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独孤斓燕

冉颜心叹,真是一巴掌能拍出个权贵啊!独孤姓出自刘姓,起源于北魏时代北鲜卑部落,是汉光武帝刘秀的后代以独孤为氏。而能在长安且如此富贵的独孤氏,必然身份显赫。

“原来是独孤二娘,在下一介商贾,身份低微,不敢辱了独孤娘子的耳。”冉云生客气地拱手行礼,而后匆匆拉着领着冉颜姐妹三个进了布庄。

“咦。”独孤斓燕才注意到冉云生身后的冉颜,直到几个人进去之后才对身后的侍婢道:“那个娘子好生奇怪。”

“娘子觉得有何不妥?”侍婢一直垂着头,并未瞧见冉颜。

“也非是不妥,开始根本注意不到她,仔细瞧才发觉长得标致。”独孤斓燕也说不出具体的感觉,只觉得那个女子的眼眸幽深得让人想去探究。而且隐隐觉得,似乎因着她太过冷硬的气质和素净的衣裙,将容色减了四五分。

掌柜年近五十,干瘦的身躯有些微微佝偻,稀拉拉的胡须在下巴上,一双精明的三角眼,逢人就带三分笑,看起来有些滑稽却也很有亲和力。

琳琅斋距离这里不远,冉云生也是老主顾,掌柜自是认得,便挥手令一个精明的小二领着,自己则亲自接待独孤斓燕,“娘子需要什么样的料子?”

“我阿姐前日得子,我要一些可做婴孩衣裳的贴身衣料。”独孤斓燕进了店内,目光四处打量,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那可真是大喜啊,恭喜恭喜!”掌柜像是自己家得了喜事一般,更殷勤介绍起衣料,“小的店里的确是有些好料,这次从西域过来的白叠布质量极好,掺了蚕丝织成,柔软舒适,颜色又多,小的一直没舍得卖,没想到天意竟是专门留给独孤娘子了。”

独孤斓燕收回目光,被他说的布料吸引,“取来我瞧瞧。”

“您随我到雅间歇息,马上就取来。”说着令小二去取布,然后亲自领着独孤斓燕上了二楼。

掌柜见独孤斓燕目光不定,猜到她还惦记着冉云生,便似随口地道:“方才那位冉郎君真真生得跟仙人临凡似的,小的看过好多回,再见着都还移不开眼呢。”

“冉郎君?”独孤斓燕颇感兴趣地问。

掌柜笑眯眯地道:“西边街上有家琳琅斋,冉郎君是他们的少东家,年方十九,尚未娶亲呢。”

掌柜觉着自己这是办了好事,眼看着独孤斓燕对冉云生很是上心,即便冉云生赘婿入了独孤氏,也是件天大的好事。

独孤斓燕心中一喜,“他叫什么名字?”

“冉郎君在族中排行第十,名唤云生。听说他们那一支是冉闵的后代,在江南颇有声名。”掌柜道。

“好极了!”独孤斓燕一抚掌,神色间满是欣喜,却没有一丝恋慕的意味。平掌柜因着垂头带路,却也未曾注意。

到了二楼,茶水刚刚入口,几个小二便把布料送了来,约摸有十六七匹,颜色丰富,却没有任何花纹。

掌柜见独孤斓燕似乎有所不满,连忙道:“娘子,婴孩肤幼嫩,布匹是越柔软越好,而且缝衣的针脚也不宜太密,贴身的衣物上不能绣花儿,才不至于磨伤皮肤。这种白叠布是小的店里独一份的,别处粗糙又没有颜色……”

他说着随手拿过来一匹,“您摸摸,比绸缎还适手。”

独孤斓燕伸手摸了摸,果然入手软滑轻薄,而且绵绵的,加之她心情不错,便道:“这些我都要了,送到府上去吧。”

说罢,令侍婢付钱,而后便急匆匆的下楼去了。

“云芝,你觉着他像不像画像上那个人?”独孤斓燕虽是问,语气中却十分确定。

侍婢也附和道:“有五六分相像,而且比画像上风采更胜!”

独孤斓燕飞快地上了油壁香车,催促车夫道:“走!”

站在二楼另外一间雅间窗侧的冉云生看着独孤斓燕急急离开,脸色略有些苍白,鬓角甚至渗出了些许汗水。

冉颜并未如冉韵和冉美玉那样投入地选着衣料,而是一直注意着冉云生的神色变化,心中不禁暗暗惊奇,心里也隐隐约约地猜到了几分。

“十哥。”冉颜抱着一匹冰蓝色缎料走到他身侧,状似让他帮忙看看的样子,却小声道:“若遇着什么困难,不妨说出来,以便早作应对……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人多好商量。”

冉云生潋滟的眸光中透出几分感激,叹道:“也对,待回府再说吧。”他目光落在冉颜手中的布匹上,评价道:“颜色不错,可这大冬天的,穿着这个色会不会显得太过清冷一些了?”

“阿兄,你也来帮我看看,这个颜色如何?”冉韵把一匹鹅黄色的锦缎扯开,问冉云生道。

冉云生正要答话,掌柜却挑帘进来了,笑容满面地道:“十郎好久不曾过来了,方才怠慢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