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好久没接尸气了

歌蓝垂首站在外间,待萧颂出去之后,迟疑了一下,还是拿起纸和笔进了内室。

冉颜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纸笔,道:“什么事?”

歌蓝跽坐在榻前,看了锦盒中的发簪,写下:娘子可知道,赠发簪的意义?

冉颜看着纸上的自己,愣了一下,旋即笑道:“你不说我倒是没有在意,绾青丝,挽情思,是定情之物吧?”

这次轮到歌蓝怔愣,她还以为自家娘子对男女之情太过懵懂,所以并不清楚赠发簪其中的深意,可看来并非如此。她抬笔写道:奴婢斗胆,敢问娘子是否中意萧郎君?

“中意?”冉颜看向放在枕边的桃木簪子,微微抿唇,“他是个不错的人。”

但是,喜欢他吗?

“赠簪只是一种表达感情的途径,无所谓定情不定情。”冉颜见歌蓝似乎不赞同,继续道:“萧颂若非这样想,他就不会哄骗阿韵偷偷把那样重要的簪子送来。”

萧颂只是想告诉她,他是打算三媒六聘地娶她。以萧颂的处事风格来看,冉颜得出这个结论。

“把它收起来。”冉颜道。

歌蓝不懂冉颜的想法,却未再多问,将那根精雕细琢的桃木簪仔细收好。

未过多会儿,晚绿便回来了,一进屋就嚷嚷道:“那个小滑头,嘴真是紧得很,不揍他不说实话。”

歌蓝嗔怪地瞪了她一眼。

晚绿吐了吐舌头,跑到内室,在冉颜的床榻前跽坐。

“你把十哥的小厮打了?”冉颜皱眉问道。

晚绿连忙摇头否认,“没打没打,就是逼供了一下。”

冉颜也未多责怪,眼下她更关心冉云生遭遇了什么事情,“问出了什么?”

“听禄乐说,倒是没发生什么大事,只是在洛阳的时候救了一个从马上摔下来的娘子,后来十郎和那娘子说了几句话,便急匆匆地逃离了。”晚绿到现在还怀疑禄乐是骗她,什么娘子能像洪水猛兽一样把十郎给吓得落荒而逃,晚绿道:“奴婢觉着,要么就是禄乐诓奴婢,要么就是那娘子生得惨不忍睹。”

“没有了?”冉颜诧异道。

晚绿点点头,“是啊,就这么件事。”

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冉颜决定等冉云生稍微冷静一些,改天再问问他。

夜已深沉。

冉颜躺在榻上想了许多事情,终于有了些困意,便挪了个安稳的姿势,准备入睡。

意识蒙眬的时候,却听见有些嘈杂的声音,冉颜睁开眼睛,发现外面隐隐有火光。

“晚绿。”冉颜出声唤睡在小榻上的晚绿。

晚绿还带着睡意蒙眬,便急忙爬起来,道:“娘子要起夜吗?”

“不是,你看看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冉颜道。

“哦。”晚绿打着呵欠,披上衣服,开门探出头去,半晌才缩回来,回话道:“娘子,不是咱们这边,是衙门那边的。”

冉颜猜测,可能是萧颂设了诱敌的圈套,便也不再多问,唤晚绿回来继续睡觉。

次日一早,萧颂遣人过来告诉冉颜,已经抓获庄尹。

待用完早膳后,冉颜开始对屋顶发呆。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吃了一回药,又开始对着屋顶发呆。

过午之后,天色渐渐阴沉下来。刘青松现在是做缩头乌龟,冉云生仿佛情绪不佳,一早上也未见人影。主子们心情不好,仆婢亦不敢大声喧哗。于是小院里明明住着满满的人,却显得分外安静。

直至快午时,桑辰才从房间出来,站在冉颜门口扭扭捏捏半晌,刚刚抬手准备敲门框,便听见屋内冉颜幽幽叹道:“唉,好久没有接尸气了……”

桑辰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地退去。

萧颂办完公事,刚刚进了内门道,便见到一个灰影像见了鬼一样,从冉颜的门口兔子般地窜回自己房内,速度之快,实在令人咋舌。

萧颂顿了一会,才敲响冉颜的房门,里面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门没锁。”

“怎么,才醒了一日就觉得无聊?”萧颂进屋便问道。

冉颜懒懒地望了他一眼,动了动嘴唇,不答反问道:“你送簪子是与我定情?”

歌蓝和晚绿刚刚经受过“接尸气”的惊吓,惊魂尚且未定,冉颜又狠狠地来了一记。

劈头就是这么一句直接的话,把萧颂问得也有些懵了,怔愣片刻才道:“只是想送而已。”

冉颜拒收云簪,萧颂便知道她对自己还没有到定情的地步,所以自然不会自己往墙上撞。

“唔,我也这么觉着,不过还是问清楚的好,免得日后说不清楚。”冉颜缓缓道。

萧颂撩起袍子,闷闷地坐在榻前,“非得要把事情说得这么透彻?煞风景。”

看着他气闷的样子,冉颜顿时精神好了许多,兴致勃勃地问起案情,“庄尹被抓住了?案子破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