼,明日借用一下厨房,给师父做几道菜送去。

待邢娘离开之后,冉颜便开始琢磨是否真的要想法子去拉拢武则天,自古伴君如伴虎,若是从现在便站好阵营,事事都参与的话,到最后指不定就会落了一个兔死狗烹的下场。

而且武则天最艰难的时刻,是贞观末年到永徽二年这一段时间。贞观之治尚且还有十几年,现在就投靠她是不是早了些?与其如此,还不如想法子引起李世民的注意,这十几年还是大有可为的。

想明白了这许多事情,冉颜心里也就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打算后天去寻刘青松商量一个具体的方案。

次日清晨,晓鼓声刚刚响起,冉颜便起塌了。

梳洗完毕之后,便去了厨房。

厨娘们已经开始准备早膳,冉府的厨房很大,因着昨晚已经打了招呼,所以有一个灶台专门给冉颜空着了。

冉颜在盆中净手,便开始熟练地切菜。

她一下刀,便引起了管事娘子的注意,但因着冉颜一脸的生人勿近,她不敢过去打扰。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