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十年前已死

用完饭后,冉颜有些犯困,萧颂便令人取来案宗,跽坐在几边查阅。

成摞的案宗将几上堆得满满当当。冉颜半眯着眼睛,目光落在他身上。

萧颂刚刚沐浴过,着一身月白色的广袖袍服,印象中他总是穿圆领深紫常服,很少穿闲适的广袖交领袍服,也并不常穿如此浅淡的颜色。湿湿的墨发散乱地披在身后,几缕垂落,映衬着他硬朗专注的面容,他轮廓分明的脸,鼻梁英挺,尤其是那双出色的眼睛,不笑的时候宛如剑芒,含笑之时却如融融暖阳。

萧颂垂着眼眸,修长的手指翻着黄旧的案宗,口中却问道:“不困?”

冉颜决心装尸体,半晌没有答话,睡意却被驱散了不少,躺得久了就有些无聊。

“若是没睡着,我们不如讨论讨论案情。”萧颂笑着抬头看她,他知道怎么引起她的兴趣。

果然,冉颜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睁开眼睛道:“你接手这个案子了?”

萧颂弯起唇角,颌首道:“凶手给了我这么充分的理由,我如何好意思不接。”

冉颜愣了愣,一时没想透他话中的深意。

看着冉颜略显迷茫的表情,萧颂微微蹙眉,他的意思是有人伤了他的意中人,是个男人都不应该坐视不理,难道自己这个表白说得太委婉了?

罢了,日后有的是机会,萧颂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转而道:“我查了十年前的案宗,也就是曾做过狱卒的死者张铉和冯兆二人在县衙其间所发生的所有案件,以及狱中收押的所有犯人。”

这么快冉颜微微扬眉,问道:“有什么发现?”

“我从关押人犯中找出几个可疑人选,但是需要确认一下,绑你的是什么人?”萧颂道。

“他自称庄尹,但我怀疑不是真名。”冉颜回忆了一下,将他的特征一一说了出来,“这人留着络腮胡子,年龄四十岁上下,身高六尺左右,右手手掌粗糙,大拇指上带着一枚蛋清色扳指,扳指上面雕刻神兽睚眦。”

萧颂心中一凛,“庄尹?”

“有什么问题吗?难道用的是真名?”冉颜见他陡然严肃起来的形容,脱口问道。

萧颂摇头,道:“看来事情十分复杂,我在卷宗上看见过庄尹这个名字,他是山匪头领,十年前被抓获,但案宗上面记载庄尹被判问斩,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十年前,也就是玄武门之乱刚平静,太宗刚登基不久。那个时候内忧外患,动荡不堪,也因此各个地方驻守的府兵都是骁勇善战的猛将,能抓获区区劫匪头目并不奇怪,但一个死人,怎么能再次出现,并绑走冉颜?

只有两个理由可以解释,要么由于某种原因庄尹没死,要么就是庄尹已死,这次出现的人是冒充他。

这两个理由可以把案情引导向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须得慎重。

冉颜也皱起眉头,“那庄尹一身匪气,身边还跟着数十个训练有素的黑衣壮汉……如果说是有人冒充,定然也是个土匪吧。”

萧颂放下手中的卷宗,起身走到榻前,“你现在还病着,这些事情你知道便好,无需太劳心费神,交给我吧。”

交给我吧。

多么简单的一句话,冉颜从前不知说过多少回,却从没有人对她这么讲过,倒是有人常常说:冉法医,这件事情拜托你了。

冉颜看着落在廊上的明亮阳光,抬头盯着萧颂道:“我想出去晒晒太阳。”

“好。”萧颂弯腰揭开她的被子,伸手打横将她抱起之后才道:“得罪了。”

冉颜却并未在意这些,把头贴近他,靠上近在咫尺的健硕胸膛。温暖透过衣物传递而来,一声一声心跳沉稳而有力,就宛如梦中一般。

冉颜兀自感受着,却没有察觉萧颂浑身紧绷,以及越来越重的呼吸声。

晚绿和歌蓝一直站在门口听用,冷不防地见看见萧颂抱着冉颜出来,不禁大惊失色。

因为,四合式的院子里,一袭灰袍正在北边廊上静坐。他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却正对上抱着冉颜出来的萧颂。

两厢对望,气氛霎时有些紧绷。

只有冉颜尚且从容地道:“萧郎君,把我放在护栏边即可,谢谢。”

萧颂应了一声,却并未真的把冉颜放下,而是收紧了搂着她的手,静立了片刻后,才回头对还在惊讶中的晚绿道:“去取被褥来。”

“啊?哦。”晚绿收回魂,连忙跑进屋内取了被子来铺在木地板上。

萧颂笑着轻轻将她放下。

桑辰抿唇站了一会儿,便准备转身离开。

萧颂叫住他,“桑随远,对弈一局如何?”

桑辰顿住脚步,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桑辰是公认的国手,能赢他的人肯定要实力和运气并存。

萧颂与桑辰只对弈过一回,以萧颂落败而告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