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籍 > 金玉满唐(大唐女法医原著小说) >

第185章 东都洛阳

翌日清早,冉颜洗漱完之后,才得知萧颂天未亮便已经离开。

在冉云生的安排下,冉颜坐上了去往洛阳的马车,同行的齐六娘与她乘坐同一辆车。

冉颜虽然冷淡一些,却没有太多怪癖,并不介意与人共处同个空间,她只倚靠在车窗前,握了本医书旁若无人地仔细研究。

齐六娘跽坐在另一边的窗前看着外面不急不缓向后退去的风景。车厢里一片静默,偶尔有冉颜翻动书页的声音。

冉颜目光在书上,神思却渐渐飞到别处。近来她已经两次梦到一个男人,一次是自己被他搂在怀里,一次是自己抱着人家不放……

冉颜皱眉,想到晚绿今早一起塌便拉着她问东问西,神神叨叨的模样,难道昨晚果然有人进来?

“十七娘。”齐六娘清清淡淡的声音打断了冉颜的思考。

冉颜转过头,向她投去询问的目光。

“听说你失忆了,大约也不记得我了吧。”齐六娘主动与她搭话,“我叫齐宁君。”

也许平素都是别人主动找她说话,她并不擅长与人套近乎,而对于这样的生涩的话,冉颜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客气了一句道:“你好。”

场面有些尴尬,静了一会儿,齐宁君才问道:“我这样千里迢迢地奔来,是否很唐突?”

冉颜从她镇定的表象之下,看出丝许不安,但对于此事,冉颜也不好多做评价,“每个人都有权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嗯。”齐宁君如月的面上忽然绽放出一朵妍妍的笑靥,将那份冷然孤高冲淡许多。

客观来说,齐宁君还是那种冷若冰霜的样子更美丽,她笑起来很美,却缺少几分特色,弯弯的眉,明亮的眼,如同一般的姑娘一样。

齐宁君的笑容慢慢淡下来,似是想起了某件重要的事情,转而问冉颜道:“十郎……他可有心仪之人?”

“我并不知道。”冉颜如实回答。

齐宁君垂眸道了一声谢,微微颌首行礼,便继续看向车外风景。

马车微微停了一下,晚绿进来奉茶,“齐娘子,我家娘子喝茶不爱放香料,因此也未曾备下那些,茶水清淡了些,您若不习惯奴婢便去十郎那里去取一些过来。”

“无碍。”齐宁君接过茶盏,“有劳晚绿姑娘了。”

“不敢当,旅途之中,多有不便,还请齐娘子多多担待。”晚绿笑着道。

齐宁君有些不好意思,分明是她自己太过劳烦别人,“晚绿姑娘太客气了。”

晚绿笑了笑,转身又给冉颜递上茶水,顺便往她身边挪了挪,道:“娘子,我今日一早听说聚水县的案子告破了,凶手居然是那个已死的乞丐刘汶!人已经抓到了。”

之前众人都以为刘汶已死,自然不会注意到他,但如今真相大白,他未死之事暴露,抓捕也是很轻松的事情。

冉颜叹了口气,只需晚绿这一句提醒,她便已经将事情的始末连接上去了,苏鸾这一手借刀杀人当真用得好!往好的里想,也许苏鸾只是顺手利用刘汶,往坏的里想,也许正是苏鸾为了自己不成为杀人犯,才用尽办法把刘汶一个大好青年逼入绝望的深渊。

冉颜甚至比萧颂更早发现苏鸾璎珞上新更替的绳子,只是她不能确定这么件细微的事情一定于案情有关,且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说出来……

果然,作为律法的执行者,一定要公正,必须抛却掉私人感情,那些所谓的同情心,都可能使得一个案件陷入困境。

冉颜耳边回荡着博士导师的话:作为一个验尸官,宁愿缺少破案的热情,也不能带有任何私人情绪。你只需如实地转达尸体上所呈现的旁人无法看懂的语言,这就是验尸官的责任。

用事实说话,这是每一个执法人员要遵守的最基本的准则。

冉颜一直恪守这一点,自从秦云林死后,她不停的验尸,后来才至她的情绪越来越少,性格越发死板。而自从来到大唐,她似乎鲜活了许多,那些寻常人该有的情感也涌了上来。

是要纵容自己这样下去,还是……冉颜看向车外褪去绿色的景物,忽然发现她迫切的需要一个目标,有了目标,才能够平衡这两点。

而此次去长安,便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齐宁君看着冉颜幽黑的眼眸里忽然迸发的光彩,微微愣了愣,再回过神来,她却早已经神色如常。

因着顾忌冉颜身上伤口刚刚愈合,行路放慢了许多,接近午时才抵达洛阳。

长安重游侠,洛阳富才雄。

可见唐时的洛阳是个多么有文化底蕴的城市。而这个千古名都也未曾让冉颜失望,一入城门,耳边的喧嚣声瞬时将她包围,各式各样古老的叫卖,以及人们议价、谈话的声音屡屡不绝于耳。

冉颜自来了大唐之后,还是头一回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还活着。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