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晓鼓

在长安的第一天,就在歌蓝与冉美玉无形的硝烟中落幕了。

至于内宅里争争斗斗这点事,冉颜根本没有必要费心,即便歌蓝被与世隔绝了两年,离开高氏的冉美玉也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高氏母女把歌蓝弄得家破人亡,即便歌蓝真的整死了她们,冉颜也不会有任何心软。这是一个法治还不完善的社会,如果满腔正义感,只期待官府惩处坏人,那就只能一辈子受人欺压,冉颜早已经过了天真的年纪。

歌蓝跽坐在外间,透过细密的竹帘看着榻上就着灯光看医书的冉颜,心底渐渐柔软起来。

虽然冉颜什么也不说,但歌蓝知道,她一直在履行承诺,就如同她当初说的:你怎么对付高氏,我不妨碍,必要的时候也会给予帮助,这是我借用她身体该给的回报,但是也请你记住,你们娘子的死于我半点关系也没有,如果哪一天让我发现你做了不利于我的事情,别怪我下手不留情……

如今冉颜在默默履行前半句话,而后半句,歌蓝一定不会让它发生。

……

翌日,五更二点,月色朦胧,一片幽静,自宫内“晓鼓”声起。诸个街坊顺序敲响,城内开始响起了阵阵鼓声,各坊的门陆陆续续开启。这鼓声要敲三千下,直到天亮为止。

长安城的百姓或披衣而起,或在规律的鼓声中睡得更酣。

冉颜却是第一次经历晓鼓声,安善坊的鼓声约莫响了十来下,她便醒了,见天还未亮,便在榻上合眼躺了一会儿。

直到三千鼓声止,冉颜才在晚绿和歌蓝的伺候下起塌梳洗。

之后去前厅与冉平裕夫妇一起用完早膳,罗氏便留下冉颜和邢娘一起说了会儿话。

经过昨晚的事情,罗氏对待冉颜的态度明显有些变化,言语间更加温和了几分。

“十七娘才碧玉之龄,衣裳大可鲜艳些,怎么总穿得这样素净呢?”罗氏笑道。

冉颜垂首答道:“儿一贯喜欢素净些的,觉得衣裳还是舒适为要。”

罗氏点点头认同,“此话正是。”

因前些日子冉美玉一直找罗氏搭话,她虽然不怎么待见本家的人,却架不住冉美玉一直说的是冉云生的事儿,罗氏思子心切,自然也就没有拒绝。

冉美玉说到十郎特别照顾冉颜,甚至为她一掷千金的事情,罗氏心里就有些不喜。

虽然郑氏当初给她很大的帮助,可谓恩同再造,即便花在冉颜身上再多钱,她也不认为亏得慌,但冉云生一向行为有度,忽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罗氏心里肯定欢喜不起来。

不过,眼下看着冉颜也不像那种浮华虚荣的性子,心底稍微舒服了一点,就权当冉云生是报恩了。

正想着,门口光线一暗,进来一高一矮两人,正是冉云生和冉韵。

“母亲。”两人向主座的罗氏行礼。

罗氏瞧着自己这双容貌出众的儿女,眼底满是笑意,忙让两人坐下。

“十七姐,你的病情如何?”冉韵在冉颜旁边一屁股坐下来,转头询问道。

冉颜回道:“早已经痊愈了。”

“那正好,今日我要去琳琅斋,你陪我一块去吧。”冉韵兴致盎然地道:“之前在苏州,你赢下的那几块玉,我送到琳琅斋去了,小的早就做成了成品,大的那尊雕成了摆件,约莫再过七八日就能完工。”

冉韵想着毛石是冉颜赢回来的,便没有急着把成品出手,等冉颜到长安后看上一眼。

“你看看你,还有点娘子家的样子吗?成日在外疯跑,眼看就十五了,看有哪家要你?”罗氏对冉韵万分头疼,他们本就是商贾家,身份不高,如若冉韵能知书达理、温婉贤淑,以家里的根基和钱财,根本不愁嫁,可冉韵现在俨然就是个小商贾,高门大户肯定看不上眼。

冉韵却不以为然,甚至嘟囔道:“阿兄知书达理,学富五车,生得又美貌,肯定不愁没人要,不如母亲让阿兄嫁出去吧,我留在家里孝敬您。”

“你孝敬?”不被气死就万幸了。罗氏这回是动了真怒,不过碍于有外人在场,生生忍住了。

邢娘温声安慰道:“夫人息怒,老奴瞧着韵娘活泼灵动,相貌出众,哪里会愁嫁了?只不过年纪小,多多教导就是了。”

罗氏心中一动,看了冉颜一眼,虽然看上去过于冷漠,不大讨人喜欢,想来是天生性子的原因,礼节方面却没有任何缺失的,于是便琢磨着把冉韵托付给邢娘教导。

邢娘到底是荥阳郑氏出来的,有她指点,必不会差。不过,眼下并不是个好时机。

念头闪过,罗氏交代了几句,便让冉云生他们出去玩,只留了邢娘说话。

长安冬季比苏州还是要冷一些,光秃秃的树枝上结着一层薄薄的霜,迎着明晃晃的日光晶莹发亮。说话的时候,有白白的雾气从唇边逸散。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