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璎珞(2)

听说那位娘子是认识邢娘的,并非是他想到的那个人,冉云生面色渐渐缓和一些,微微松了口气。

虽然都是极为细微的动作,却未曾逃过冉颜的眼睛,她半开玩笑地道:“十哥不是在哪里惹了桃花债吧?”

“你还不了解我?”冉云生瞪了她一眼,抬步往院子里走。

冉云生模样出色,为人又十分温和有礼,因此对他有意的娘子多如过江之卿,但他向来洁身自爱,从不与人不清不楚,纵然常常去妓馆应酬,却至今未曾乱交。

按照冉颜的想法来分析,冉云生应该是那种追求精神上的契合远远多于肉欲之人。

过了内门道,面前豁然开朗。

院子里几棵银杏树下亭亭立着一名绿衣女子,她垂着头,墨发如瀑在背后松松结了一个髻,发梢还滴着水,似乎刚刚沐浴过,阳光透过黄色的杏叶斑驳地落在她身上,莹白如玉的肌肤愈发炫目。

女子听见声音,抬起头来,清冽的目光落在冉云生身上,张了张嘴,声音却哽在喉咙里。

冉颜分明看见她的口型是:十郎。

冉颜认出来人,朝她微微颌首见礼,“齐六娘。”

齐六娘神情恍惚地回了礼。

冉颜便识趣地领着幻空和晚绿,歌蓝离开。

冉云生看着她略显苍白的面容,心头揪紧,冷漠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你怎么来了?”

“我……我来看你一眼。”齐六娘一向没有什么感情的声音,此刻带着许多种情绪,复杂得令人辨不清楚。“阿耶给我定了一门亲事。”

静默了许久,冉云生才道:“是吗,恭喜你。”

“我不愿意。”齐六娘掳住冉云生的目光,紧紧盯着他,面上浮起一抹红晕,却如释重负地道:“我从前觉得身不由己,与你说了许多混账话……可是,当婚事定下后,我觉得其实所谓的禁锢也不过如此,只是我不敢抛弃罢了,十郎……我只有这一次机会。”

说到最后,她声音里带了乞求。

齐六娘是齐氏的骄傲,被捧在如云如月的位置上,她倾慕冉云生,却又明知得不到时,所以对冉云生说了那一番话,想求得一时慰藉。

冉云生步下台阶,看着她卸去冰冷伪装的模样,叹道:“你可问过,我是否喜欢你?”

一如往日般温润如玉的声音,却如刀锋一般轻轻划过齐六娘心,一时未曾感觉到疼痛,只觉得热量在慢慢流失。

冉颜站在远处的游廊上,看着那对近在咫尺的璧人,齐六娘的动作呆滞,冉云生垂眼看着她的头顶。

“你这是在偷窥?”耳边忽然响起萧颂的声音。

冉颜转过身,朝他微微欠身,“萧郎君。”

萧颂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你从榻上站起来,便开始拉开跟我的距离?”

“多谢萧郎君这些日来对我尽心照顾,日后十七定当报答。”冉颜声音依旧平平。

虽然冉颜与往常一样冷漠,萧颂却敏感地察觉到,她似乎是在生气。

“你是怪我故意为难桑随远?”想来想去,近日也只有这件事最可能惹怒她。

冉颜未做声,却抬起幽黑的眼眸,盯着萧颂。

给机会解释就好,萧颂心里高兴,脸上却是一副忏悔的模样,“我承认故意将他们关一夜是我不对,也不应该把他们故意放到庄尹对面,但我这么做,绝对没有对付桑随远的意思。”

“你莫要告诉我是为了他好。帮他锻炼胆量?”冉颜皱眉道。

“我只是想让他明白,他不适合你。”萧颂认真道。

冉颜直直盯了他的眼睛半晌,才点了点头。

萧颂的这个理由,她是赞同的,但这样对待桑辰,她也不好开口道谢,只能闷头回房。

萧颂负手站在原地,见她快走到转弯处,忽然朗声道:“我要赶回长安,明日启程。”

冉颜顿下脚步,转头看着他,想了半晌才道:“聚水县的案子就这么结了?”

“没有,今晚了结。”萧颂有些无奈,没想到冉颜听说他要走,居然最先想到的是这个问题。

冉颜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便也没有多问,该提醒的事情,她已经提醒过了。

转念之间,她不再多问案情,而是真诚地道了一句,“谢谢你。”

萧颂垂下眼眸,心底略有些失望,他从未对任何一个人上心过,这是仅有的一回。他倾尽全力地去对她好,到现在,却只换来一句“谢谢”,她在他面前,甚至没有一次娇羞抑或让他能察觉到有所不同的情绪。

也罢,道阻且长,得有耐心和毅力才行。

萧颂抬头,却发现冉颜并没有离开。

她站在拐弯处,裙角微扬,清冷的声音问道:“喝酒去吧?”

萧颂诧异地看了冉颜一眼,半晌,乍然一笑道:“好。”

时间刚刚过午,不冷不热,冉颜让晚绿和歌蓝在院子一角的一棵银杏树下摆了席几。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