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最遥远的距离

天色已黑透,萧颂再待下去,邢娘恐怕就会过来赶人了,遂与晚绿一并离开。

出了内门道,萧颂忽然对晚绿道:“天晚了,你一个人出去也不安全,正好我要去衙门,顺便命人去把他们放出来。”

县衙与牢房有些距离,与萧颂并不顺路。

晚绿也不疑有他,想到院子里人手也不够用,况她怕极了萧颂,哪里敢拒绝,于是连忙欠身道谢,“多谢萧郎君。”

“无碍。”萧颂淡淡地回了一声,便抬脚出了外曲门。

晚绿松了口气,便返了回来。

萧颂看见门口等候的衙役,向他招招手。

那衙役身份低微,根本没有见过萧颂,但见他身上紫色袍服,也猜出其身份,战战兢兢地迎了过来,“萧侍郎。”

“我现在没空去认人,暂且把他们关上一夜。”萧颂顿了顿,又道:“我记得庄尹对面那间牢房干净宽敞,你把他们俩转到那间去。”

“萧侍郎,您是否记错了?那里是重犯牢房,脏乱得紧。”衙役小声且讨好地提醒道。

萧颂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还没老,记性好着呢。”

平淡的语调不知为什么听起来阴森森的,衙役脑门直冒冷汗,心里虽不明白萧颂的意思,但也不敢再问,心想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大不了给换一间干净的就是了。

萧颂看了衙役一眼,哪能不明白他的心思,道:“我说的是庄尹对面的那间,若我明日见着不是……后果你懂的。”

他淡淡抛下这句话,负手朝衙门走去。

衙役看着萧颂的背影,小声嘀咕道:“那庄尹浑身烂得差不多了,连我都不敢看,为什么要把人关在他对面呢?”

难道这两人是假的?还是得罪了萧侍郎?衙役满脸不解地小跑着回牢房,给他们挪地方。

晚绿回了院子,便瞧见灯笼摇曳的光亮下,有个人窝在走廊底下,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头埋在腿间,只能看见光溜溜的脑袋。

“幻空?”晚绿轻声唤道。

幻空抬起头来,小脸上满是泪水,大眼睛也肿得如核桃一般,看见晚绿后,忽然啜泣出声音,“我找不见师兄了,呜呜呜……”

晚绿想了半晌才想起来,桑辰把怀隐叫做师叔,怀隐和净惠是同辈的僧尼,幻空说的师兄一定就是指桑辰了。

自从冉颜受了重伤,她成日忙得不可开交,这些天都不曾看见幻空,竟将幻空给忘记了,“桑先生一会儿就回来了,这会子娘子还没睡下呢,你要不要去找她说说话?”

幻空自小在寺庙里长大,加之净惠从来不教,使得她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根本不知道要去探望病人之类。

幻空用袖子抹了抹眼睛,哽咽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知道娘子很喜欢你的。”晚绿过去抓起她的手,领她一并回了冉颜的卧房。

冉颜刚刚洗漱完毕,看见幻空过来,不由得浮上一抹笑容,声音因为虚弱而给人一种温柔的错觉,“好些日子没看见你了,怎么也不来找我呢?”

幻空见冉颜温和,少了几分胆怯,小声道:“师兄说外面不安全,让我不要到处乱跑。”

这些天聚水县被凶杀案闹得草木皆兵,桑辰有此一说也并不奇怪,只是幻空竟真的听话乖乖待在房间里,显然对桑辰过分的信任和依赖。

冉颜不禁想,两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是怎样相互依偎,给彼此勇气呢?

自从幻空亲眼看见净垣死在她面前,便越发胆小,也许在更弱小的人面前,桑辰也能张开臂膀,撑起一片天空吧!

“冉娘子,师兄什么时候回来呢?”幻空在榻旁坐下来,抓着衣角不安地问。

冉颜淡淡笑道:“桑先生同刘医生一并出去办事了,晚些就回来,你若是害怕,就住在我这里,或者同晚绿一起睡。”

“嗯!”幻空欢欢喜喜地应了,旋即注意到冉颜的手被裹得严严实实,又忧心道:“冉娘子,你受伤了,还疼不疼?”

冉颜听着她孩子气的关心,面上笑容更盛,“不疼了,再过几天就能同往常一样。你与桑先生一路过来,有没有吃苦头?”

“没有,师兄可好了,他还教我读书写字,还教我抚琴。”幻空笑盈盈地答道,说到抚琴,幻空骄傲地道:“师兄说我学琴特别快,很快就能赶上他。”

“是嘛,那幻空比我聪明。”冉颜也顺着她的话夸奖了一句。

“冉娘子不要伤心,师兄说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冉娘子很勇敢。”幻空真诚地安慰道。

冉颜听着幻空“桑式”的说话风格,顿时怀疑,让幻空跟着桑辰学习是不是真的行。

“还学了些什么?”冉颜问道。

“弈棋,茶道,不过师兄平时更多还是与我讲佛经,师兄看过好多佛经呢。”幻空眼睛亮盈盈的,满是兴奋与崇拜。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