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日程

尤其是,巴陵公主居然打的是那种方面的主意。

“娘子?夜了,可要洗漱就寝?”门外晚绿的声音响起。

冉颜一边解剖最后一只老鼠,一边声音平平地道:“再过两刻。”

晚绿听着屋里仿佛从地狱里冒出来的声音,不由缩了缩脖子,冲厅前的邢娘摇了摇头,小跑着过去与她耳语道:“娘子说再过两刻。”

邢娘叹了口气,道:“那就把水热着,过一会儿再往浴房里送水。”

两刻之后,冉颜将老鼠的尸体处理完毕,脱了手套和口罩,拉开房门。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廊上点着灯笼。

冉颜伸了个懒腰,刚准备穿上屐鞋,却被人从背后猛然捂住嘴,还未及有丝毫挣扎,便被人拦腰抱起,飞快地掠向黑暗处。

身后结实的胸膛,和周身散发的冷冽气息,令冉颜只想到一个人,苏伏。

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才堪堪落住脚,苏伏却并未立刻松开她。

冉颜恼怒地一把将他推开,回头冷冷盯着那张俊美无俦的脸。

“我……”苏伏见她生气,想解释几句,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这事情的确是他有错在先。

苏伏本就是刺客,行事如此也没有什么可奇怪,冉颜觉得自己反应有些过了,缓了缓语气道:“暗夜前来,何事?”

“只是来看看你。”苏伏幽深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他离开苏州月余,每当一个人孤寂的时候,都会莫名地想起这张秀美却并不灵动的脸,从来没有人给过他这样安心的感觉。他希望冉颜也能够对他有一点点不同,但眼下看来,是他期望得太多了。

“你的身份……如何在长安定居?”冉颜问道。

不过转瞬,苏伏的心境便已恢复如常,“我在太医署任职,私下听用于魏王李泰,也住在安善坊。”

对于这等机密之事,苏伏并没有任何隐瞒。

冉颜微微愣住,这种境况,她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如果再继续延续话题问下去,苏伏八成也不会隐瞒,但冉颜现在并不想知道。谈风景?冉颜抬头望了望一片漆黑的苍穹,连想说一句“今天月色不错”的话都不行。

苏伏独处的时候,一个月不说一句话也是常有的事,他此行也只是想瞧瞧她,并没有想好要谈论什么话题。

“娘子?”“娘子?”

正沉默着,远处隐隐传来晚绿地唤声。

“那……我回去了。”冉颜道。

“嗯。”苏伏道。

冉颜顺着小道垂首慢慢走着,暗忖自己与苏伏关系的转变有些令人费解。原本,他应该杀她灭口,而她应该处处提防,怎么看都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为什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非是朋友,也不是敌人,更不是情人……

冉颜顿住脚步,回过头往刚才站着的地方看了一眼,却见那一袭黑衣,还伫立在树影下,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

走到和雅居附近,晚绿看见她,松了口气,快步迎上来,“一眨眼的功夫娘子跑哪儿去了?”

“我在附近转转。”冉颜道。

都是在府中,晚绿也并未多想,只是弯腰把手里的屐鞋放到冉颜脚前,唠叨道:“娘子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也不穿鞋?万一伤了脚该怎么办?”

冉颜默不作声地穿上鞋,跟着晚绿去了浴房,若不是她神态自若,倒是像被训了的孩子般。

沐浴洗去一天的疲惫,冉颜脱力地躺在榻上,寻思着接下来当真要好好充实自己了,在古代混还真是不容易啊!以前她每次语文都徘徊在及格线上下,最后还是能依靠验尸技术混得风生水起,在古代想要出人头地,就得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冉颜迷迷糊糊地睡着,临睡的前一刻还在想,明早要寻一本《诗经》什么的来看一看。

次日清晨,冉颜在晓鼓声中睡得香甜。因着她身上的伤刚刚痊愈,再加之旅途奔波,邢娘便没有唤她起塌。

直睡到日晒三竿,冉颜才醒过来。看着地上明晃晃的日光,她倏地坐起来,连起床气都瞬间消散得干干净净。

冉颜的作息时间一向很准时,自从上次昏迷之后,生物钟似乎乱了,可她昨晚还计划好要清晨读书的……

冉颜继承了原主的才能和记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并不常常用到的东西都在慢慢的变淡,现在回忆起《诗经》,只能零零碎碎地想起一些片段。看来上天并不会白白地把这些东西送给她,给过机会就要抓住,否则失去了就是损失。

想到这里,她从榻上蹿起来,随便抓了一件缎衣披上。

“娘子。”晚绿端水进来,看见冉颜手脚飞快地穿上衣服,奇怪道:“娘子今日有事情?”

“嗯。”冉颜点点头,说出一句让晚绿目瞪口呆的话,“我要念书,还要绣花。”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